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熄止公痒全文免费阅读:公粗熄痒

2022-05-09 08:33:16 围观 : 0 次 0 评论

离学校尚一段距离的公车站牌,迎面吹来的晨风加剧她的头疼,低头看看手机,清晨六点半,公车又迟到了。

她望了望迦晖—她人生的连接词、为她保守秘密、做两个世界的钥匙的男人—开车离去的方向,摇摇头。

萤幕暗下来,映照着她卸去铅华的脸,看着不加修饰的疲累憔悴,那双悲伤的眼睛又装入更多情绪。

新学期又开始了,他又要见到一个月没见的同学们,与他们一起并肩走在没有灵魂的升学路,她经常觉得他们从未认真思考过,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麽?然而如今的她,却也不记得自己想要什麽…

曾经,她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她很平凡,但她很幸福,她考上了自己的梦想科系,有着深爱她的爸妈,一群她曾以为死忠的闺密,有努力的目标—写诗,还有她喜欢的学长—总是用温暖的微笑回应。可是没多久,她发现人生不是努力就有回报,当一科科无关的科目消磨耐心,当父母用成绩定义她,当闺密轻易忘了她,当一封封稿件被退回,当学长离开了她,她才明白,她不能让这个世界给予,只能接受世界既定的缘分。

她想自己是发现的太晚了,发现自己终究赢不了出生前就被写好的剧本,只能接受或下台。

於是她不再写诗,不再努力於她想要的东西,她屈服了,却又不甘心,所以她从还能改变的地方下手,直到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不再轻易地去爱,这样,就不会受伤了。

从九份回来以後,那个从前的玲又回来了,似乎有很多想对她说,只是那时已接近期末,光是课业就压得忙不过来,而一放假,她就出国去旅行了。

忙碌的学校生活与例行单独的旅行,让她暂时忘却了烦恼,她觉得自己比较恢复了她们口中的「正常」,但其实这些所谓关於「正不正常」的话题一直都是她自我的作祟,跟不同男人上床从来不会让一个女人变得低俗,但如果她觉得这些男人会弄脏自己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她继续了自己的旅行,继续在所有乱糟糟的事情发生之前的生活。

「结果你还是没跟她说丫。」灿无聊地靠着椅子看着窗外来往的行人,他和玲做在正对户外的落地窗前,好在阳光不刺眼。

「阿就没机会啊,不然你现在打给她。」玲不耐烦地用吸管戳了戳杯底的薄荷叶。

「好啊。」灿拿起手机,玲马上抢走。

「烦死了,要是可以的话我早就打了。」

「为什麽不可以?」

玲张口想说话,却僵在原地,最後她垂下双肩,把灿的手机放回桌上。

「或许,我也不知道该说什麽吧?我甚至不知道我该不该跟她说。其实我本来打算做的也很简单啊,就只是开导她不要再继续想学长,是时候向前了,我们给她够长的时间烂了吧。」

灿点点头,翘起两脚椅拿着菜单看了看:「要不要再点一份松饼?」

玲狠狠地往他大腿捏下去,灿痛的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椅子晃动的声音发出巨大的声响,整个咖啡厅的人都转向他们,灿对大家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又爬回高脚椅上。

「夭寿我差点死掉,你就是梦想有一天把我杀了是不是。」灿抱怨。

玲故做无辜地眨眨睫毛,点点头,明明应该很欠揍的行为,却让灿红了脸,有够可爱。

「反正她都出国散心了,回来应该就会好了吧,她不总是能在旅行中找到力量吗?那我也不用多说什麽了。」玲接着说,灿无聊地点点头。

「真希望学长有勇气自己把那些话告诉她,至少这样两个人都不用受煎熬了。」

灿逗趣地看着玲:「你又开始叫他学长了,该不会同情起他了吧。」

「还想被揍是不是?」玲对灿比了个中指。

回家後,玲不自觉地回想起九份的那个晚上:

「我有话要问你。」

秋雨胜眨眨眼,似乎没想到会有这突如其来的对话,但他马上就恢复笑容:「好啊,你问吧。」

「你为什麽要这样对她?」灿在後头紧张地抓着玲的胳膊,他偷偷观察秋雨胜的表情,出乎两人意料地,他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

「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什麽?」要不是灿抓着自己的手,玲真想掏一掏耳朵。

「我喜欢她,不,我打从心底的爱她,可是我不是能容纳她的大海,只是小小的鱼缸,她不该被我限制住,更多的是,我觉得自己不够好不能配上她,我和她是不同的人,虽然或许那就是我深受她吸引的原因,但她看见的我,不是真的,我总是太努力在她面前想好好表现好,想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想表现得像一个她可以依靠的样子…我很怕有一天她认识了真正的我,会…会对我失望…」

玲诧异地看着这个总是很有自信的学长,竟然会讲出这些话,一旁总是被学长在球队训斥的灿更是张大了嘴,怀疑这一切都是场梦。

「可你还是跟别人在一起了。」良久,玲恢复理智坚定地问,不管怎样,这件事他还是错了。

「我跟她本来就不是男女朋友啊,而且,我从来都没办法确定她喜不喜欢我…她总是表现得那麽…而且她知道後也从没问过我,彷佛不在乎…她从欧洲回来的那天我本来想亲自跟她解释清楚的,我甚至还到她家找她,可是她不在…然後我就打给学弟,学弟告诉我她什麽都知道了…算了…我知道我交女朋友这件事很唐突,其实这件事本来不是要向任何人解释的,但我知道你们是她的好朋友,所以才跟你们说这些的。

总之,我是真的很喜欢她的,只是或许,我只是…只是累了…」学长落寞的侧脸,被橘黄的灯光照的宛若迟暮的悲伤,玲觉得这一切彷佛一场梦,而灿更是久久不能从震惊中醒来,学长见两个人如此的表现,只是难过地笑了笑。

「没有我她也可以过得很好的,我们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是我总是黏在她身边,而现在,她总算摆脱我了。」学长转回去眺望夜景前,玲看见秋雨胜表情细微的抽动,痛,就算玲没谈过恋爱,也能明确感受到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但玲还是不懂,然而,秋雨胜已经朝他们挥挥手走向自己来时的方向。

玲想了很久,却觉得这些话不该有自己说,可是人家学长也有女朋友了,似乎这时再多说什麽也没用,所以玲下定决心,等她回来以後,自己不会提起九份的任何一句话,只会更用心地陪在她身边,拉着她继续向前,放任她在地上跪着不走已经太久了,是时候,翻开新的一页了。

玲正计画着开学後的作战,那个专属灿与她三人之间的铃声忽然响起,玲开心地跳起来,却失望地看见是灿。

「干嘛。」玲没好气地说。

「你在生气喔?」灿问。

「没有阿。」玲嘟哝,一个後仰又倒回了床上。

「明天有空吗?想不想看电影?」

「先跟我说是什麽电影。」

「哥吉拉。」

「去死啦。」玲挂上电话,把手机丢到一旁。

没一秒,灿又打了电话来。

「哥吉拉怎麽了?」玲一接起电话,灿劈头就问。

「你找阿达陪你。」

「你不喜欢阿…那那个第一滴血5呢?」玲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吾京灿,你是不是真的找死?」电话那头的灿被叫到本名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怎麽?他都选经典的片子耶?

「阿!你是不是都没看过第一集,抱歉抱歉,那我来看看喔…那不然…」

「停,如果你不想被揍的话请立刻停止你正要做的事情。」

「我不动了。」

玲叹了大大一口气:「我等下打给你。」

「玲…」还没等灿说完,玲便直接挂上电话,咦,看来玲今天心情不好,该不会是姨妈来了吧,明天可要贴心地带杯热可可去,只是要明天可以约成阿呜呜呜,灿忐忑地等待着,焦虑地想着到底过多久才可以再打给玲,还是应该传传讯息就好,听说女生姨妈来的时候最好不要去招惹,灿仔细回想平常自己都怎麽做,却觉得玲怎麽常常都姨妈来阿?生物课本不是说一个月一次吗?

就在灿一个人纠结在自己的思路中时,玲打来了,灿赶紧像接到救命电话一般接起。

「杀手保镳好不好?」玲问,原来刚刚是去看电影节目单了,与其等这白痴一个一个讲到自己想看的,还不如提出方案。

「ㄟ我本来就是要说那个的。」

「一点半的?」

「可以啊,要我去接你吗?」

「我自己搭捷运就好了。」

「好呀,那我来订票吧,我们就约电影院门口。」

「要一起吃午餐吗?」

「好啊,要吃什麽?」

「随便,你想吃什麽?」

「拉面?」

「不是前天一起吃过了吗?」

「那…那牛排?」

「好腻喔,有没有别的?」

「ㄜ…ㄜ…ㄟ…那…」

「算了,明天见面再决定吧,先约电影院门口吧。」

「好啊,那先挂了,我来订票。」

「掰掰。」

「晚安。」

灿微笑地挂上电话,吹着口哨订了两张电影票,另一头的玲则伸伸懒腰,看了眼不知道为什麽一直在吸引自己注意的面膜,最後平常懒惰的玲,还是把包装撕开敷在脸上了。

ㄟ,明天忽然又想吃拉面的话,会不会真的很过分阿。玲在心里想着。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