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健身房辣文 高 h高辣文肉

2022-05-07 07:26:27 围观 : 0 次 0 评论

阿纯吓傻了,不敢动弹。

那蛙舌直奔果蝇群而去,

掀起了一阵风,

硬是把阿纯这个180公分的大男人甩在柜子上。

果蝇群散开,

除却一小部分被蛙舌黏走外,

其余的已不盘旋在一起,

飞散四处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增多。

阿纯不敢大意,

直接拿着杀虫剂喷上最近的一群果蝇,

没想到那些个果蝇,

却是不怕杀虫剂,

还猖狂的朝着阿纯飞来。

平时若是看到一只两只的小果蝇,

阿纯自是不怕的;

但此时,果蝇成群结队,

数量以百千计,

黑压压一团,

让人看了冷汗直流--

看过恶心的,

没看过这麽恶心的。

「嘓」又一声蛙鸣,

那青蛙好像在护着阿纯似的,

长舌一伸,

又卷起了朝向阿纯攻击的果蝇,

这次蛙舌上多了点亮亮的液体,

黏上了更多果蝇。

眼前果蝇消失了大半,

阿纯便不再那麽害怕,

虽然旁边还有很多果蝇,

但阿纯也鼓起勇气,

拿起了旁边桌上的苍蝇拍用力挥舞。

那些果蝇就这样死在拍下,

红色的体液喷溅四处也糊了阿纯一脸。

这果蝇不怕杀虫剂,

却怕苍蝇拍,

阿纯心想这法子有效,

便更用力地挥舞,

将个苍蝇拍硬是扫个虎虎生风的效果出来。

阿纯满脸的果蝇血,

阻碍了视线,

他只好用袖子把这些汁液擦了擦,

看起来整个人是更加的狼狈了。

那巨大青蛙十分懒惰,

只是张嘴吐舌,

不做多余的动作,

因此果蝇消失的十分缓慢。

阿纯只好更用力的挥苍蝇拍。

挥了一阵子,

他的手臂酸痛不已,

原以为果蝇应该快被杀光了,

没想到他抬头望去,

那些果蝇并不比刚才少。

难道他们这一人一蛙是在杀假的?

阿纯不禁在心下吐槽了一番。

他抿抿唇,想着是不是还有别个更有效率的方法,

却见那青蛙看向了他。

明明只是个生物,

为什麽阿纯会觉得牠在「看」他?

他也不知道这是个什麽感觉。

「蛙大哥,您就帮点忙吧!这些果蝇太恶心了。」阿纯缓缓开口。

别问他为啥会跟个青蛙沟通,

人如果找不到出路,总会想点别的法子的。

「嘓」青蛙低沉的回应了。

阿纯脸上浮现一丝笑容,

如果这大青蛙愿意配合,

那就真的太好了,

想来他的舌头一收一放的就可以弄死不少果蝇,

他再出点力儿把余下的果蝇杀掉,

还不愁解决不了吗?

阿纯心里想的美兹兹地,

就看到那青蛙张了大嘴将舌头伸出,

阿纯笑容未展开,

便见那巨大蛙舌朝他伸来。

惊愕之间,

整个人已是被蛙舌卷了起来,

他最後的印象是--

办公室的天花板上有个蜘蛛网啊...

\\

「当------」办公室午休铃声响起,

阿纯忽地睁开双眼,

他粗喘着气,摸了摸脸颊,

有点恍惚。

「这是怎麽回事?怎麽我又在办公室了?」他心想。

一看时钟:下午1点,原来刚刚是午休结束的铃响。

原来这只是梦,阿纯心有余悸地喝了口水想压下那股子的恶寒。

「嘓嘓嘓」

在一片寂静之时,

他听到後头传来了蛙鸣,

额头上的汗珠便滴了下来,

他大口的吸了空气,

才缓缓转过身看。

一只木头的蟾蜍摆在老板的桌上。

没有那水族箱。

阿纯皱着眉头,觉得十分奇怪。

「狗子姊,您刚刚有听到青蛙的叫声吗?」阿纯压低声音播了内线去问会计。

「没啊,小子你是不是刚午休睡傻啦?」狗子姊爽快地回他。

「应该是吧,谢啦。」阿纯挂了电话,瘫在椅子上想着这事情。

他看着那木头蟾蜍,

觉得奇怪,

怎麽牠的眼睛是红色的,

阿纯起身想看清楚是个怎麽回事,

走近却发现那蟾蜍的眼睛是木头色的,

自成一体,并没有其他颜色在上面。

又忍不住朝老头的座位上看过去,

只见老头的便当还没吃完放在那,

人已不知踪影,

几只果蝇在上头盘旋着。

也许真的太累了吧。他心想。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