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经典露脸自拍20p:干美女p

2022-05-04 13:05:47 围观 : 2 次 0 评论

第五章.冉冉之火

「呃……好想吐。」

我撑着墙面,看着在一旁搀扶着我的莫棠。

「不能共享感觉吗?」

「不行,要是身体的机能在共享的时候崩解呢?你可能会毫无预警的死掉喔。」

「我……现在……就感觉身不如死。」

「先喝点水,救护车就快来了。」

「谢谢。」

我伸手想要接过莫棠递来的水瓶,但是脑内盘旋的晕眩感不断地在打乱我的一举一动。我接过水瓶之後,却因为全身失不上力气,水瓶从我指尖硬生生地坠地。

「不能共享身体状态吗?」

「做不到,最多共享感官而已,状态这种东西是没办法的。」

「……那只能等到救护车来了。」

我看得出来她心里其实也很着急,只是表现的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对了。」她转头看着我说道。

「你知道那些超能力者是谁吗?」

「嗯……。」

我老实的回答了他,并没有有所隐瞒。因为事到如今,再隐瞒也没有甚麽意义了,我们终究会遇上那些人的……。

「简而言之,他们是政府所成立的秘密机构派来的。」

「政府?可是他们……。」

「那些还只是凑人头的超能力者猎手,估计是被抓住把柄或是被机构开出的条件吸引了。」

「可是为什麽要这样做?」

他因为气愤而提高了音量,五官因为愤怒而纠结在一团。

「因为政府他们惧怕着超能力者,对他们来说只要有一个超能力者罪犯,麻烦就会更大。不仅要向民众们负责,还要派出更多人力解决超能力者的犯罪事件。对他们来说,我们像是未爆弹。」

「就只是因为这样吗?」

「对。」

我点了点头,然後啜饮了一口水来降低我的恶心感。

「那……为甚麽不告诉我?」

「因为我不能说……。」

因为我现在已经难以支撑我的身躯,所以我倚着墙然後顺势缓缓地滑了下去,坐在了地板上。

「大概半年前,他们得到了一个超能力者,并且使用了他的能力,强行的给所有的能力者下了制约──那就是只要开口提到那个机构相关的事,位置就会马上被锁定。」

「所以……这就是……。」

「这不是我们的问题。这种情况已经没有任何的解法了。我们迟早会被找到的,即便不说出口也难逃一劫的。」

「怎麽会……。」

莫棠失望的低着头,不敢相信我所说的话。

对她来说,作为地方的千金,这或许是不需多虑的事情。但是如今,在这座小城镇里的所有能力者,会难以避免的面临一场血洗。

「对了……那……那个超能力者……他不是很强吗?」

「超能力者?」

我楞了一下,沉默了一阵子之後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他口中所说的那个超能力者。

「开计程车的一个大叔。」

她仔细地描述了她当时遇到的那个大叔的样貌、动作、仪态、乃至计程车里头的各种细节,全部都钜细靡遗地说了一遍──以及他的能力。

「莫棠……。」

我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然後直勾勾的看着她。

这次她并没有回避我的眼神,反倒是很专注地望着我,洗耳恭听。

「那个人不是人类……。」

「咦?」

她又再次的顿了一下,像是受了惊吓的猫,因为恐惧而起了鸡皮疙瘩。

「你说不是人是什麽意思?」

此时此刻,即便身处在群众之中,我也能感受到周围寒气油然而生,萦绕在全身上下。

「那是号称最强的超能力者,他在死前用了自己的能力下了保护。倘若出现任何巨大的变故,他会以各种姿态出现在超能力者面前,并且警告他们。」

他难以置信地瞪着我,一下开口又闭口的欲言又止,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

「但相对的,政府他们也培养了数个超能力者。想必他们一定也收到了警讯,知道已经打草惊蛇了。所以他们才展开更大规模的围剿。」

宛如泥沼一般,一脚踩下去的时候,对此毫无察觉。等到半只脚已经深陷其中之时,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一点一滴,彷佛蛇毒一般吞噬着身躯,从下肢开始逐渐发紫、肿胀、乃至腐烂,流淌着名为愚昧的鲜血。越是挣扎,毒液就扩散的愈发快速,半身後直至脖子,缓慢的嚐到逐渐窒息的滋味,从自满到痛苦不堪却又束手无策般绝望。

莫棠滴着头,没有说任何话。只是静静搂着我的手臂。

「是我没能察觉……。所以不要再自责下去了。」

当我如此说道的时候,她才终於肯抬头看我。

「对不起。我只是想保护我身边的人们而已……。」

「所以说不用再道歉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只有竭尽所能地挺过这段期间而已。」

对不起……。

「我们会平安无事的……。」

我又说了个恶劣的谎言……。

文过饰非,从我拐弯抹角、刻意地玩文字游戏起,我就注定会撒下这一个个活生生,如同印记永远烙印在我们彼此身上的谎言。

──我可能没办法陪你了。

「干嘛一大早就黏着我,这样很难为情。」

我可以感受到我的双颊正胀红着,从肌肤之间透出了逐渐转红的粉色色晕。

「有甚麽关系。」

每当我想要挣脱,或是稍微的从这种拥挤之间稍作喘息,她就会像蟒蛇一样缠得更紧。

「啊──你这样我很难走路!」

我的右半边像是绑了一大块铅块,再加上莫棠她不肯配合我的步伐,使得我很难正常的走路。虽然我很想将她直接抱起,但是碍於这里是学校附近,我实在做不出来。

忽然间,一声充斥着幼稚的气息,熟悉的招呼声响起。

「──学姊好!」

「啊……呃……早安。」

我短暂的眯起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双眼证实了我的猜测──那是杨廷延的声音。

这时候莫棠才终於从我身上离开,不情愿地摆了个臭脸,像是在说着:「怎麽坏了我们的好事?」

自从上次我们去看电影开始,她就一直是这种黏人的状态,彷佛很怕我从她身边溜走一样。

其实这并非那个机构第一次下令剿除超能力者,但是先前就只是派一些三流的佣兵,完全没有和超能力者对峙的经验的人过来。

然而即便同样是三流的暗杀人员,他们大费周章找来了两个超能力者。

我有强烈的预感,有什麽很快就会发生,这次的事情恐怕只是前兆而非终章。

「放学後有甚麽想去的地方吗?」

「去你家。」

「咦……你确定吗?」

我有些为难的斜眼看着她……。

如果说……莫棠真的要来我家的话,而且爸妈也刚好不在的话……。

想到这里,原本消退的红润又再次浮现在我脸颊上。

「也好久没有见到伯父伯母了。」

「欸……是……是这样吗?」

我看的出来,由於杨廷延站在我的左手边,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所以莫棠显得克制了许多。但她同时也摆出了很不屑的表情。

我瞪着窗外一陈不变的景色,虚假的人工草皮以及暗红色的跑道。

在强光照射之下,任何一丝丝的波动都显得极为明显。凡是有一点微风拂过草皮,反射阳光下形成的波浪映入我的眼帘。

一层一层的光暗交互堆砌,在微风之下不断的推进、变化,如同饭桌上的桌垫,轻轻一抖──在波动的结尾处彷佛会跃出几只活生生的鲤鱼,随後快速的潜回。

看久了并不如意料中的厌烦,而是愈发期待着会出现甚麽不得了的事,像兔子之类的动物,或是任何足够使人惊艳的事物。

突然间,我感到我的超能力似乎起了反应,於是我试探性的说了几句话。

「你好?」

我时常在上课无聊之际使用超能力,但很少和莫棠以外的人连上。

「……」

对方并没有任何答覆,於是我很快的主动断开了连接,转而思考着这时候的莫棠会在做甚麽事。

我想了很多的可能性,并且一一付诸实行,但都没能成功连上。直到最後我偷偷摸摸的翻开了抽屉里的小说,才终於连上。

理论上来说,使用「行为」作为媒介比较容易能发动能力,但是稳定性相对差,只要我稍微分心就没办法持续了。然而如果是使用「思想」就能有更好的稳定性,但是相对的己我双方的想法或心情是很难被改变的。

「莫棠?」

「你又分心了。」

「你难道不也没在上课吗?」

「要你管……。」她十分暧昧的向我说道。

我们两人在这之後沉默了一段时间,但是这沉默并不让人感到尴尬,反倒是让我感到很有安全感,彷佛她就待在我身旁。

有那麽一瞬间,我以为周围的时间静止了下来,只剩下宛如能无限倘佯的意识。

「你有看到吗?」

「看到甚麽?」

「就是上次来闹事的那个,一把就被我们班上的人丢出去。」

「结果後来不是还闹得挺大吗?光是看到被丢出去的画面就让人能深刻体会……。」

「据说他的右手还有点骨折的迹象。」

「还真是不幸啊……。」

我们两个就这麽在上课期间忘我地聊了起来,不需要顾忌任何人,也不需要依他人脸色行事……。

就在那一刹那,我们的对话被打断了……,被无止境地打断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整栋楼也受到爆炸的强烈冲击而开始不规律的摇动着。教室里先是一震沉默,然後才迸发声嘶力竭的尖叫声。

「各位冷静下来,老师我会带你们避难的!」

此时,在这种谁也没碰过的情况下,老师也不由得着急了起来。

短促的高跟鞋撞击磁砖地的声音,像是在为整出悲歌般的交响乐打拍子。

我并没有当那义无反顾出去迎击的人,因为这可能会造成敌我不分的情况,所以我打算待在避难的队伍里,等苗头不对前再偷偷溜出来。

但是对方如果是这麽强硬的袭击的话,一定有一个以上的超能力者,藉由爆炸来声东击西吧。

「莫棠,可以借我能力吗?」

「可以喔。但是你要怎麽做?」

「我去对付打头阵的那个,顺便摸清楚对面的人数。」

我看着教室里乱成一团的样子,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搅成一团的人群们。漫无目的张望的无数双视线,分散於各处,现在正是时候溜走。

我悄悄的走出了门外,仔细回想着刚才爆炸声的位置,并且在教室的视线死角发动了能力。

有一瞬间,我身边的景象彻底的改变了,由於瞬间移动对我来说还有些生疏,我本能性得畏缩了一下,但我很快地就重新掌握了周遭的局面。

我恰巧的移动到了那个应该是超能力者,年纪大概二十初头的金发男子上方。我们正身处在一间残破不堪的空教室内,而他似乎没有预料到我的出现。

他先是惊恐的想往旁边闪躲,但是还是慢了我一步。

我坐在他的脖子和肩膀上,用两侧的大腿紧紧地夹着他的头,然後运用下落的重力顺势的将身体往侧边倾倒。这一连串的动作并没有给他太多喘息的空间,他因此失去了重心,跟着我一同往侧边倒下。

接着我快速的收紧了左臂,让肩膀和上臂能承受从高处落下的冲击。

於此同时,在撞击地面之际,我同时蜷曲起了身体,并顺道避免这男子的头直接撞击冰冷生硬的磁砖地。连带着男子,我们向左边翻滚了好几圈,直到碰到墙壁後才停下来。

我趁着撞击墙壁所带来的震荡时的空档,快速地换了一下腿的位置,让他的左手和头都在我的大腿内侧,而我的右脚和左膝盖内侧形成了完美的卡扣。

现在的他已经动弹不得了,只能痛苦的挣扎着。只见到他面部胀红,然後不断拍打着我的大腿,我才稍稍松开了一点。

「你是谁派来的?」

他并没有说任何的话,只是用被箝制的左手,缓缓地比向了紧邻的墙壁。我不经意地将头凑上去,但并没有发现任何异状……。

就在我如此心想的时候,下一秒火光四射,垄罩了整个墙边,偌大的爆炸声在我耳边响起,带来了强烈的晕眩感和方向感的失去。

然而我早一步的放开了他并且瞬间移动至教室门口,才免於受到更大的伤害。

「是炸弹之类的能力吗……。」

他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并且把玩起了手中的蝴蝶刀。

「喂!你还有同夥吧。」

受到爆炸波冲击的影响,我现在还处於恍惚的状态,手脚不怎麽听从使唤。

「我没有义务告诉你。」

他说完後就拿起了小刀朝我刺来。

「莫棠,他应该还有一个同夥。」

「收到。」

我向莫棠传完话後就马上移动至他的身後,在躲避之余慢慢地恢复了体力。

此时他并没有再像刚才一般迟钝,他很快的又朝我冲了过来。这次我并没有移动走,我反而老老实实的面对他的攻击。我先是在他挥刀时侧过身,但很不巧被他预测到。他反手一转,向侧边往上挥刀,划伤了我的脸颊,留下了浅浅的伤口。

紧接着,我试图撇过他持刀的右手,然後趁着他视线偏移的空档,用力的朝他的胸部踢去。然而他刻意地将重心往前倾,双手撑在地上作为支撑点,这使得我的踢击成了他的助力。他往前翻了一下,然後纵身一跃跳出破碎的窗外。

「别想逃!」

我一面说着,然後追着他凑到了窗户旁。

离奇的是,当我探头下去之时,他早已不见踪影。

这里可是四楼啊!即便是超能力者从这里跳下去也不可能毫发无伤。

唯一合理的推断是他并没有从这里一跃而下,而是窜去了其他地方。

我探出头观察着窗户周围的痕迹,想藉此推断他的位置,但是楼上楼下邻近的窗户都事先被打破了,根本无从判断他的去向。

过了这麽久的时间,教室里的学生也差不多都离开了吧……。

现在的校舍宛如鬼城一般空荡,风啸声从断垣残壁之处灌入,充斥着整层楼。

同时间楼上也不断传来爆炸声,富有规律而且每一声都像是老虎在耳旁咆啸一般恐怖。

听着楼上胶着的战况,我不由得想动身前去帮忙莫棠,毕竟现在在这里只是乾等,说不定刚才那个金发的男子已经逃远了。

我刚想转过身离开这间残破不堪的教室时,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了我的喉咙上──是那个金发男子。

和莫棠说的一模一样,他跟我提及过这个超能力者,能够弭平自身的脚步和气息。

「告诉我楼上那个超能力者的制约我就让你死的俐落一点。」

「我们有话好说,总之先把刀子放下。」

我的双手被压在了身後,难以脱困。正巧我和莫棠的连接莫名的断开了,估计是我体力快要透支了。

「不要废话!」

反射着身後太阳光的刀子无比的耀眼,特别是贵为这种情况的当事者……。

我抬起了右脚往前踹,但是他只是轻轻的往旁边一闪就躲掉了。

「小动作一堆!」他似乎因为我的动作而开始感到恼怒。

他抓着我的衣领,将我半个身子推出了窗台。

「你要从这里掉下去,还是被划破颈动脉。」

……现在换我成了弱势的一方。

我偷偷的动了动身後的手臂,抓住了窗台上的玻璃碎片。

看着他咄咄逼人的样子,我对此束手无策,只能祈祷有甚麽奇蹟降临了。

这时候楼上的爆炸声也停止了,只剩下男子低沉的呼吸声。

「那个女的也被干掉了吧,跟你一样会瞬移的那个。」

「那可不好说。」我故作自信的微微一哂。

「就只会耍嘴皮子。」

他举起了刀,准备给我最後一击。

我能做的只有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结束……。

原来我这麽弱……。

就到此为止了吗?

如果说我在尽全力之後,什麽也保护不了,那恐怕也只能说是上苍的安排了吧。

我如此给自己下了催眠。

「──再见了。」

对不起了……。

到头来我没能守住承诺。

在我心里这麽想的时候,男子身後的天花板突然塌了下来,他因此也惊讶地往後头看,顿时分了神。

──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我握紧了手中的玻璃碎片,鲜血从我的手掌间缓缓滴落……。

我一把刺向了他拽着我衣领的左手,他也因此痛苦的呻吟了起来,但依然没有放开我的衣领。然而不知为何,我的能力和他连结起来了……。

「我命令你:从窗台跳下去。」

当他听见我用能力说的话的时候,他将我推开,然後後退了好几步。

「太天真了。」

我急忙地冲上前拉住了他的右手,然後以此作为施力点,在一瞬间用双腿缠上了他的腰部。接着我将他的手放在了胸前,然後左脚松开了他的腰,转而缠上了他的脖子。

由於这一连串动作来的太突然,他往前摔倒,而我则顺势地将他以十字固定法压制在了地上。我用力的扳折他的手臂,而他也痛苦的哀嚎着。我就这样扳折他的手臂直到他因为痛处而失去了抵抗的力气後,我才缓缓地放开他并起身。

我看了一眼破碎的瓦砾堆里,只见在呛鼻的浓烟和挡视线的粉尘中站着一个依稀可见的人影。

「莫棠?处理掉了?」

「当然,但这家伙也确实很难缠,能将体液制成炸弹的能力」

莫棠拖着一个手脚被束带绑起来,外表看上去只比我们大一些的人。

「那个束带……是哪里来的?」

「当然是随身携带的。」

我冷冷地看着莫棠,我原本想说些甚麽,但还是打住了。

我跪在了金发男子的面前看着他。

「你是政府派来的吧。」

「不知道。」

「你跟他们交换条件了吧。」

「不清楚。」

这家伙完全不配合啊……。

「你回答他们吧,反正我们都要死了。」那个被五花大绑的人突然开口说道。

「……」

男子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後才若有所思地开口说道。

「我们是政府派来的。」

「目的呢?」

「杀掉超能力者。」

「果然啊……。」

不出我所料,他们俩个都是政府派来的杀手。

「但是──」

正当我起身想趁还没被其他人发现前离开时,男子叫住了我。

「如果你愿意帮我一个忙的话,我会告诉你如何避免政府那帮人的追杀。」

「你要我要如何相信你?你上一秒才想杀我,现在却要我帮助你?」

男子微微地低下了头,用着眼角余光看着我。

「拜托了。这只不过是将死之人的请求。」

我望着他的双眼,碧绿色的虹膜,和满头的金发极为不相搭。但是他那望眼欲穿的眼神不断哀求着我,盈满了绝望的泪水。

「将死之人,其言也善。」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 经典露脸自拍20p:干美女p
    经典露脸自拍20p:干美女p

    第五章.冉冉之火「呃……好想吐。」我撑着墙面,看着在一旁搀扶着我的莫棠。「不能共享感觉吗?」「不行,要是身体的机能在共享的时候崩解呢?你可能会毫无预警的死掉喔。」「我……...

    2022-05-04 13:05:47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