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非常肉的高干文H推荐:高干黄文

2022-05-06 18:36:19 围观 : 0 次 0 评论

耳边萦绕着道士的诵经声、绵延不断的唢呐声,还有此起彼落的哭声,各种的声音混杂在一块三百六十度无干扰的旋绕。

鼻尖还闻得到别人赠送的花飘散的阵阵香气,有些淡、有些苦,就像是药一般的让人不喜。

她低着的头,不断的轻微左右摇晃,想要把那些充斥在脑子里恼人的声音和气味给赶出去。

「上香——」

她接过葬仪社人员手里的香,用力过度的指尖泛白,像是不甘心,甚至带有一丝怨气。

「一鞠躬——」

她遵循着司仪的口令动作,和停留在眼眶里的泪水抗衡,小心翼翼,以防眼泪滑落被瞧见了。

一切的的仪式都差不多後,她跟着队伍去到了火葬场,他们踩过落在泥土里的花瓣,就像他饱受摧残後的殒落,如今要重新归於尘土。

看着棺材慢慢的被推入黑不见底的地方,不少鸽子在一旁悠闲的散步,偶尔咕咕咕的讨吃,偶尔晃了晃牠们圆滚滚的脑袋,好像不懂得人类的悲欢苦乐。

「大家,等等。」温轲翔的父亲留住了所有准备离开的人,「有些话,我想和你们说。首先,要感谢你们陪伴轲翔三年⋯⋯」听到这里,她努力憋了好久的泪水,终於溃堤,眼泪不受控的滑落脸颊。

啪嗒,啪嗒——那些汇集的眼泪在水泥地上晕染开来,她不停的啜泣,肩膀随着啜泣的频率不停的抖动。

「他现在终於解脱了,谢谢你们愿意来陪他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他很珍惜和你们相处得点点滴滴。」温父双眼充血、语带哽咽:「知道你们有事些人舍不得,但换个角度想,这对轲翔何尝不是另一种解脱?」她看的出来他父亲隐忍的也很辛苦。

他整张脸憋的通红,但是不想在众多孩子面前展现出自己真的很煎熬的情绪。

「我们就不道别了。」温轲翔的父亲脸上挂着微笑。

她离开前深深地看了一眼灵堂正中央黑白的照片。相片里的他,捧着十八岁的生日蛋糕,虽然有些疲惫,但可以从他炙热的眼神里看的出来,他在那刻是快乐和幸福的。

刹那间,她彷佛也看见温轲翔对她笑了,他笑的没心没肺,就像世界对他而言已经没了牵挂,他走得这麽坦然,像一阵风一样,只在人间短短停留十八年的岁月。

最後他什麽也没带走,只留下数不尽的遗憾。

她用手背抹下脸上的泪水。曾经听过奶奶说,如果在告别式当天哭,死者会不忍心看到仍然在世的人伤心,他们就会永远徘徊在人间,不愿回去。

那是不是只要她流泪,温轲翔就会一辈子记着她,一辈子留在人间,陪她度过剩下的余生?

如果可以这样就好了。

「班长!今天你是值日生呢!」

正在抄写刚刚课堂上笔记的孟时纭听到同学的提醒,才想起今天自己是值日生。

她脱下脸上不算厚重的眼镜,走到黑板挑了几块特别脏的板擦,放在手里微微的把玩,才拿去走廊拍打。

红、绿、黄、白、蓝,五个颜色的粉墨交织在一起,就好像人生的悲苦,有艳丽、有朝气、有阴郁。

她愣愣地看着有些粉墨飘散在空气,像是尘埃般的浮沉,而後坠落,就像渺小的人类,甘於命运的操纵和沉沦。

但她从不奢望天意善待世人,她只相信唯有自己才能掌握自己人生的局面。

此时专注於思索人生哲理的孟时纭,并未注意到有人从走廊的转角走出。

那个人踏破了灰雾,走在色彩斑斓的地上,就像是一幅绝美的画作,那些五颜六色的粉笔灰彷佛是专程为他洒上。

「同学,你真有雅兴。」

孟时纭听到身旁的声音才回头,只见一个男人噙着笑,双手背在身後,微微倾身看着她。

「不过,打板擦造成的粉笔灰可以算成空气污染了吧?」男人咳了几声,眼里却是遮不住的流光满溢。

「喔,抱歉,我下次会注意。」孟时纭尴尬的拨了拨浏海,眼神偷偷睇着身旁这位高挑的男子。

男子失笑:「不该有下次的,学校可是有配置吸板擦的机器。」他见孟时纭仍迟迟不说话,就率先伸出手,「你好,我是这学期转来的学生,我叫温轲翔。」

孟时纭看见男人伸出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而後又看了一眼他爽朗的笑容,像是被受蛊般的回握,「你好,我叫孟时纭。」

这是他们第一次的相遇,在色彩斑斓的青春里,温轲翔悄悄的闯进了她的世界,就此驻紮与此。

「老师,这是全班的国文考卷。」孟时纭遵循老师的交代,在今天早上将全班的考卷收齐,一整沓叠的整整齐齐,唯独……

班导含笑点头,示意她把考卷放在一旁的柜子上。这个班长做事负责又踏实,基本把事情交给她是不会出错的,因为她总是把事情想的很周到。

「老师。」孟时纭略微不安的搅着手指,「温轲翔没有交作业。」她害怕的瞄了老师的反应,怕老师会因此责怪她。

她的脸皮薄,好胜心也强了些,因此她对所有事情力求完美的原因就是怕被不认可和指责。

「班长来,我可以请你辅导温轲翔的作业吗?」

听到老师这句话时,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她不可置信的抬头,甚至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但老师只是给她一个很坚定地点头,并没有多说什麽。

过了很久之後,孟时纭才渐渐了解班导师的意思。

因为温轲翔的成绩真的太惨不忍睹了,八个科目里面,就有五科是不及格的。

「写吧。」孟时纭将一叠复习考卷丢在了温轲翔眼前的桌子。

他始终沉浸在游戏的世界,只专注在眼前的攻塔,根本无心理会孟时纭要求。

但孟时纭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就在一旁耐心的等待,等他玩完这一局。

可是她意外的发现,他在毫无秩序的乱走位,没有方向,甚至还会在敌人未靠近的地方放招,导致自己不断送人头。

被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注视,温轲翔只好抽空抬眼,看见眼前那堆分类有序的考卷,他就觉得自己的胸口像被压到喘不过气。

他哀怨的说:「别吧!班长你太狠了!」

孟时纭并不理会他的抱怨,淡淡的看着他玩着手游,「如果把打游戏的时间省下来,你也会有时间可以温习功课。」

温轲翔无奈的放下手机,两手一摊,「喏,这不就不打了吗?」

孟时纭睇了他一眼,「一直送人头也好玩?」

温轲翔凑到了她的眼前,「班长,你知道有些时候,人是身不由己的。不是因为喜欢而玩手游,只是百无聊赖打发剩下的时间。」

那时候的孟时纭根本不明白温轲翔话里的意思,她蹙着眉,「为什麽不能读书打发时间?」

温轲翔只是笑笑,看向远方的窗外,「没有为什麽。」

当时只专注於思考原因的孟时纭,并没有听出温轲翔话里的语气,那似是有些惆怅,有些淡然的态度。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