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潮喷大喷水系列无码网站 高潮喷水

2022-05-06 10:47:17 围观 : 0 次 0 评论

建议BGM:TAEYONG-LongFlight(piano)

五年前他带我抽离了你的世界,如今却将我推向你,而我也不知该欣喜还是悲哀

温哥华·九月·清晨五点

秋日的温哥华晨光比起夏季似乎更柔和纯净了些,它缓缓地掠过茶棕色橡木窗框轻轻地踏足在浅灰混纺地毯上印下一片金黄,再悄悄攀上纯白床单,上头细微皱褶如微风吹过湖面上激起的阵阵涟漪

停留了些时刻後,便继续蔓延至一撮栗色的发梢,最後接触到一抹凝脂後放慢了脚步温柔的敷上,可即便再如何小心那墨黑纤长的睫帘依旧微微颤抖,之後露出一对蒙着些许水雾的琥珀色瞳仁

今天是温哥华秋季中难得的晴天,渐渐炽热的阳光描绘出轻柔飞舞在空气中尘埃,绵绵的身躯轻轻地飘落,就如新生鸟儿的羽毛,在第一次展翅时,羽翼在淡蓝颜料泼洒而成的画布中扑腾,让时不时悠悠飘过的浮云含笑的祈祷着,之後轻柔身躯便随风消逝在宁静的天,只留下了温柔的期望陪伴着鸟儿

『或许跌落的痛楚感受到了不少,但在下坠过後的平稳,才会使人感到得来不易』

「扑棱──」也许接下来的飞行跌跌撞撞、看不清前路,但在苍天的怀抱和云朵的祈祷中,似乎都会变得无所畏惧

「欸──竟然这麽快就会飞了!」有些故事的开端,总会在不经意间就烙下了第一段落

LONGFLIGHT

「叮咚!」一声通知打破静谧的早晨,将还在思考小鸟会不会再回来的神智拉回,纤纤细指拾起震动的机身漫不经心的点开简讯,头像依旧是那熟悉的宠物✖家里的雪球兔摆着一个极为嫌弃的表情,似乎是十几分钟前传的简讯

嘴贱兔-6:06

嘴贱兔:喂!起来了没

嘴贱兔:早上七点五十的飞机我六点半就会到你家接人

嘴贱兔:拜托伊大小姐自律的梳理好、整理行李,别让小的早上六点多起床,结果去接个人,还得要顺带叫一只睡死的懒猪起床

一双微挑的桃花眼大略的瞥过後,有些迷蒙的眨了眨随後看向快与白净墙面融为一体的挂钟,时针开始微微从六偏向七,分针刚好接触到在东方不太吉利的数字四,而翻译成正常话就是,六点二十分...等等!

头再次转回手机萤幕,距离六点半只剩十分钟了啊!

身子猛然的从木椅上弹起,开始慌乱的收拾桌面的碗盘,检查行李,再冲进浴室梳洗,而在秒针指向十二顺便牵动分针走到六时,左手提行李箱、右手粗暴的扭开门把,一个狰狞狼狈的画面出现在温哥华美好的早晨六点半,怎麽想都觉得格格不入

「伊慕夏小姐可真是准时,一分不晚也一秒不早。」宋俊亨坐在他那辆招摇的艳红敞篷车上,看见你破门而出後,将墨镜往额头一戴露出纯净中反射出无辜的杏眼,却装作一脸认真的看向左手腕上在阳光下反射出银灰色泽的订制皮革银表,但那脸上的戏谑调侃依旧表露无遗,看向他那副不知道骗了多少纯情少女的脸庞,你暗自心想着之後要用什麽方法,好好教训这只腹黑嘴贱兔

LONGFLIGHT

「哒哒哒...」打字声充斥着宽大的车内,这个画面从你把行李甩进後座,再全身低气压的坐到副驾,打开手机抓着远在台湾才刚下班的赖安妍聊天已经过了快半小时,一旁担任驾驶的宋俊亨在几次红灯时偷偷瞥了几眼,在知道是谁替自己当了牺牲者後心里暗自叹气加摇头

在满半小时後,刚好车子也停到了机场前,你毫无迟疑的开门下车抄起行李准备潇洒离去时,宋俊亨早已站在你面前,高上你十几公分的个头就如一堵墙挡在了你的去路和视线,使自己就算有些不满却又无奈的抬起头,一双湿漉漉的兔子眼撞进眼中

没错,铁石心肠、没血没泪的伊慕夏最见不得别人哭-原因:钢铁镶钻直女不会哄人

在看见宋俊亨那盛满泪水好像随时会失控的兔眼,自己也全然忘记了眼前的人可是个能把小小感冒演成重大绝症的戏精,自己就像个傻子般笨拙的安慰了一直憋笑的宋俊亨

「哈哈哈!」听见那魔性的海豚笑声,以及笑到趴在地上跟你行大礼的一米八大汉後,你才察觉自.己.被.耍.了

「笑×啊!」将近是用全身力气吼出警告,可眼前的人却还是抱着肚子笑的人仰马翻,此时只觉得面颊上似乎火辣辣的

LONGFLIGHT

「呼~终於可以放松了。」在用拳头制裁了宋俊亨後,你光速的办完手续、把家当甩上行李托运,便一路无阻进到机舱内,随後就像融化般变成稀泥般的摊在座位上,略些迷蒙的眨了眨眼,从前的自己倒是喜欢等飞机出发後,透着小机窗捕捉天空美景,或想像自己如一只飞鸟般翱翔天际,可现在只觉得全身的力气似乎被抽乾,就连欣赏的兴致都被睡意压下,精神也被莫名的疲惫啃食的逐渐模糊,在昏睡过去前,只在朦胧间感到身旁好似有人坐下

身体就如飘浮在空中,隐约之中甚至感觉有股气息渐渐攀上,彷佛被吞噬,只觉得坠入深渊,随後不知是幻觉还是何,感觉有只手敷上了眉心轻柔地抚平凌乱的皱摺,而那温度竟让你有些沉醉,却又有说不出的熟悉,挣扎着想睁开眼,却是徒劳无功

不知过了多久那种感觉便消失了,如夜空中的流星不过存在短暂的几秒,却在人们心中留下最难忘的轨迹,心也随之再次被抽空,就算自己从未没有真正被填满过。

『在早已数不清空洞之中,我仍尽力找寻着填补那些空缺的方式,同时期望着空虚别抽离我仅存的希望』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