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公我那痒你帮帮我 公粗熄痒

2022-05-09 09:40:17 围观 : 0 次 0 评论

但真要细算青峰大辉破坏了她那些原则,倒也让静自己搞不太懂现在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麽。

「你在哪里?」

「……干嘛?」接起电话後,静努力深呼吸一口气,试着调整自己的声音,「我在忙,有事快说。」

在认识没多久,闲聊的过程中青峰知道了静有在看NBA的事之後,在季後赛进入总冠军的阶段时,两人的话题又多了些,更甚至让静提出早上翘课看球赛的建议,也因此把手机号码给了青峰。

这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不是说要看比赛吗?都七点了你人在哪?该不会跑去上学了吧?」

静又更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有,我在家。」

青峰能听见话筒的另一端除了她粗重的呼吸声还有些不间断的摩擦声响,影响了对话的音质。

「你那边怎麽有点吵?你真的在家吗?」

「是,你在学校路口的便利商店等我,过五分钟我再打给你。」说完,静就直接把电话挂上。

「新对象?」

静挂完电话後随即将手机扔到一边,压在她身上的男子用着嘲讽声调说着,手还依然不安份的再她身上游走,而静停顿了几秒,叹口气之後就伸脚将自己与那人的距离隔了开来,坐起身把散落在床边的衣物捡起,然後穿上。

「现在是怎样?」

男子不懂为了他挂掉电话的静,却又展现出拒绝的动作。

「没怎样,我只是突然觉得原则还是别打破的好。」静拉开门,做出送客的姿势,「你不想要我把手机里的照片传给你新女友的话,你可以继续待着。」

对於静突然冷下来的态度,那人也是见怪不怪,叹了口气之後举起双手:「好好好,小静不喜欢就不勉强。」

静依然是面无表情地站在门边,看着他慢慢的将自己的衣服套上,然後不疾不徐地掏了菸叼在嘴里,缓缓的朝静走来。

「真可惜,小静有新对象就不能一起玩了。」那人停在静的跟前,低下身子朝她的腰搂了一把,将脸贴着静的脖子,吸取她颈肩的香味後,留恋地说着:「好想再跟你做一次。」

「你选择了交女朋友,所以你其实并不需要我。」静撇过头去伸手推开他,接着便掏出打火机,替他把菸点上,然後拍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一点都不可惜。」

对,一点都不可惜。

「啊──好可惜。」

静斜躺在懒人沙发上,看着握紧拳头朝着电视激动大喊的青峰大辉,实在也是不太明白这人为什麽现在会出现在自己家里。

静也不太明白自己。

「哪里可惜了?*Lebron只能在那边单干,什麽骑士队新的三巨头,被浪花兄弟射爆也是应该的,根本防不住。」

静不以为意地撑着头,看着白色主场球衣的金州勇士队,多颗球从三分线送进,虽然她也欣赏能力数值各样都很优秀甚至不科学的的小皇帝James,但用膝盖想都知道,他回来骑士队靠他一个想要夺到总冠军赛的殊荣,可说是困难无比。

「你是相信团结是力量的人吗?」

青峰听到她的话,在小皇帝在画面上朝着篮框扣上一球的时候,同时转过头来,表情有些冷冽的问着。

静挑了眉,觉得这家伙突来的情绪有趣的很,却还是平静的答:「不,」然後她在勇士队喊暂停的讯息出来时,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我只是相信人不是神,没有绝对的强大。」

说完後静便打了个大哈欠,揉揉眼睛边说着:「喔还有,比起Curry我比较喜欢Thompson。」

因为她喜欢跟高的人上床。这句话她没说出口,只是继续接着问:「咖啡跟奶茶你要喝哪个?我去泡。」

静问了之後,却不见青峰有回答的意思,要走进厨房前又转头看了看,只见到他安静的坐在刚刚静躺过的沙发上,屈膝的姿势盯着电视上重复拨放的得分画面,不管是小皇帝的灌篮,还是勇士的助攻上蓝。

就泡咖啡好了,而且绝对不加奶精跟糖给他。

而那天的胜负,最终进入延长赛後,骑士队以两分之差险胜勇士队。

时间逼近暑假,外头天天紫外线超标,应该是准考生的静却也天天关在保健室,连学校屋顶也热得不想上去。

而且还有个家伙不见踪影。

自从那天看完球赛後,青峰大辉的脸上明显摆着不悦,明明他支持的骑士队获胜了,却还是让静看了他一上午的臭脸。

吃中餐的时候,静还恶搞似的煮了咖哩饭给他吃,谁知道煮了应该是三顿饭的米却也不够那成长期的少年填饱肚子,最後被恶整的对象似乎是静自己。

最後静皱的眉头看着清光的电锅,然後再看着还是皱着眉头的青峰大辉,她一股烦躁上来就用力地踹了他一脚。

「整锅饭吃光光,你是还敢嫌我煮的饭不好吃吗?」

被踹了一脚的青峰,吓了好大一跳,一脸错愕的躲开攻击,一边朝静喊:「我、我又没有说话!」还一把抓过静的脚,想要制止她下一波攻击:「你这女人莫名其妙!说翻脸就翻脸是怎样啊?」

「你才莫名其妙!讲话没礼貌!」

「这跟礼貌有什麽关系啊?」

静虽然看的出来,青峰一副郁闷的样子多半是跟刚刚看球赛时的对话有关,但也不管真正原因到底是什麽,她就是看不爽青峰突然在她面前,忧郁的没来由的样子。

是想激发她的母性还是想诱惑她讨拍啊?

「中二病发作你也给我挑场合挑时间挑对象!别一副全天下都欠你的样子!」

「啊?」青峰抓住她脚的力道突然加大,眼睛瞪大语气便转为恐吓:「你再说一次看看?」

「恐吓我?」虽然一只脚被举着,静还是从容的将双手抱在胸口,无视眼前已经要被她惹毛的少年:「有不如意就不挑场合跟时间的任性,你这不是中二是什麽?」

她看见眼前人瞳孔一缩,脚上的力道就瞬间往他的方向拉去,青峰转了个身将她压制在餐桌上,一只手抵在静的发间,低沉的声线语带威吓的说:「给我闭嘴。」

输在体格优势,静明白自己是逃脱不开眼前人困住她的动作,只是当她注意到已经被她惹火的青峰,死盯着她的双眼瞪着她,呼吸还有些急促,可她却感受到抵在她发间的手,因为血压飙高的有些颤抖。很明显的,眼前这家伙还是有在控制自己的力道。

他完全没弄痛她。

她惹火了野兽还没受到半点伤,突然意识到这个事实的静忍不住笑出声,而这一笑却也让青峰的手更放松了力道,静才得以支起身子,一手捞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语:

「看在你还算善良的份上,就原谅你。」

青峰被这突来的动作弄得有些错愕,身子明显有些僵硬,抓准这空档的静又继续轻声地说:「不过,下次还是不要在我面前露出破绽比较好。」

说完,静就将膝盖一个弓起,直往青峰的重要部位攻击。

「哇靠──妈的、你这女人──」

「讲话放尊重点啊学弟。」离开压制的静,用手梳理了一下被弄乱的头发,要伸脚绕过痛到跪在地上的青峰时,还不忘拍拍他的肩:「等下站起来要记得洗碗喔,吃饱洗碗是基本常识。」

而那次等青峰自己痛完从地上爬起来後,也乖乖地被静盯着在厨房洗完碗,就臭着脸从她家离开,然後静就再也没看过他,也没有他的消息。

静也以为,那样看似狠狠踩过青峰痛处的行为,应该会让他觉得这学姊还真是讨人厌莫名其妙又自以为是,於是她也乐的一个人关在保健室吹冷气,拿着参考书有一搭没一搭的念着。

她会这麽悠闲也是因为高中三年来一直都这麽闲,什麽课外活动热血的青春生活她一件也没干过,而她唯一要专心的事情就是念书,而成绩能保送到理想的学校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事。

「三千院同学不再努力一点吗?模拟考的偏差值不是还可以再更高的说,你们班导也老是跟我嚷嚷着:『三千院如果更上进点肯定能进东大的!』还要我盯着你多用功些呢。」

听到保健老师这麽说,静失笑出声,还更反骨的将参考书盖上,一掌的撑在上头:「上东大要干嘛?麻烦死了。」

真的,麻烦死了。

「但你不是想读医吗?」

静收了手,黑眸朝着前方晃了一圈:

「我只是想当个保健老师而已。」

她对人生没有太大的慾望。

「保健老师听起来超色情的。」今吉翔一拿着模拟考成绩单在静的面前晃呀晃,还是老样子皮笑肉不笑的对她说:「感觉全校的男同学都会被你吃一遍。」

「就算你说的再荒谬,也总比叫我去考什麽名校医科来的实际多。」静摸摸下巴,沉思了会:「也是,那我得选男校才行呢。」

「到时候请务必告诉我你在哪间学校任职,我绝对不会让我小孩去读的。」

「今吉翔一,你真的很闲,怎麽会有空在这边跟我讲垃圾话?」

静拿过在他手上晃了好久的成绩单,大概是英文不小心多对他个一两题,才让这人有闲情逸致找她麻烦,「不是打比赛打的正勤吗?连模拟考都没时间读。」

「我是根本没读。」

「闭嘴,第一名的人不许这样说话。」静气的把纸再砸回他脸上,「明年最好落榜重考啦你这混帐!」

「喂喂喂,保送生这样诅咒人会有报应喔。」他架过静还想揍上去的手,「比赛早打完了呀,没能拿到冠军。」

「嗯?」可静却想起了那个皮肤黝黑,好一阵子不见的少年,开口问:「那你们那个什麽中二世代的主将呢?不是号称无人能敌吗?」

「喔,你说青峰呀。」他也完全没反驳静的形容词,只是向後伸展了身子,轻描淡写的说着:「为了长远之计,先让他下场养着,冬天再战。」

「我以为是因为*小皇帝最後也败给了浪花兄弟。」

「我们家的小皇帝可是打到人家不能射呢。」

静瞪着他沉默,看着他照样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就起身收拾书包,懒得再跟他多瞎扯些什麽。

但却在她脚步要踏出教室的前一秒,今吉喊了她一声,静回过头却对上难得他微张的双眼。

「三千院,Lebron还是最强的,骑士会输不是因为他不够强。」

「喔,我知道呀。」静耸了耸肩,「要怪团队也好,也怪教练也行,但结论就是绝对这回事不存在。」

*注:此处写的为2017年NBA总决赛(因为这是在那年边看总决赛写的哈哈),Lebron刚从热火队转到骑士队,当年骑士对勇士其中一场(也是唯一一场骑士队赢的,但感觉是Lebron单干赢来的(骑士队迷不要骂我),虽然隔年骑士队终於赢回来,真男人Lebron也真的做到当初回到家乡拿下冠军,再次称赞真男人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