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纯肉黄辣放荡高H古代:高肉古文

2022-05-07 04:05:34 围观 : 0 次 0 评论

明明是一起选角的,我被选上了男主的候补我怎麽都不知道。

难过的不是跟莫定雁的动作戏,而是歌唱!

知道跟一群绝对音感的人唱歌是怎样的感觉吗?很痛苦!

还好最後把歌唱的部分拿掉了,毕竟少了五个人,但是要用舞蹈来弥补,偏偏还是那种什麽柔美的现代舞,不是哪种街舞什麽的。

我们候补的戏剧社社员花了很多时间恶补,连期末考都差点放掉,还好最後成功欧趴,距离表演也只剩下两个礼拜。

不得不说陈君巧不愧是负责宣传的,听说我们的票在一瞬间卖完,我们借用了学校的礼堂,1500人的座位,比我们一般发表还要大的场地。

「奇怪了,你明明是学跆拳道的,为什麽跳起舞来总是少了协调性?」莫定雁坐在地上盯着我练习舞蹈,她把音乐停下,「休息吧。」

「跆拳道是力与美,你这现代舞是柔。」我没好气的说着,直接累到躺在地上,今天是假日,咖啡厅休息,因为莫定鹊去巴西的咖啡庄园找朋友,所以我们两个才会晚上到现在还在练习。

没有我们,只有我。

「你可以的。」莫定雁走过来,她蹲下了身子,伸手戳着我,「要来顺台词吗?」

「不要,我好累,让我安安静静躺三分钟。」

莫定雁随後躺了下来,就枕着我的手臂,其实跟她交往了一段时间,才发现她其实没有那种千金大小姐的娇贵跟疏远,熟悉之後才发现是很容易亲近的人。

关於金钱观吗……她的确是花钱不手软,但是只在需要的日常开销上,真正乱花钱的反而是她前男友,在交往时还不断的跟莫定雁借钱。

我坐起了身子,轻轻的叹了口气,「来吧。」

莫定雁冷不防的坐到了我腿上,我愣了一下,「不是这个!练习了啦!」

「凌谚,你果然很可爱。」

莫定雁从我身上下去後,又退到了一边去帮我放音乐,我则顺着音乐开始跳舞,莫定雁在旁边监督。

「小谚谚!定雁!」

我被声音吸引,莫定雁停下了音乐,陈君巧竟然拿着吃的跟喝的走进来,身边还跟着一个人,「君巧?你怎麽来了?还有他是谁?」

「喔,就我跟你常常说到的姐姐,这次宣传那麽成功也多亏了姐姐。」陈君巧把饮料拿给了我,然後把吃的放在我面前,「还不是你没回我讯息,就想说你还在这里,跟我想的没错。」

「这次的宣传谢谢姐姐了。」莫定雁走了过来,她拿过了我手里的饮料,喝了一口之後才还给我。

「小事……我叫李轩甯,我一直听君巧提起你们,今天终於看到你们了。」

吃饱喝足,陈君巧说好奇我们现在的进度,因为她这阵子都在跑宣传,所以没跟到我们的练习。

「可以是可以,但是等我们吃饱。」我跟莫定雁互看了一眼,基本上是我要吃饱,因为做体力活的是我,莫定雁几乎从头到尾只有监督。

「那我们就演第一幕跟最後一幕罗?」莫定雁回去拿过了剧本,又伸手叉了一块陈君巧买来的炸米血,「不看剧本来一次。」

我点头,匆匆的吃完东西,就跑到一边去背剧本了。

我有背!但是不熟。

莫定雁也好了,陈君巧跟李轩甯就坐在台下看着我们,我深吸了一口气,丢下剧本,陈君巧很贴心的帮我喊了开演,我走过去,在莫定雁旁边跳着舞,最後停在她的身後。

「你是谁?」莫定雁开口说道,她往右走了几步,微微的侧着身子,「救命啊!」

「夫人,你别紧张。」我走过去,小心的捂住了她的嘴,又松开手,「我只是徘徊在这栋房子的鬼魂罢了,并没有恶意。」

「但是刚刚那些倒下的相片……」」

「那是其他人,他们并不希望夫人住在这里。」我扶起了倒下的相框,「夫人请别担心,只要我在,其他人就不敢对您乱来。」

「为什麽?」

我笑而不语,我又站到了莫定雁後面,右手轻轻的在她眼前晃过,她就倒在了我身上,我轻松的抱起她,「因为,他们是不会对未来的女主人动粗的,至少在我眼皮底下。」

「而我正是这房子十年前的主人。」

「卡!」陈君巧喊了卡,对我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小谚谚,已经有那fu了。」

我小心的把莫定雁放下来,又跟她互看了一眼,「那就接着演最後一幕了?」

最後一幕是莫定雁自杀後在房屋里徘徊,却发现平常那些吓人的鬼魂在此时变得跟正常人一样,那些鬼魂唱着歌,跳舞,恭迎莫定雁,老子的新女主人。

最後她推开了我的房门。

我正在扣衬衫的扣子,看着她走了进来,「终於来了。」

莫定雁跑了过来,我伸手接住了她,「我不会像那个男人一样,对你视而不见,忽略你的感受。」

「让我们在一起,直到永远。」莫定雁依偎在我的怀里,说完最後一句台词。

陈君巧喊了卡,对我们两个竖起了大拇指,「公演那天绝对更精彩!」

「不得不说,我也期待你们公演了。」李轩甯拍着手,「君巧,我要後台通行证,」

「才不给你。」

莫定雁看着我,又稍微拨了下头发,「我觉得今天够多了,回家?」

「耶!终於下班了!」

「等一下!小谚谚你今天要去哪里?」

我看向了陈君巧,还没来得及回答莫定雁就先帮我开口了,「我家。」

很棒,这下陈君巧死活都会把我送到莫定雁那。

公演当天,下面的观众席坐满了人,我不紧张,莫定雁更是八风吹不动。

只是我们两个被编剧通知最後一幕有稍微改动,要随机应变。

表演的时间总是很快,不说我自己乐在其中,这次表演还有乐队奏乐,音乐听着听着,演着演着就到了最後一幕。

光打在我的身上,我扣着衬衫的扣子,突然另一道光打在我的左边,我看着在聚光灯下的莫定雁,「终於来了。」

莫定雁跑了过来,我伸手搂过了她,紧紧的把莫定雁抱在怀里,接下来就是有改动的地方了,「我不会像那个男人一样,对你视而不见,忽略你的感受……我准备了个惊喜。」

我松开手,微微侧身面对观众,指向了舞台旁的小走道,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一个小朋友跑了出来。

「妈妈!」

莫定雁愣了一下,看着跑过来的小朋友,惊讶出现在她的脸上,「是我的孩子……谢谢你。」

小朋友抱住了莫定雁,莫定雁低着头,轻轻的摸着小朋友的头,我则伸手轻轻地挑起莫定雁的下巴,深情地看着她的双眼,「让我们在一起,一家三口,永远在一起。」

我吻了上去,只是轻轻的贴着莫定雁的双唇,台下的观众惊呼,乐团开始演奏最後一曲,莫定雁跟我牵着小朋友向着观众谢幕,其他人纷纷的走了出来,莫定雁舞台下,指挥着乐团,我们则在台上跳起舞,小朋友不会,所以他跑回後台。

由我领舞,在布幕降到我们头顶上时,我们站成一排,牵起手,再次弯腰鞠躬。

布幕全降,外面的音乐声隔了几秒也完全停下,我们也赶着去门口送观众。

「学姊!」

让我没想到的是,跆拳道馆的学弟妹竟然跑来看表演,还在最後跑来跟我打招呼,「你们怎麽来了?」

「学姊超帅的!」

「学姊你完了,我刚刚把照片传给教练,他说要给你加重练习。」

「学姊反串真的毫无违和感欸!哈哈!」

「学姊,你最後的是真亲还是假亲?」

「是真亲喔。」

我被学弟妹吵到头晕的时候,莫定雁优雅的走过来,牵住了我的手,「凌谚平常在道馆都谢谢你们照顾了。」

几个比较皮的对着莫定雁喊嫂子,我忍不住踢了他们。

「小谚谚!」陈君巧跑过来抱住了我,「刚刚真的超棒!加戏加得刚刚好!」

又吵了一阵子,拍完跟学弟妹的合照,我总算是从他们手下解脱了,照惯例的大家约好要去吃庆功宴,但是这次不一样,陈君巧说服李轩甯友情赞助,让我们去她的酒吧开庆功宴。

不过庆功宴的费用是莫定鹊跟莫定枭来付的,全额,理由是自己妹妹的庆功宴当然要自己来出钱。

但是他们没有多待,一下子就回去了。

喔,还有最後的小朋友啊,是编剧的小侄子,李轩甯也破例让小朋友进酒吧,但是编剧看得很紧,李轩甯跟陈君巧还跟他们两个在包厢玩大富翁,吃小朋友喜欢的麦当劳。

「知道啦妈……我这礼拜会回去的。」

超过三个月没回家,暑假还不回家的我果不其然的被妈妈打电话警告了。

「再不回来,小心我让你中元节跟着好兄弟一起被超渡。」

「是是是,妈,我知道了,我这礼拜保证回家。」我从後门出去,里头有点吵,我跟妈妈讲话有点吃力,「你都不问我在干嘛喔?」

「你长那麽大了,问你在干嘛做什麽?」

那你还管我要不要回家。

「不过君巧有给我看你排演时的照片啦。」

所以还是知道的嘛,这个妈妈,然後陈君巧你又出卖我!

「庆功宴注意安全,不要喝太多。」

「是,妈,我知道了,掰掰,爱你呦。」

妈妈骂了我一声三八,我打算回去的时候何嘉刚好出来,他冷不防的就把我压在墙上,下意识的,我伸手跟他拉开距离,反射的踩了一脚在他肚子上。

「噢!」被我踹了一脚,何嘉向後退了几步,又揉了揉肚子。

看着很明显喝醉的何嘉,我摆好了姿势,防备着何嘉,「你喝醉了。」

「为什麽不是我!」

「什麽不是你?」

「为什麽你爱的是莫定雁!不是我!」何嘉站了起来,朝我伸手,却被我拨掉,「凌谚!你为什麽一直推开我?」

「你喝醉了!我再天再傻也知道离醉汉远一点!」

「我才没有醉!」

我稍微看了下四周,後门是走不了了,但是可以从另外一边跑回门口。

何嘉还想过来,我抬脚踢中他的腰,再接一脚打中他的小腿让他跌了一下,抓准机会,跑啊!

妈呀,我讨厌跟男生对打,就算对方不是练家子我也讨厌。

我回到酒吧里,莫定雁跟我对到了眼神,她走了过来,「你干嘛?去跟人家打架?」

「才没有……何嘉发酒疯啦。」我小声的说着,「奇怪了,他女朋友都不管一下喔?」

「你说小绿绿?」

「谁?」

「他女朋友啊,小绿茶,我跟君巧常常这样揶揄她。」莫定雁抱住了我,看来她喝的不少,「还有,我们要回家了吗?」

「你主办的要走了?」我轻轻的搂着莫定雁,她身上还有刚刚化妆的香水味,「喝多了吧。」

「才三杯而已,没醉。」

「好啦好啦,我们回家了。」我牵着莫定雁,带着她悄悄的离开了酒吧,就因为要骑车回家,所以我自己没有喝酒。

我帮莫定雁带好安全帽,我的安全帽却被何嘉抢走,我没好气的看着何嘉,让莫定雁站远一点,「何嘉!你一定要逼我是不是!」

「我没有逼你!我只是不想让你受伤!」何嘉瞪着莫定雁,我又跨了一步挡住他的视线,「凌谚!你要怎样才看得清楚?莫定雁一点都不爱你啊!」

「喂,何嘉。」莫定雁冷冷的开口,她走到了我面前,「你不能想要凌谚不缠人的个性,又想要小绿茶的小鸟依人,你要两个就自己再去找个女朋友,跟凌谚跟我都没有关系。」

「莫定雁!如果没有你,我跟凌谚就不会分手!」

何嘉朝莫定雁丢出了安全帽,我拉过了莫定雁,让我们两个交换位置,再把安全帽接下,手腕突然一阵刺痛,不过我也不管。

「够了!何嘉你给我认真听好,我,穆凌谚,一点都不爱你,听清楚了吗?一点也不!」

我戴上了安全帽,跨上摩托车,伸手让莫定雁扶着,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

莫定雁抱着我抱得很紧,我稍微放慢了车速,「吓到你了吗?」

「嗯,何嘉吓到我了。」

我们不再说话,到了莫定雁家里,莫定雁突然拉过我的手,又戳了下我的额头,「爱逞强。」

我看着其实有些发肿的手腕,尴尬的笑了一下,莫定雁去拿冰袋给我,「我……可能要退社了吧。」

莫定雁没有多问,只是静静的看着我,又拍了拍我的头。

我眼睛忍不住发酸,莫定雁抱住了我,让我靠着她的肩头,「我很生气……气何嘉不肯放下,我还说了那麽狠的话。」

「有时候狠一点会比较好。」

「……我打给君巧,她还不知道我们回来了。」

莫定雁用她的手机打给陈君巧,没想到陈君巧接起来先哈哈大笑,「欸!定雁你在哪里啊?何嘉喝醉发酒疯,一直在吵要跟凌谚复合,小绿绿的脸色超难看的啦。」

「君巧,凌谚在旁边喔,还有我们回家了。」

「哈哈……凌谚你在喔?」

「陈君巧,天下第一损友非你莫属。」我没好气的说着,刚刚流的眼泪又被陈君巧的言论逼了回去,「我要退社!」

我伸手挂断了电话,又乾脆的赖在莫定雁身上,她顺着我的头发,「你真的没考虑过……复合的事?」

「没有,我觉得感情就应该断舍离。」

「那你会觉得分手是我的错吗?毕竟当时我问了那个问题,又害君巧误会我是小三,让你去跟真小三对质。」

我摇了摇头,撑起身子,认真的看着莫定雁,「不是你的错,是我跟何嘉两个人的问题,我对他的感情最深就是朋友,我没办法跟他有亲密接触,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男生。」

我自己都比男生还男生,搬重物我能自己来,我能自己组电脑、自己修水电、应酬喝不醉……大概只有提供精子我做不到罢了。

「但是我……」

「因为练跆拳道,所以我的心搏速率比一般人还要慢。」我抢在莫定雁面前说道,然後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胸口上,「只有面对你,我才会心跳加速。」

「我知道……我们睡觉的时候我是趴在你身上的,记得吗?」莫定雁笑了出来,「所以我知道你面对我的时候会……小鹿乱撞。」

「定雁。」

「我很爱你……真的很爱你。」

而那种感觉就像第一次莫定雁在我面前喝醉时说的一样。

那种爱人的感觉越来越深。

莫定雁还是笑着,她轻轻的弹了下我的鼻子,「笨蛋,我当然知道。」

「因为……我也很爱你啊。」

过一阵子,八卦王陈君巧又跟我更新了新的八卦。

当然是有关我跟莫定雁的,不过又牵扯到另外一对,也就是何嘉他们。

大家都传莫定雁是小三,然後我劈腿,因为我们公开的时间比何嘉跟小绿绿还要早,所以莫定雁当小三成功,让我跟何嘉分手。

八卦谣言嘛,这东西总是听自己想相信的。

我跟莫定雁都不多做解释,在校园的各个角落秘密约会,陈君巧偶尔会拉着李轩甯跟我们四人约会……喔对,陈君巧这个没良心的,早就跟李轩甯在一起了,只是都没告诉我。

还一辈子闺蜜,损友才是真的。

「大家越传越扯了。」

莫定雁跟我正在超市买菜,我们两个现在住在一起,原本的租屋处转介绍给了系上的学弟妹,陈君巧也跑去跟李轩甯住,很不幸的是我隔壁邻居,因为陈君巧喜欢跟莫定雁讲八卦。

搞半天她们才是闺蜜吧?

「我知道啊,君巧今天跟我说了。」

说什麽我退社团是因为莫定雁不希望我跟其他人演对手戏,不想看我假戏真做。

靠北,我唯一一个假戏真做的只有莫定雁好吗?

「真不知道他们会吵多久。」

「反正我身边的人知道你不是小三就好。」我正在看标签,最後拿起了份量比较多的肉,「不过他们还不知道是你追的我。」

「谁追谁很重要吗?反正都是追妻,又不是追夫。」莫定雁别过了头,她跑到我前面去拿提拉米苏,「我要吃这个。」

「自己不是会做甜点吗?」

「我懒嘛。」

「但是我觉得你做的比较好吃。」

余音未落,莫定雁马上放下了提拉米苏,转而去各排货架游荡了。

她回来的时候拿了不少东西,都是提拉米苏的材料,「你要全部吃完喔。」

「太多了吧?」

「让你充分感受我的爱啊。」莫定雁对我眨眼,故意卖萌,「追妻是一辈子的,不然你跑了怎麽办?」

「我跑不动,前天训练的酸痛都还没结束。」

「那就……我跑罗?」

我看着莫定雁又去挑其他东西,我也不管她,反正跑不了多久的,她还要靠我才能回家。

追妻哪是一辈子的,追到就追到了啊。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