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少妇帮我囗交:肛交故事

2022-05-04 21:57:24 围观 : 0 次 0 评论

到了打扫时间,我向夏宁提议要去找庄彦翔,身为学测生的他,要在学校待到最後一节晚自习才能离开,想到晚上寒冷的天气,加上他又要骑脚踏车回家,少了围巾一定会着凉的,而对於夏宁来说只要能见到白贤的局,绝对是开口赞成,我抱着他的围巾开心地走在校园里,她拿着刚买的热拿铁走在一旁,

「欸,你们和好啦?」夏宁担心的问,

一想到那个突如其来的告白和接吻,我的脸颊胀红,

「恩。」我羞涩的回答,

夏宁发现我的脸红通通的双颊,察觉了事有蹊跷,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後说,

「吼,被我抓到,你们在花园干嘛了阿……」

「没、没有啦,白痴喔,好好走路,他只是最後的时後约我去他家读书而已。」平常绝不结巴的我,连讲了好多的赘词,好不容易讲完一句话,夏宁却惊讶的看着我,

「去他家读书?!单独?!孤男寡女处在一室会认真读书?」停下了脚步,大声地问道,

发现旁人异样的眼光後,我赶紧拉着夏宁往前走,

「你那麽大声干嘛啦,读个书能有什麽事,况且他感对我怎样死定的会是他不是我。」我无奈的说,

「阿哈哈哈,好像有道理,不过如果觉得怪怪的要打电话给我,我立刻带着白贤出场英雄救美。」她摆出英雄的姿势,我们两个相视而笑,一路走到了高三的大楼,并想着读个书而已能有什麽事呢。

「喔对了,谢谢你的草莓软糖阿,我吃了之後心情好好。」我宠溺的捏了她的脸颊,但她却一脸困惑,

「软糖?我没给你啊。」

这下我一头雾水,除了夏宁与庄彦翔,大概没人知道草莓软糖的事啊,整个中午庄彦翔从没离开过我的视线,但夏宁又一脸不知情,

「欸干,我以为是你给的耶,我还吃下去了。会不会有毒阿!」我开始紧张,

「白痴喔,你现在还不是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说不定是你本来要吃,结果忘记就放在那里了阿。」她无语,

「有道理,我们快走吧。」我不再追究,朝着大楼走去。

庄彦翔与白贤的班级在三楼,一个走楼梯不会感到疲累的高度,走在高三的走廊上,有种莫名的严肃感,明明也没隔多远的距离,读书的氛围怎麽可以差那麽多,我暗自的赞叹着,来到了他们班门口,我拿着他的围巾尴尬地站在那里,这时的夏宁已经不知去向的消失了,我偷偷的看向教室里,撞见庄彦翔正要从一群女生之中走出来,还有说有笑的,其中一位学姊还不知好歹的拉着他的衣角,似乎在向他撒娇着,叫他不要离开,我差点没冲进去给那个学姊一记飞拳,心中的醋意再次的涌上心头,而庄彦翔不知是感受到我的怒火,开玩笑地快速拨开那个学姊的手,快步向我走来,我当然也没给他好眼色看,

「对啦,学姊都比我正,整天相处真的很愉快吼。」我讽刺的说,

「黎醋桶同学,好朋友聊个天嘛,阿你怎麽来了,又想我啦。」因为身高有些差距,他将身体向前倾,与我平视,就这样维持了好几秒,最後我无法承受他深邃的眼眸,我率先撇开了眼,又看见他窃笑,似乎暗示着他吃定我了,

「白痴,你说谁醋桶,不想见我就说阿,本来好心来还围巾怕你晚上会冷,结果现在我在这你听你耍嘴皮子,围巾拿去,我走了。」

我将围巾放在一旁的柜子上,转身假装离去,下一秒我的手腕被紧紧的抓住,重心一个不稳,就差一点跌坐在地上,转身看见他那完美的下颚线,被阳光衬出的剪影,在往上看一点,又与他那吸引人的双眼对视,他立刻俯下身子,轻轻的在我耳边落下一句,

「我有说你可以走了吗,我就是想到每节下课都想去找你,可以吗。」

我的心瞬间揪了一下,他什麽时候去学这种霸道语录的阿,还说的那麽好听,在他要站起身子的前一刻,我也不甘示弱地将脸转向他的耳朵,轻柔地说,

「但还是要乖乖读书知道吗,我也想死你了呢。」我莞尔,

在他回过神前,我走向夏宁,看着不知所措的他站在原地,摸着发红的耳朵,八成是在想被我反降一军的事吧,我怎麽可能就这样被你吃得死死的呢,朝他挥了挥手,与夏宁走下了楼梯。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