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现代高干辣文h:高干辣文

2022-05-06 19:43:19 围观 : 0 次 0 评论

十一月底,东北风季风骤强,连南部都可以感觉到温度降低。

空气有些乾燥,孟时纭哭过的眼睛又被风吹乾,反覆几次,渐渐变得通红。

「我操!」周洁茕推开门,就看见孟时纭倒在地板上望着天花板,眼睛也不眨一下的。

她赶紧冲上去扶起她,「我的姑奶奶阿,你这的眼睛都要哭瞎了。」她摸着她消瘦的身体,语带哽咽:「他都死了!你这样糟蹋自己干嘛啊!」

孟时纭淡淡地看着她,轻声:「你怎麽来了?」

周洁茕看到孟时纭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气不过拿了一旁的镜子递到她的眼前,「我再不来,你就要活活把自己弄死了!你自己看看你把自己活成了什麽样子!轲翔看到你这样,他会忍心吗?」

孟时纭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她抚摸自己凹陷下去的脸颊,还有眼睑下的黑眼圈,憔悴的神态和昔日光鲜亮丽的她简直是判若两人。

周洁茕看见孟时纭这副模样,也实在不忍心,她抽走了镜子,平视她的眼睛,「时纭,看着我。」她扶着孟时纭的脸颊,看着她混浊的双眼,「轲翔一定希望你好好的,带着他的梦想活下去,你把自己弄成了这样,我们怎麽跟他交代?」

「不是的、不是的。」孟时纭摇着头,眼泪又扑簌簌的滑下,「他已经不要我了!你们管我干嘛?」她不受控的歇斯底里:「我就是要他带上我!没有他,我活着还有意义吗?」她身体渐渐无力的瘫软,「我就是只想和他在一起啊……为什麽这麽卑微的请求都不肯答应我?」

「为什麽、为什麽……」她的眼前开始无法聚焦,最後黑暗笼罩了她。

孟时纭睁眼时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站在软绵绵的云上,四周就彩虹、有花、有瀑布,就跟传闻中的天堂一样。

「纭纭。」

孟时纭听见有人在唤她的名字,她转身看见依旧帅气如故的温轲翔站在远方的云端上朝自己招手,她兴奋地朝他奔去,撒娇似的抱紧了他的腰,深怕他只是个幻影,「你去哪里了?」

他无奈的笑了,伸手回抱着她:「哭泣包,你抱得太紧了。」

「我怕你又不见了。」她娇气的说:「你要走的时候都不带着我。」

温轲翔放开了她,牵着她的手,「我怕你难过,不想再看到你哭了,你笑起来这麽好看,我怎麽舍得。」

语毕,孟时纭就像吃了糖的孩子幸福的咧嘴笑了。

「你还会走吗?」她抬头看着比她高出一颗头的温轲翔,询问。

「傻瓜。」温轲翔叹了一口气:「纭纭,我已经不属於你那个世界,我会走的。」

孟时纭恼怒的放开了他的手,「你这个骗子,你说你会长命百岁,你说你不会离开我的!」

「纭纭,这是天意,我们没有办法抗衡的,只能学着接受。」

孟时纭哭着摇头,「我能不能不要接受!」

「纭纭,你要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以後没有我陪在你身边,你的生活还是要过,你还是要跟上所有人的步伐,你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就停留在原地而不肯向前。」

她不甘心的拉着他的手,求他,「拜托你带我走好不好,真的拜托了……我没有求过你什麽,你就完成我这个愿望好不好。」

温轲翔来气了,他觉得孟时纭太固执了,「你不能这样说!我们已经不属於一个世界了!你还有你的人生要过!」

「我的人生都已经被你毁了,是你让我习惯有你,而你却不顾一切的离开,你留我一个人在人间又有什麽意义!」

「纭纭,听着。」温轲翔掐住孟时纭的肩膀,迫使她抬眼看他,「你在我眼里就跟星光依样璀璨,没有我你还是能过得很好,我相信你。」

他轻轻的勾起嘴角,抚摸着让他心心念念的女孩的脸颊,「只有看见你安好,我才能安心地离开,不然我真的舍不得看你折磨你自己。」他用大拇指擦拭掉她的泪痕,印上轻轻一吻,「你哭真的丑死了,但我舍不得让你这麽难看,所以,答应我,这是最後一次为我哭了。」

孟时纭听见他又想要离自己而去,她下意识地扑上去紧紧抱着他,「你不准走!我说过,如果你敢走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温轲翔无奈地把她的手扳开,「纭纭,你不能再把自己关起来了,你要试着走出去,重新接受人群,我已经没办法继续陪你了,即便你要恨我一辈子也罢,我都必须让你成长。」

他轻轻地向她挥手,即便孟时纭不断的朝他大吼,他就是不留恋地离去,只留下一句消散在风中的话。

──「纭纭,这次是真的最後一次再见了,此生能够遇见你是我人生莫大的幸运。」

孟时纭是哭着醒来的,她可以明显感觉到心塌了一块,那始终留在她心尖上的人是真的离开了。

周洁茕始终陪在她身边,看着她连在睡梦中都不断叫着温轲翔的名字,她的眼泪就跟溃堤一样,太心疼孟时纭了。

有些人的人生注定顺遂,然而孟时纭的人生看似美好,背後却是坎坷铺出来的道路。

温轲翔软化了孟时纭内心的高墙,却又再一次让她筑起了城墙。

这辈子大概只有温轲翔一个人可以走进孟时纭的心里,而且驻紮在里头很久很久。

孟时纭把得来不易的情感看得很重,只能说温轲翔的离去确实让她再次狠狠地被伤害。

周洁茕看着孟时纭不停的哭,一句话也不肯说,她也只能继续坐在一旁等待,毕竟这种伤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能舔舐,只有时间才能治癒自己,而旁人就只能陪伴。

经过几个月,孟时纭将原本的长发剪掉了,现在是一头俐落的短发,加上周洁茕不停地喂食和照顾,她脸色看起来红润多了,也越来越有朝气。

孟时纭一面整理行李,一面回答周洁茕源源不绝的问题。

「你真的要走吗?」周洁茕面露不舍,「我会很想你。」

孟时纭对於她的撒娇,失笑:「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她伸出空闲的手揉揉周洁茕的头发。

「那要记得带伴手礼回来给我!」周洁茕开始喜孜孜地扳着手指头细数她想要的礼物。

孟时纭气笑了,瞪着她没好气的说:「你这是想把我的钱花完?」

「才没有呢!」

孟时纭看着周洁茕幸福的脸,她多麽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不要流逝。

她已经错过人生太多美好的风景,她想好好把它们保存下来,永不过期。

她将最後一件行李放进包包,那是她一日趁温轲翔不注意时拍下的照片。

阳光染上了他的秀发,和他整个人遥相辉映,他就像在闪耀般,令人悸动,大概也是那一幕让自己的心意悄悄萌芽。

她关上了门,看着遥远的天空,灿烂一笑:「温轲翔,我们出发吧。」

她要带着去旅行,去看看在峡谷里驰骋的风,去看看在草原里奔腾的云,去看看在海洋里溶解的冰川,她想要带他去看看世上所有最美的风景。

她要把握和他的时光,一起共度所有人生最幸福的时刻。

也许有一天,温轲翔的背影在她的人生里会因为人潮而被吞没,但她会始终追随着他的脚步,继续走在梧桐绿荫的长廊,看似漫无目的地走着,其实只是为了到达一个有他的远方。

而他则会和他的名字一样,在天堂尽情徜徉和飞翔。

也许有一天孟时纭真的到达了有他的远方,还能展开笑颜,对他说一声……

──别来无恙。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