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H文情满四合院-高肉乱妇

2022-05-07 13:01:20 围观 : 0 次 0 评论

「嗯。」徐廷翰点头。

「你那是什麽态度啊?」梁婉心换上一张并不适合她的严肃脸孔,「只是,我高中的时候不太爱念书。」

「看得出来。」徐廷翰毫不客气的回应。

「你说不定会成为第一个被我用棍子打屁股的学生。」梁婉心不服气地跺脚,弯下腰翻找办公桌右侧第二个抽屉,找完又换找第三个抽屉,「奇怪,我的棍子呢?」

「你根本就没有棍子。」徐廷翰惬意地靠上梁婉心办公桌边的隔板,双臂交叠垫在颔下,「被我猜中了?」

「你又知道我没有棍子?」

「你一点都不适合拿棍子。」徐廷翰淡定的脸上透出一抹邪气的笑,「你拿棍子,就像在培根蛋饼上面加草莓果酱一样不搭。」

「你明明很了解我啊。」梁婉心恢复成一张含笑的脸,「真没见过像你一样没礼貌的学生。」

「好啦,那老师我先走了喔。」徐廷翰站得脚酸,况且该解释的事也一件没漏,於是先向老师告辞。

「路上小心。」梁婉心目送他的背影离去,直到他走出了办公室,她才从办公桌右边最底层的抽屉中拿出一根约三十公分长的教鞭,踌躇了一会儿後,丢进办公室内的一般垃圾。

徐廷翰早已习惯背着满载书本的书包踏上归途,唯一会经过他家的34路蓝线公车,每到整点才会来一班,每次他碰到公车误点或是自己提早到时,都会去泡在公车站对面的垫脚石图书广场,翻翻架上试阅的书打发时间。

在学校有朋友死党嬉闹谈天,但放学後,他必须花时间习惯独处。

今天他同样也走进了垫脚石,确定自己还有二十分钟以上的时间要在这消磨掉。

他依照惯例,先扫视过入口右边一排发烧杂志区,但他不会在此区驻足,他真正去到的是书架上栉比鳞次排满文学与诗集的专区。

他拿起其中一本,是诗人陈繁齐的第一部作品《下雨的人》,他在高一时就看过这部作品,学会了在人海中享受寂寞,之後便一翻再翻,只要在书店,他总会细数过书架上每部作品,直到找出它为止。

「青春是用有限的容器承载最轰烈而纯稚的一段日子。」这句节录自陈繁齐访谈内容的话,是徐廷翰最喜欢的一句,还习惯性地抄在每页笔记本纸的页眉。

或许是因为这样,他一肩扛起沉重的书包,拼命当上渊城高中的校排第一名。但是,在感情路上好不容易冒芽的土壤,却又被楼仕伦一脚压回原形。

「欸?你也在这边。」

徐廷翰还没回首,那声音的主人就走到他左边,「我也喜欢这本。」

「黎榆芊?好巧啊。」徐廷翰微感惊讶,才刚埋怨完楼仕伦抢走了她,结果她此刻竟然就若无其事的出现在这里。

「我之前高一就遇过你好几次了,只是不认识,就不敢来找你说话。」黎榆芊从架上拿下一本米黄色的平装书,同样是陈繁齐的作品,「我不只爱读小说,也很喜欢读诗。」

「那我们的兴趣算是蛮合的。」徐廷翰待在她身边,放松的与她聊起诗文,「他的作品虽然有时候读起来有些蓝色,但这种感同身受的负能量疗法,在我身上很有效。」

「我也喜欢这样。」黎榆芊柔声说,「但我希望有天,能有个阳光的人,来教我怎麽快乐。」

徐廷翰愣了楞,正要接话,黎榆芊看了眼手表,就突然说她该走了。

「好,下次见。」徐廷翰把《下雨的人》放回架上,公车再一分钟就会到站了。

「嗯!」黎榆芊立刻答应,和徐廷翰一起走了一段路,快要到店门口时,徐廷翰停住了脚步,但黎榆芊却加快了步伐,和门口对她招手的一人会合。

楼仕伦。

徐廷翰看见了楼仕伦,但楼仕伦的目光却只落在朝他跑去的女孩身上,和她说了几句话後,递给她一枝云朵般的白棉花糖,女孩笑着接过,还撕了三分之一给他。

「阳光的人……」徐廷翰扪心自问,自己是阳光的人吗?

他觉得这个名称,楼仕伦似乎比他更合适。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