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高黄全肉乳小说_高黄小说

2022-05-07 06:19:15 围观 : 0 次 0 评论

真正起床以後,詹驰悯决心假装什麽也没发生过,彷佛李然只是到他房间借个充电器而已,一切再正常不过。

他与李然醒来时,罗渊还未出房间,倒是徐楷谕从罗渊房里来到外头客厅的时候,詹驰悯多少感到惊讶;但随後又想,若是因为目睹他与李然的私密之事而需要缓和情绪,让个多年好友到房内安抚,似乎不是什麽太新奇的事情。或许,他们一个人睡床上一个人睡地舖,甚至两人同床共枕也没什麽稀奇。詹驰悯暗骂自己何以如此介怀,一面装着若无其事地替自己刚烤好跳起的吐司涂上奶油。

「早。」他在徐楷谕经过身旁时主动打招呼,却换得对方的忽视。徐楷谕脸色不太好看,只是兀自打开冰箱,取了一个小包装的果汁,拿出吸管,不怎麽优雅地将封口刺破,没喝几口就空了。

「阿楷,」李然发话,似乎对於徐楷谕的忽略毫不在意,「专辑有首曲子我修改了些,今天的暖场演出结束後,我们讨论一下。」

徐楷谕同样没有回覆,仅是点头。

约莫十五分钟後,罗渊从房间出来,绽开如常的微笑,比起詹驰悯,更像是什麽事也没有。

「噢,」罗渊环顾四周,目光与每个人都对上一遍,最後落在徐楷谕上头,久未移开,「早安。」

「嗯。」这回徐楷谕倒是给了回覆,扯开一个带有复杂情绪的笑。詹驰悯看着两人的互动,看着他们盯着对方许久,交流的眼神像在确认着只有他俩知晓的些什麽。

接着,罗渊与徐楷谕互相点了点头,像是决定了,半晌,後者朝罗渊走去,轻轻地牵起她的手,朝着詹驰悯与李然道,「我跟罗渊,我们决定交往了。」

「啊。」詹驰悯发出乾瘪的一声惊叹,接着又轻咳几声,若要去演电影,光靠一副好脸蛋绝对是不够的,他的演技极差,任谁都看得出那份明显的尴尬。

就在詹驰悯还试图排解掉怪异的情绪时,他听见李然慵懒而冷淡的嗓音响起,「你们两个要搞团内恋爱我没意见,但是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吵架,闹到影响乐团运作。」

徐楷谕的脸色变得凝重,双眉揪起,眼底的愠怒即将爆发。他伸手爬梳长发,黑色指甲油已有些斑驳脱落,他的声音如同他的发尾一样地打结,「李然,你不要太过分,你知道要不是你跟驰悯哥——」

声音被截断,罗渊拉住徐楷谕的衣角,摇头,眼底竟有着泪。

詹驰悯总觉得自己该说些什麽,一如往常那样当众人的和事佬,可深陷其中,又该如何劝解?

最後,詹驰悯仅是拍了拍徐楷谕的肩,似是安抚,却再无其他,尽管他连这麽做是否可能令徐楷谕更为气愤都没有把握。他已不晓得该如何面对团员,本想自然相处的想法如今也破灭。

眼看气氛越发胶着,僵持着的局面令詹驰悯很是难受,犹豫半晌,他深深地呼吸吐息,终究还是得以稳住自己,不愿愧对大家选出他作为团长的初心,「这几天都有重要的演出,我们难得有机会在国外分享音乐,应该开心迎接并且珍惜,如果因为无关的私事影响到相处和心情,甚至舞台上的表现,多不值得?」

语毕,詹驰悯看向这些与自己共处将近两年的同伴,突然觉得自己或许准备重蹈覆辙,多年前的那些错误将他推离音乐,若是这次又如此,他会否真的永远无法再次碰触贝斯?

害怕悄悄在他心底滋长,而李然接续的话语,更令詹驰悯的恐惧更为壮大。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