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看的让我流水水的1000字文章:高黄文章

2022-05-07 05:12:13 围观 : 0 次 0 评论

距离近了些,罗渊才意识到,那微弱然的确存在着的声音,来自詹驰悯的喉间。

李然赤着半身,跨坐於詹驰悯上头,俯身在後者耳畔呢喃无法辨别的字句,双手覆着詹驰悯仍有衣物遮蔽的胸前,以指轻轻摩娑,就如同罗渊在那些独自的夜晚所幻想的那样。

她看着李然弯身啃咬詹驰悯的耳垂,一面解开他格纹衬衫的钮扣,她看见詹驰悯那在内加上一件白色无袖的复古穿法,身上的红色平安符也是那样地古早,那样地吸引着热爱旧时事物的她,可在他身旁的,却不是自己。

罗渊呆站原处,望着李然解开皮带,褪下牛仔裤时将四角裤同时拉下,露出光裸的臀部,皮带连同裤子沿着床滑落,像一只暗暗等待猎物上钩的生猛的蛇。李然捉住詹驰悯的手,将它置於自己私密之处,此般画面之後,罗渊终於无法再看下去,遂往门外退出。她不晓得自己是否有发出任何声响,就算有,也无从确认房里那两人究竟有何反应。罗渊只想离开那里,越远越好,尽管距离仅隔一个客厅和厨房。

方才彷佛停滞的心跳,在远离那个房间的此刻重新轰动起来,速度飞快,那份因着出国演出的欢快而有好些时日不再出现的溺毙感如今重现,她觉得反胃,想吐的感觉用力挤压腹部,遂躲进位於自己与徐楷谕寝室之间的浴室,蹲在马桶一旁,在乾燥的空气中大口呼吸,不断呛咳,双腿一阵软使得她跌坐在地,却没有力气重新站起。直到有谁敲了门又将门推了开来,罗渊才注意到自己没把门锁好。她抬头,发现眼前的徐楷谕,想当然耳,不会是詹驰悯或李然。这里的隔音其实做得很好,做得太好,那两人现在要不是什麽也没听到、浑然不觉地继续着他们的情事,就是尴尬到无法面对她而选择待在房内。无论何者,都已不再重要。

徐楷谕面露忧心,蹲下身与罗渊齐高,轻拍她的背部,想帮助她舒缓生理的不适,却在发现她倾泻而下的泪水时,变得更加不知所措起来,以涂上黑色指甲油的双手胡乱拉撕着马桶旁的卫生纸卷,揩上罗渊的脸。

他们就这样并肩坐在冰凉的浴室地板上,等待罗渊平复情绪,稍微解释来龙去脉後,继续挤出破碎的字句,「我⋯⋯一直很喜欢他⋯⋯我以为⋯⋯我以为我有机会⋯⋯我以为只要藏好,就可以一直默默喜欢他⋯⋯我不知道原来,原来他⋯⋯」

「罗渊,爱情勉强不来。」徐楷谕伸手顺了顺罗渊的发,索性直接将她揽进怀中。他们自幼就如是,每当罗渊遇上什麽不顺遂,他便如此安抚她;对於罗渊而言,这样的拥抱已习以为常,不带任何男女相处约束的屏障。

「我当然知道⋯⋯」心情逐渐和缓,罗渊用徐楷谕方才撕下的那些丑丑的厕所卫生纸拧鼻涕,「团里当初也没有立下禁止恋爱的规定,他们互相喜欢、要在一起,身为团员我们应该要支持、要祝福才对⋯⋯我当然知道,我也不能那麽自私,为了自己的喜欢就阻饶他们⋯⋯」

地面磁砖的凉意沁入肌肤,罗渊打了个哆嗦,现下的徐楷谕对於她的所有细微表情与情绪反应极为敏锐,他藉着仍旧环着她的双臂拉起两人,一面道,「地板冷,我们回房间聊。」罗渊并未拒绝,只是让自己被徐楷谕带着走,他俩来到她的房门前,旋转门把,入内。

徐楷谕的意图很单纯,他总是以对於罗渊最好、最方便的角度在思考事情,好比现在,他选择带罗渊回她的房内,就是为了等等聊完她可以直接入睡,不用再独自拖着疲惫的身心多开一扇门。

然当两人坐上她的床沿,却没有任何一方先开口。寂静笼罩,被过度震慑而短暂散去的酒意此刻回返,罗渊将身子挨近徐楷谕,主动拥抱他,这是她不曾做过的事,模糊之中她想起好久以前,在校园图书馆看到了一本成长小说,其中一个桥段使她印象深刻——失去至亲祖父的女主角当时正在夏令营活动中,为了排解那种伤痛,她与营队里的队辅接吻了,甚至想过更进一步,却被队辅婉拒。罗渊永远记得故事中的队辅所说的,他说,性的确可以排解失去、排解死亡,许多人为了抚平伤痛,选择以亲密关系来疗伤,这让那些人感觉活着,但是,他不希望女主角是因为如此才和他发生关系。这本读物对於当时才十五、六岁的少女罗渊而言多麽震撼,是会一辈子记得的。在现在这样的时刻想起这本书,罗渊的身子不禁轻颤,徐楷谕以为她真的被浴室地板给冷到了,转身过去抓床上的薄毯,披在她身上,完全不晓得她此刻纠结的心绪。

这麽做是不对的,罗渊深刻明白。她现在完全能够理解那本小说里,女主角的心情与作为。罗渊并未经历死亡,可对她而言心灵的枯竭似乎也是种消逝,现在正在她身旁,与她共处一室的徐楷谕,是最好利用的解药,事实上,若真要说利用,她也已经这麽做好些年了,毕竟,心细的她怎麽可能没有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无微不至,根源便是他对自己的那份喜欢呢⋯⋯思绪生硬截断,脑子并没有给她更多思考的时间,内心无法抑止的痛感使得她不再抵抗,放手任由那份不堪的意图操纵她的身体。

罗渊深深吸气,吻上了徐楷谕的唇。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