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小说爽点的布置技巧:高潮网文

2022-05-06 11:54:20 围观 : 0 次 0 评论

鸟无法飞,不是因为翅膀折了,而是没了飞翔的目的和理念

「你看了那个新闻了吗?真的超劲爆的...」提着一袋热气腾腾的卤味,你几乎是以神游的方式在街上逛着,脑中只有等下要再买些什麽来祭拜五脏六腑,耳朵顺便捕捉一下最近的流行新闻,不过似乎都是一些谁家男神竟然跟一个刚出道的新人闹诽闻、当红小花旦在剧组耍大牌之类的明星八卦

「人气作家伊柔时的代表作《夏尽》,被质疑抄袭知名编剧夏映晖录制中的剧本《时》...」突然你被转换的新闻话题吸引目光,驻足在一家炸物店前,热油在铁锅中翻腾着,模糊的映照景物,你却只是盯着那被别脚的堆放在杂物上的小电视

「请问...这里是卖炸物的吗?」温婉女声将你唤回,你转头望去,只见对方带着口罩和鸭舌帽,将脸遮的掩实,在灯光洒落下造成阴影扩散在面部,你对此也没说什麽,只是呆愣的点点头,油锅中的冒泡声也随之清晰了起来

「这样啊...不好意思问了你这麽奇怪的问题。」她向你点了点头,说完这句话後,便往回走去,但走没几步又回过头来

「天黑了,你也赶快回去吧!女孩子一个人很危险的。」你机械的点点头,看着她的背影在明亮的灯光下逐渐远去,直到对方完全消失後,才迈动脚步

『那时的画面现在想起,只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人声鼎沸的街道上,独自一身的往人潮的逆向走去』

在经历小插曲後,你最终还是往家的方向走去,但在拐过离家的最後一个转角後,看向自家门口却发现两个目测180的身影,此时脑袋里早就不是等等要用什麽姿势瘫在沙发上来驱赶宋俊亨宣示主权,而是正在疯狂翻找着自己最近是不是得罪什麽人,这两人的意图是什麽,当你在随地拿个武器冲过去质问和打电话搬救兵这两个选项中纠结时,其中一人似是已经注意到你一样,正在往你走过来

在黑影逐渐逼近时,你得出了一个结论,脚部肌肉选第三个选项

脚底抹油快逃啊!

然而你实在太小瞧对方的速度了,你不过刚转过身稳住重心,连第一步都没迈出去,就已经被当成小猫一样拎着後领口,毫无招架之力的带往门口,但当你看清第二个“绑匪”的容貌时,脑袋又经历了一场小型原子弹爆炸

今天是什麽冤亲债主报答日是吗?为什麽他会在这里?

「你...」没关系,你又不是没见识过这种场面,而且这次只有两个男人,你深吸一口气,估算好位子

「啊!×××」儿少不宜的字句,你自动忽略上一秒还架着你的宋俊亨现在跪在地上哭天抢地的悲鸣,默默的把脚收回来後,再次准备逃跑,不料却被人一把圈住

「你别看见我就跑了好吗?」那熟悉的气息环绕在身边,一抹温暖缓缓从背部蔓延,跟过去相同,感受却截然不同

『明明知道这麽做不过是徒劳,但我仍无法停止思念你』

LONGFLIGHT

六年前-言初晨

「欸!言初晨你要怎麽回答啊?」看着笔记上突然多出的一双手,言初晨停下了书写,虽然那些不过是自己早已刻在脑中的单词

「讲清楚哪件事,还有不要打断我的思路了。」嫌弃地把本子抽出,放回了灰色的後背包里,握在手中的笔却在文具袋口前顿了顿,最终没有落下

「就是那个五班的伊慕夏啊!都过四天了,不过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是拒绝吧!原本之前每天都有女生跟你告白,你拒绝我们倒还能用你条件好、眼光高来理解,但两个礼拜前校花跟你表白时,真的吓呆全校人。」看着对方用脸部表情表示强烈冲击的样子,言初晨微微想起这四天总是在眼前突然冒出的画面,脑中全是少女被涂鸦到像是小花猫般羞赧的脸,嘴角也溢出了连自己都未发现的笑意,连他都没发现自己似乎很久没这麽自然地笑了

「我说你是真的不喜欢校花吗?那可是我们全校男性同胞信仰的女神,你却没有任何一点犹豫地秒拒绝了。」面对对方欲哭无泪攻击,言初晨选择高冷无视,对手遭受5000点暴击

「唉~我说你真的太拚了,我们才高一而已时间还多着,一直泡在书堆中发际线留心点喔!」面对对方的苦口婆心,言学神依旧无视,系统回报:您的对手已下线

在一个悲壮的背影後面,他不动声色的瞥了瞥手心里落下的三个文字,再次想起四天前在走廊上的场景,他在心中轻念道

伊.慕.夏

或许他知道在那一刻一种陈旧又熟悉的感觉,时隔多年再次在心中绽放,但...

『却不知故事早在此刻沉默的落下了第一笔』

LONGFLIGHT

「你是伊慕夏吧!」看着你因震撼而呆愣的表情,不知为何我当下觉得有些可爱

「是...是的!」你手忙脚乱地不知要摆出什麽姿势,最後只能窘迫的立正站好,眼神却一直乱瞟,难道我有这麽可怕吗?

「不是的!言初晨同学是很温柔的人。」你一改前面的结巴,坚定地说,温柔的人吗...我不是,但如果你喜欢,假装也无妨

「那你有时间和温柔的人出去逛逛吗?」

坐在书桌前,肚子里的那口气才真正抒发开来,原来站在一个人面前,能够比站在几千、几万人面前还紧张,不过...

“我愿意!”

当时是真的有一点点高兴,是真的只有“亿点点”

那百分之零点一,就是你

LONGFLIGHT

转换视角-

「嘿嘿嘿~怎麽办啊!」或许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吧!脑袋中只剩下那一幕,微微西沉的橙红霞光在不经意间为少年的脸庞打上高光,充分的描绘出深邃却柔和轮廓,在纤长的睫毛下是那潋滟的眼帘,里头溢满的温柔彷佛能把人淹没,却也让人心甘情愿的沉溺

“那就这个礼拜六的早上十点到下午五点,到晨画大楼正门口会合。”就像一场梦一样,但如果真的是场梦,就让自己贪心一下,让它继续下去

「你有想去哪里吗?」如中提琴滑顺温和的声线悄悄的溜进耳,就算已经过了十分钟了,心脏依旧无法平静下来,就算只是平常的一句问候,也让体温缓缓飙升

「我都可以...言初晨同学决定吧!」你现在是真的脑袋一片空白,就把决定权丢给一旁高上你一颗头同样也在思考的言初晨

「那我们就先到处逛逛,还有其实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他扬起一个浅笑,然而这一个看似平淡的弧度却在你心中激起波涛,毕竟在世人面前的言初晨都是保持着一惯的扑克脸,这种喜怒哀乐不形於色的人,笑起来原来这麽好看啊!

「你有来过这里吗?」就在你内心嘀咕时,他已经驻足在一间屋子前,待你反应过来後,他的肩膀距离你的鼻尖不过只有两公分,他身上不易察觉的香气此刻也清晰的充斥着鼻腔

就如冬日的暖阳轻柔的照射在毯子上,混杂着淡淡肥皂香和阳光,那种温和轻松却带给人无限安全感的气味,上下眼睫微微交错,一朵红晕又飘到你的脸上

片刻,你微抬头,一间以黑橡木打造的木屋稳稳地站在你的眼前,门框上雕刻着一种图腾,似乎是某种花朵,两旁的窗户也有着类似的图案,不同的是左侧的窗口是敞开的,窗内的柜上摆放着一朵花,在阳光的折射下透出一抹烟紫

「你知道那是什麽花吗?」他看着窗子里的紫蓝花朵说着,此时的眼眸似乎染上一抹意味不明的情绪,你略作思考,他却又自顾自地继续讲了起来

「Iris,鸢尾花,紫蓝色的...」他的声调很轻,轻到像在自言自语,让人好奇却又无法轻易探索

「这是我妈妈最喜欢的花,她在我小时候很常讲一个故事,但我爸很不喜欢,所以她只能用呢喃的方式在我耳边讲述...」他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後就像唇语般,可眼中的情绪却越来越翻腾,像是海浪般的悲伤混和着泡沫般的懊悔,以及一瞬而过的淡漠,然而看见後,不知为何你有股冲动,想张开双臂像天使的翅膀一样抱住他,将那眼里的复杂一扫而空,虽然事实上你也这麽做了

「你...为什麽?」你紧紧地圈住他的身体,明明是称得上温暖的天气,他身上的温度却像被抽离,身躯也微微得颤抖着,明明是比你高大的少年,此时却如小男孩般,脆弱的彷佛不堪一击

「有心事的话讲出来会比较舒服。」你逐渐松开双臂,有些手足无惜的在他旁边站定,他眼里的情绪已经被压了下去,看着你的眼神只剩下那无措的温柔

「谢谢,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如果你失去了一个最重要的亲人,其他人却立刻找了另一个人来代替,你会是什麽感觉。」你看着他的眼睛,微微低下头,轻道

「我没有血缘上的亲人,可能无法回答真正的感觉,但我觉得一个人是无法被取代的,每个人都会有着相似之处,但想完全取代另一个人是没办法的,尤其是有着特殊意义的父母和爱人。」听见你的话後,他也微垂下头,此刻的你们看不清彼此脸上的表情,但有些时候也不必,比如对方了解你、有着相仿经历时

『我不晓得他们是谁、长什麽样子、性格如何,但我从始至今想知道他们在哪,因为那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不管是身躯还是意识』

「那...你愿意...当那个尤其无法取代的人吗?」他的手指指甲轻碰你的手背,你猛然的抬起头,而他正对你笑着,是个温柔的让人想哭的弧度,眼中盛满的柔情,彷佛要溢出来般,烟花一般绽放在整个眼眸

「我想成为你的爱人,可以吗?」也许从那时开始你生命中的一个空缺,将会被三个字填补,言初晨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还能用这个身躯感受到那相同的温暖,甚至给别人带来一丝光亮』

『因为你,我再次挥动了翅膀,只为了能飞到你所在之地』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