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健身房肉高H:高H肉图

2022-05-05 19:43:23 围观 : 0 次 0 评论

No.54

由於这时是下班的尖峰时段,因此路上的车辆出乎意料的多。此刻天色忽然由晴转阴,不到一会儿便下起了暴雨,路上的行人纷纷躲到骑楼底下,许多机车骑士也赶紧停在路边,拿出放在椅垫下的雨衣套在身上。

然而小雨却忘了带伞。

於是他也跟着其他行人匆匆忙忙躲到骑楼底下,想等着雨势变小之後再继续上路。然而一个小时过去了,这场大雨却丝毫没有转小的迹象。

「要不直接冒着雨直接冲过去吧。」他在心中默默盘算着。眼看再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好把学校外套披在头上硬是冲了出去。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雨水的声音在小雨的耳边打转,像是一场颁奖典礼的奏乐。

斗大的雨点打在他的背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水滴顺着他的头发滚到眼角、浸湿了外衣再落到那双新买的白色球鞋上。

然而这是一条不归路,要冲就得冲到底。

好不容易到了户政事务所的楼下,他跑进一旁的厕所,稍微地整理了一下凌乱头发和淋湿的衣服。

事务所里的冷气开得特别强,小雨一颤一颤的走到柜台,双手还不时伸进外套两侧的口袋摩擦取暖。

「姐姐你好,我想要申请户籍誊本可以吗?」他说着说着还弯腰行九十度鞠躬礼。

服务员见状赶紧回答:「小弟弟快起来,你要申请户籍誊本可以啊,不过相关的证件有带来吗?」

小雨往後拨了拨湿透的头发,身上的雨水已经在地板滴成一摊小水漥。

「呃……我想申请我的一个朋友的。」他吞吞吐吐的说,尽管他知道这个要求在别人看来十分奇怪。

服务员耐心地继续说明:「那我们需要申请人的委托证明、身分证件正本以及……」然而他话还没讲完就被小雨打断了。

「那借我看一眼就好了,他的名字叫江一鹿,他原本住在我家附近的一栋公寓里面,喔对了他奶奶也……」这次换她打断了小雨。

她用充满歉意的眼神看着小雨,一字一句认真地再清楚的解释一遍:「小朋友,我们这里没有证件就无法接受申请,不然就是侵犯隐私了。」

语落,她亲切的朝着小雨微笑後,就回到了工作岗位服务下一位客人。

唯独小雨一个人留在原地,失落的回想着服务员刚刚对他说的那些。忽然一股无力感透着骨子散发至全身各处,他难以接受眼前不争的事实。

毕竟小晴也是小雨无法离开的人,谁叫她总是在别人最需要的时後伸出温暖的双手,轻轻地在耳边告诉他一句「没关系的」。小晴无法接受小鹿离开自己的身旁,就如同小雨也不能接受小晴对他的不理不睬。

然而前者伤的是心,後者伤的是情。

No.55

然而这些种种都无法阻断小雨寻找小鹿的决心。

他开始利用每日的放学时间,登门拜访社区附近的街访邻居,询问有关小鹿的落。接着在把所有可能的地址纪录在笔记本上,挨家挨户的走访并寻找可靠的线索。

这句「不好意思,可以请问你们知道……」已经不知不觉地成了小雨每天的必读台词,毕竟是自己向别人探听消息,如果想要提高成功的机会那肯定是要低声下气的。

运气好一点的像遇到那种耐心的住户,他们会竭尽所能的配合调查,并尽可能的提供他们知道的线索。遇到这样的居民能让小雨的心情好一整天。

最普遍就是那种问什麽都回他「不知道」或「没有印象」。尽管小雨深知这些人只是据实以告,也不对他们抱有太大的寄望,然而也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丝线索。

而最凄惨的就是遇到那种暴力户,他们连给小雨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把他连人带车轰出家门。至於遇到这些拒人於千里之外的住户,他也只能苦笑带过。

这种早上跑公家机关、下午拜访住户、半夜上网找线索的生活,让小雨在无形中养成了另类规律的作息,又或者说是陷入无止尽的循环。

一眨眼,六年过去了。

No.56

毕业前的某一个傍晚,小雨一如往常的到附近的邻里拜访居民。

这次他要找的是一个姓曾的奶奶。因为前一晚他在孙伯伯那里得到了重要的消息,他告诉小雨说小鹿的奶奶在生前认识一个曾奶奶,原先是住在旧公寓的隔壁,後来不知道什麽原因就搬到学区一带的附近。

那天外头正下着大雨。小雨放学後就撑着伞迳自从学校的後门离开,然而却不经意的被当时站在走廊上的小晴发现。

其实原本小晴也没打算跟过去,毕竟外面正下着滂沱大雨,]这时後出去根本是自动成为落汤鸡。然而她见到小雨不停地东张西望,然後再不时的拿起手中的笔记本抄抄写写,口中还念念有词的。这些举动让小晴起了疑心,於是也撑了把伞偷偷尾随在後。

她随着小雨穿过一条又一条的巷弄,有几次小雨不心心走错路,回过头时差点就看见小晴了,好在雾蒙蒙的大雨足够遮住路上行人的视线,才没让小晴的跟踪露馅。

最後小雨停在一家住户的门前,小晴赶紧躲到墙後观察的的一举一动。

小雨看了看门牌上的地址,再三的与笔记本核对之後才敢按下门铃。

「叮咚~叮咚~」门铃在大雨声的干扰下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屋里传来了蹒跚的脚步声。「孙仔回来了哟?」一个老奶奶用道地的台语回应。

接着旧式木门的大锁被匡啷一声的打开,是老奶奶出来应的门。

小雨用生疏的台语问道:「哩乾系曾奶奶?」(你是曾奶奶吗?)

那个老奶奶回答:「丢系哇啦。」(就是我啦!)

然後小雨又翻开了笔记本的其中一页,照着上面写的一字一字读了出来:「哩乾系塞一位姓宋ㄝ贫右?」(你认识一个姓宋的朋友吗?)

忽然间,老奶奶把手紧紧摀住双耳,口中还念念有词:「挖无系塞、挖无系塞……」接着她的头也跟着晃了起来。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