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公车尤物芷晴全文阅读公车诗晴

2022-05-09 05:12:17 围观 : 0 次 0 评论

这天国文课上到一半,夏悬突然接到严凯丢过来的纸条,她摊开纸条,

严凯的字有一点点像小孩子,但还是很整齐,上面写着

「你的裤子上好像沾到一点点血了,要不要去处理一下?」

夏悬瞬间脸色铁青,她今天早上匆匆出门直到现在好像都还没时间去换卫生棉,难道沾到裤子上了吗,也太尴尬了吧...

虽然裤子是深色的,但还是能看见一些痕迹,而且被他看到了,该不会很大一片吧,她匆匆在纸上写着,

「要...但有点尴尬,我没有衣服可以换...」便传给严凯,她也同时跟高雨说了这个窘境,

高雨也有些慌乱,她也没有多的裤子可以借她,正巧此时纪宸的纸条也丢了过来,夏悬摊开看见上面写着

「严凯主动找你啊?这麽突然?」

她心想纪宸也太敏锐了吧??但现在的状况又不知道该怎麽解释才好,

严凯的纸条也在这时丢回来,她打开他的纸条,他在她的「要」上拉了个箭头,写下

「没事,没有很明显,刚刚我也是正好瞄到才提醒你的,别担心。」

他又另外写下,「我有多的运动裤,你要先穿我的吗?」

夏悬有些愣住,这样的温柔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但此时此刻解决这个问题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

於是她在他的纸条上写下,「真假啊,你不介意的话等等就先借我吧,我会洗乾净再还你!」

把纸条丢给严凯,夏悬跟高雨说了严凯有裤子可以借她的事,过了几秒,

高雨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上「万劫不复」丢给夏悬,夏悬打开来看到这四个字直接回她一个中指,

然而好巧不巧这个中指被国文老师一眼看见,

「夏悬!你上课时间比什麽中指?站起来!」

国文老师是个有点年纪的欧巴桑,私底下大家都戏称她「泡面」因为她烫了一个泡面头,

她是很严谨的那种老师,个性有点一板一眼,此时此刻夏悬在她的课堂上比中指,相当於在她面前拿着麦克风骂脏话一样严重。

夏悬内心一惊,心想今天真的太衰了,好死不死被泡面抓到,

而且她现在一直挂念着自己裤子上沾到的痕迹有没有很明显,就被她叫起来站,

她瞪了高雨一眼,高雨在旁边已经憋笑到快死亡了,

夏悬支支吾吾地只好说刚刚在跟高雨开玩笑,想无声的表达一下自己的愤怒才比中指,

泡面的眉头越皱越深,夏悬明明成绩就不错,怎麽会做这麽没气质的事情呢,

泡面藉着此刻的机会念了夏悬一顿才让她坐下,正巧距离下课只剩下十分钟,泡面乾脆直接给大家机会教育,

开始讲解分析脏话的说文解字,夏悬心里只想着要赶快去厕所解决这个心头大患,这十分钟对她来说简直如坐针毡。

终於,下课钟响起,夏悬正想起身向外奔跑的时候泡面叫住她,

「夏悬,你过来一下」

夏悬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老师,能不能现在先放过她啊...她在心里天人交战了一番,踩着不情愿的步伐向她走去,

「老师,不好意思,体育老师找我跟夏悬去找他,她可以晚点再去办公室找你吗?」

严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立刻顺着他的话,

「喔对,老师抱歉,我忘记了,我晚点去找你好吗?」

泡面听了也不为难他们,只叫夏悬有空就过去她办公室,得到赦免的夏悬跟严凯一起走了出去,

严凯已经把裤子拿在手上,走出去时也特地走在夏悬的身後,

走出教室,夏悬接过他递来的裤子便用跑百米的速度跑进厕所,暂时处理了一下血灾,

大致清理了一番之後,夏悬换上严凯借她的裤子,此时此刻她才後知後觉的感到有点害羞,

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总不能不穿裤子吧。

回到教室,她长舒一口气,终於解除心头大患了,她转头对严凯道谢,

「谢啦,还好有你。」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纪宸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但马上就回复正常,严凯笑了笑,

「没事,处理好就好。」

她笑了一下,接下来要处理的就是...高雨了!

夏悬把东西整理好,单手撑着头,看着高雨露出微笑,

「高妹妹,刚刚的帐,我们是不是该来算一下了?嗯?」

高雨被她看得心理发毛,嘿嘿笑了两声想要立刻逃跑,却被夏悬抓住手腕,

「你别想逃,我跟你讲,如果泡面叫我抄课文的话你给我负责!」

高雨哇哇叫了两声,「夏姊,手下留情,小的不是故意的!」

夏悬做势撩起袖子,往她头上敲了一下,

「不管,要抄课文的话一定要五五分我才原谅你!太可恶了你!」

高雨迫於她的淫威也只能点头答应,心里暗暗祈祷起泡面不要叫她抄课文,她可不想帮忙分摊,

她不觉得她刚刚说的有错啊,严凯的体贴只会让夏悬万劫不复吧,而且他也准备太齐全了吧,

甚至连替换的裤子都有,她这个旁观者都觉得有些心动了,更何况是夏悬这样还处在摇摆边缘的人。

下一节课是班导的数学课,夏悬这才想起刚刚她还没跟纪宸说发生了什麽事,拿起笔,她却不知道该怎麽解释才好,

这时,严凯的纸条再度丢过来,上面写着

「对了,刚刚忘记跟你说,那件裤子本来是想说如果中午去练田径的话可以换的,前几天才刚带来,所以我还没穿过,是乾净的,别担心。」

她心里泛起的暖意快把她好不容易筑起的城墙打垮,她在纸上写下

「好,我会洗成跟新的一样再还你的!谢啦:)」附带一颗笑脸,她丢回给严凯,

瞥见严凯的脸上有一抹微笑,她也心满意足地转头,在纪宸的纸条上写下,

「出了一点trouble,严凯帮我解决了,没事啦」然後趁着班导转身写黑板时把纸条向前丢去,

纪宸过没多久就传来了新的纸条,

「喔喔,那你不会还喜欢他吧?」

夏悬愣了一下,沉思了一阵子,最後写上,

「也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我也还在努力:(」

她画了一个哭脸在後面,纪宸看到她的哭脸,回头看了她一下,她正在认真的写题目,

纪宸的目光定在她身上,有些难以言喻的情绪在他心头萦绕着。

想了想,他在纸上写下

「他不喜欢你的话,一定有喜欢你的人的,只是你都只看着他,所以没发现,下一个会更好的。」

夏悬不知道该回什麽才好,她把纸条给高雨看,她觉得今天的纪宸,似乎有点奇怪?

但她也不知道该怎麽说,高雨悄悄在她耳边说,

「他是在暗示你有别人喜欢你吧,是这样吧?」

「我不知道啊,搞不懂」夏悬皱着眉,看着班导眉飞色舞的讲题,还是决定先把纸条收到一边,

埋首写起数学题,待会她还得去面对泡面呢,现在还是专心接受数学的薰陶好了。

她用余光偷偷再看了一眼严凯,他正在埋首算着题目,他的温柔果然还是那麽让人失控,

她又打开纸条看着他的字迹,心跳还是不自觉得有点快,呐,严凯,你到底是怎麽想的呢?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