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与子刮伦小说 刮伦目录

2022-05-11 11:54:06 围观 : 0 次 0 评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唐慕华总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有好几天没看到他的对门邻居了。

也许是因为前几天忙得脚不沾地的关系?竟然许久都连个照面也没打到。

唐慕华沉思了一会儿,猛地发现自从一起吃完火锅那天之後,就没再见过她。

瞥见那扇仍然紧闭的门,唐慕华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正欲收回视线之际,却眼尖地看见白尹家门口的地上好像有一点暗褐色的污渍。

他脚步一顿,皱着眉头转身就往那点脏污走过去。

以前从没注意到白尹家门口有这个,难道是新添上去的?

负责刑事诉讼的律师很多时候都会跟着警方到现场搜查,除了更好厘清整件事情的经过外,也方便寻找更多有利於委托人的证据。

这会儿被他瞧见怪异的地方,职业病上头,蹲在那暗褐色的小点前观察了片刻,又用手抹了一下──已经呈现半乾涸的状态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太多,总觉得这颜色跟血迹很像。

这个想法刚浮现,唐慕华的脸色立刻凝重起来。他往四周看了看,发现这暗褐色的污渍竟然一路往电梯延伸过去,这可疑的红点就像是随着主人的步伐,一路迈进家门口。

唐慕华更加肯定心里的猜测,内心越发得沉重。

他才刚站起来打算敲门,手机的震动便响了起来,来电人上显示的是陈可的名字。

刚一接通,唐慕华连个字都还来不及说,陈可焦急的声音就在电话那头响了起来:「学长,你现在在家吗?」

唐慕华微皱着眉头道:「在家,什麽事?」

「那你快去看看白小姐!刚刚李欣蓉联系我,说白小姐今天是有班的,还说已经约好要拿东西给她来着,但一直没见到人来,而且电话也打不通!」

「李欣蓉?」

「就是那天跟我们一起吃火锅的女孩子!」陈可下意识地解释了一句又着急地道:「哎这不是重点!学长你快去看看她有事没事,怎麽好端端的突然就联系不上了!」

「嗯,我这就过去。」唐慕华刚要挂断电话,猛然想起一个问题:「你报警了吗?」

陈可叹了口气回道:「报了,但是警方不受理,说二十四小时後还是找不到人,他们才会备案。」

「好,我过去瞧一瞧,等我电话。」

话音一落,唐慕华就掐断了电话,脸色也不复刚才到家时的闲适。

他想也没想,直接伸手去扭转门把,本已经做好门是锁着的心里准备,却没想到「喀擦」一声,那扇门竟然被他给扭了开来!

一时间,整层楼安静得有些诡异,像是昭示着暴风雨前的宁静,莫名地让人不安了起来。

他诧异地定格在开门的动作,没有想到门竟然没有锁。

但唐慕华很快意识到不对劲──白尹防备心这麽重,又怎麽可能在临走前或进家门前不锁门?

唐慕华也顾不上自己这是私闯民宅的不法行为,直接大步往里头走。

不同於走廊的通风,室内的空气像是许久未流通似的,让人感觉有些窒息,虽然是白天,但厚重的窗帘却遮挡外头的阳光,加上室内的灯未被开启,阴暗的环境让人感到心慌。

唐慕华一边喊着白尹,一边跟着地上的红渍往更深处的地方走去,连客厅都没打算查看。

上次他喝醉之後来过一次,知道一直照着这路线走下去会直奔主卧。

才刚这麽想着,唐慕华原本毫不迟疑的脚步却骤然停了下来,呼喊的声音也嘎然而止。

因为他在走廊的转角後面看见一个倒地的人影。

唐慕华脸色一凝,连忙跑过去一把将人给翻了过来,俨然是失去联系的白尹。

此刻她面色透着不正常的红晕,双眼紧闭,神情痛苦,微张的唇吐露着炙热的气息,不仅浑身发烫还冒着冷汗。

更重要的是,她腹部的衣料被利器划开,白皙的肌肤上有一道还在微微淌血的伤口,显然一路上的血迹就是出自这里。

「白尹!」

大概是听见有人在朦胧之中呼喊她的名字,白尹艰难地微张开双眸,模糊之间好像看到唐慕华紧张忧心的面容。

「你怎麽……」怎麽会出现在这里?

白尹想要询问出声,但气若游丝的语气彰显着她的虚弱,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力气说完。

唐慕华没有丝毫犹豫便脱下外套,按压在仍冒着血的伤口上,并将袖子绑在白尹背後固定,试图以此来减缓血的流速。

「我送你去医院!」

粗略地包紮了下伤口,唐慕华不由分说地将人一把抱起,快步往门口走去。

白尹有气无力地拧着眉,努力抬手抓住他的衣角抗拒道:「不……我不……去……」

「都这种时候了还在逞什麽强!」

唐慕华气极地喝斥了一句,无视她的抗拒,将人抱出屋外。

白尹现在的力气完全无法与唐慕华抗衡,更别说她已经呈现半昏迷的状态,彷佛刚刚抓着衣角说出那句话的举动,已经用尽了她最後的力气,她现下只能瘫软在唐慕华的怀中,任由对方将自己抱上车。

白尹侧躺在後座,竭力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

她最後的意识停留在那双节骨分明的手,正稳当地操纵着方向盘,还有那个男人宽厚的背影。

唐慕华一路超速违规,甚至还有惊无险地闯了三个红灯,也幸好此刻已经过了上班的巅峰车潮,才能将原本三十分钟的路程压缩到十多分钟。

此时他根本就无暇思考,为什麽白尹身为一个普通人,却带了这麽严重的伤回家。

也没有深想为什麽明明受了这麽严重的伤,白尹第一个要去的不是医院,而是回家。

单就她刚刚对医院这麽排斥的态度,唐慕华只单纯以为白尹对医院的印象不太好,或是惧怕医院那种挥霍不去的凝重氛围。

但若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就不去医院,简直是胡闹!

唐慕华脸上怒气与无奈交加,觉得白尹实在不怎麽让人省心。他不得不深呼吸几口气,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将注意力全放在路况上。

他将车子草草停在急诊室的大门口,连引擎都来不及熄火,便火急火燎地下车绕到另一侧後座,小心翼翼地将人抱下车,一路狂奔进了急诊室。

急诊室的护士成天面对这麽多病患,能够轻易地分得清哪种是需要优先处理的患者,像白尹这种已经陷入昏迷、身上还带血的病患,直接被医护人员就地接手放置到担架上,动作间还问了唐慕华一句:「大致是什麽情况你知道吗?」

唐慕华一边告知一边想跟上去,却被一名护士拦了下来,他不得不停下脚步,沉着脸问:「什麽事?」

许是他身上的气势有些骇然,那名年轻的护士被他吓得颤抖了下,才小声地说:「要、要办理挂号手续……」

唐慕华薄唇抿紧,面色铁青地在护士战战兢兢的指引下,帮白尹操办好一切相关手续。

等他再次抬起头,白尹早已不见踪影,也不知道是被推到哪里去处理伤势了。

唐慕华叹了口气,不得不暂时打消跟上去的念头,整个人无神地靠在急诊室大厅的柱子上,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这麽靠着,可能会因为腿软而站不住脚。

後怕的感觉铺天盖地地压在唐慕华的心上。

彷佛时间就这样诡异地静止在这一刹那,唐慕华觉得自己与世界形成了两个部分,他就像被这个世界排除在外似的。

一时间他的耳边除了自己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外,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哪怕是站在人来人往的急诊室大厅里。

他的脑袋好像什麽都想了一点,思绪纷乱无章;但又好像什麽都没想,只剩下一片空白。

他无法想像要是自己没有查觉到白尹家门口的异样,或是没有陈可打给自己的那通电话,後果究竟会如何。

像那样血流不止的伤口,如果一直迟迟没有得到处理,是不是就真的会这样悄声无息地夺走白尹的命?

若是白尹一直没有被人发现……

唐慕华的双眸泛着血丝,粗重的喘息声在这嘈杂的急诊大厅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但那捏着鼻梁微微颤抖的手,足以表明他现在内心有多麽惶恐。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白尹目前已经交由专业人士处理,一切都会没事的。

一定会没事的。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