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乖女小芳第二部全文:乖女小喜

2022-05-11 19:43:05 围观 : 0 次 0 评论

新文已经筹备得差不多了以後,我没有保留地对读者们介绍:新连载的这篇,会是冲着BadEnding去的青春成长文。

读者哭嚎说我变性的同时,却也说愿意为了我换口味试试看。所以在旧文正式完结一周後,准备要拟定下本书开更日期的我,意外发现这本结局已经钉死了的故事,预收的数据却是我出道以来最高的一次。

其实几年後,当我自己也谈过恋爱了,傻过蠢过坏过,笔下的文字早已不复过往的青涩,我的作品方向也开始臣服於现实。这里说的现实不是指市场上的,而是真正现实的、远比虚幻故事里还要残忍还要顽痛的恋爱。

在转型的过程中不免掉粉,只是当那些几年前还没长大的小女孩,一个个经历过被写成生命一页的感情後,竟然有无数个旧人重回了同一个人的文字里。而那个人很荣幸的就是我自己。

因为这次的HappyEnding太能够安慰那些曾经担心我会写坏结局的读者们了。留言刷了好几页,我断断续续抽时间回了好几天都没完。而在我回不完的这段期间内,仍然有一大票的读者涌入、留下了新的心得,这看起来会是个延续相当久长的战役。

太受到她们回馈文字里的情绪感染,重拾初心的我也回得乐不可支,直到有个留言跃入了我眼帘。

我对着那个ID、那几行字,愣了好久。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ID不是别人,正是简云青他那个喜欢我多年、但却只留过一次言的妹妹的帐号。

只是让我真正愣神的,主因并不是因为她是简云青妹妹一事,而是由於她留下的疑惑。

-只是,虽然两个人在最後甜甜蜜蜜地在一起了,我和大家都一样开心,可是我反覆看了几次,都觉得他们……

-其实并不会长久。

她没有特别指出让她起了这个猜测的桥段有哪些,但身为作者的我很清楚究竟是哪些地方的叙述促使她这样想。

就是真的没想到有人能敏感到这程度而已。

-小牧,也许这问题你不是很喜欢,也许你觉得我根本没有看懂你的故事。

-可是我觉得我有看懂。觉得我其实只是把它看出来了。

-我想向你确认一下:这是你刻意设计的吗?

没有一个读者知道我确实是改过这本书的结局的。

因为前面已经有过很多铺陈,所以为了故事的完整度,我和编辑两人讨论出了一个藏得较为隐匿的折衷方案。

一样维持HE,但是,有谁说小说的男女主以後就不会分手?

在最初的BE里,我本就打算在结局处那里以未完成的恋情概括他们的感情。

一段未完成的恋情里,也许是暧昧终结,也许是分开,都没有什麽太过深奥的哲学。

不过是低估了现实,高估了自己,错看了彼此。所以当现实炽热的洪流扑面而上的时候抵拒不过;当幻境崩塌的时候因为太过相信自己遇见爱情的运气,而手足无措;当一起的时间浸渐久长,才发现错估了彼此的心跳与契合程度,偏颇得就像是曾被虚报。

而也的确是虚报。

我和编辑两人构思了很久,最终觉得,其实有很多的告白,也是告白方一种为自己加分的手段。

也许是粗糙一点的,在众人面前告白施予压力让对方只好答应;又或者是更别出心裁一点,把整颗心都埋在里头准备把心底的话说给那个人听,於是那个人被感动了,进而也在承诺上按下了拇指印。

而无论是哪种,往往到了最後分崩离析之时,答应的那方才会开始後悔自己当初冲动未经深思的决定。无论最终是否真的分道扬镳了,这终究会是一个两人都觉得难过的关卡。

所以考虑到这方面,我把结局写得盛大浪漫,男主角感动了自己也感动了对方,两个人终於在一起了。但到底左胸口的脉动是不是真的能转化为一起生活的恒动力?这就是看读者能不能自己体会出来的了。

而我如编辑要求的,避而不提,不把结局说死,但彼此心里都有个底。

但简云青的妹妹就是看出来了。

我回完留言後火速去问了编辑,她则是冷冷地用语音消息回覆我:除非你想在实体书放限定BE番外被读者回踩的话,不然你就闭嘴。

於是我马上扼杀了我所有的想法。

然後对着那些在我IG底下留言求情说下一本可不可别写BE?我一样会看啊但我真的不敢看BE的读者们,更更更为坚定地表示:抱歉,我这次就是任性地要写!

这次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了!编辑也觉得,你要转型也可可,记得通知一声就好了。

当把新书的预约发文设定好以後,我刚刚在竹科餐厅没有被无良洋葱披萨填饱的肚子,一点也不怕丢脸似的响了起来。

同时间响起来的还有我的Line。

简云青的头贴感觉是很久没换了。草坪上,夕阳滑落,左襟别了毕业生的胸花,在低头绑鞋带的时候无意地扫过镜头一眼。

看起来至少是放了一年有余了。

乐乐学姐他们在看出简对我有意思之前,曾无心地聊到过,他国高中两个阶段的求学生涯里,各短暂有过几个月的恋情。也就是,虽然他作风和邱又臣天差地远,但两个人其实真的算下来,处过的对象是一样多的。是放在大众里很平均的两任。

如果说以邱又臣那种人而言,两任少得很不可思议,也少得令人惊慌的话。那麽对於简云青这种个性,我和乐乐学姐都觉得是好事:毕竟是个性认真的男生,经历过恋情更知道女孩子在想什麽的话,反而会是加分项,只要前任都跟死了一样不会再出现就好。

「那你当初分开的原因是什麽?」

「说我喜欢得不够。」虽然是对着我,但他也没有想要刻意掩藏的意思,选择了实诚。「但当时我其实并不太明白,喜欢得不够是什麽道理。」

「那现在呢?」我用呢喃一样的声量问着。

那时候饭局已经散了,几个大二大三的学姊赶着去上下一堂课,而通识都在T78、综一上的我和简,对比起来就还有很充裕的时间成本可以挥霍。

我知道他的感情,也知道半懂不说破是现在对三个人都最恰当的解方。适合的时机被命运放在了之後,但我其实到现在都还不了解它会让我如何选择。

他咽了口水,喉结滚动,眸底一汪深潭倒映着认真数着拍子,一闪又一闪的星光。而我眼神默默移开,发现他摊开的手掌心上,有一颗像爱心的褐痣。

「好像懂了。」没有多少人可以轻易地将自己伪装得很自在,「因为对比过於鲜明的对照组,她出现了。」

恍神得有点久,书桌上的手机震动了好几声,几分钟内,简云青由Line那边传了好几则讯息。

[八分钟前]

简:我在涵芷楼外。

简:[图片]

简:你没吃饱对吧?

简:正好刚才我想吃鸡胸肉,就顺便弄了一下。

他发来的图片是夜色下,路灯旁,背景是九舍的米黄色砖墙,被装在保鲜盒里的一碗多色沙拉。

我回应了他一声就快步从三楼走下,那时候他似乎已经在门口等得有点久,靠在残障通道的银灰色扶手旁,每有人从电动门出来就抬头望一眼。也许已经反覆了好几次,才终於抬眼看见走出来的人是我。

「你很久。」

简云青看起来等到有点嫌弃的样子了,不过从他发散出的气场来谈,我觉得他连一点不爽的情绪也都没有。

而就在下一秒,我看见了他手里握着还亮着的手机萤幕。画面上是和我的聊天室介面,可却有一行「不舒服睡着了?」六个字,在我走出房门後才被发送出来。

我鼓了鼓腮帮子,选择故意不跟他讲清楚:「我在想事情。」看着他一脸想知道但又顾忌着不问的样子,我就觉得特别好玩。「你真的弄了沙拉?太好了,我是真的超饿,刚刚肚子还叫了一声。」

他笑了下,「你不是说过你室友很爱屯零食养肥你?」

我呸了一声,「她就是看不惯我的腿比她细!」我朝她走近一步,「是什麽沙拉?不会有洋葱吧?」

他没有马上回我,只是拿到我面前,而我先是看见了一抹紫——

「居然真的是洋ㄘ——」葱字都还没说完,简云青就翻了个白眼告诉我:「长眼一点,这是好市多买的多色花椰菜。」

花椰菜?

我忽然觉得很好笑。你特意买了你平常给自己搞的健康餐里不会放的、但是我喜欢的蔬菜,却还在讯息里和我说,你只是「顺便弄了一下」。

如果说刚认识时,邱又臣那个「系学会给的饮料」,是故作拙劣的藉口;那我现在眼前这一例,就是真的老实笨拙而不自知了。

他扯了扯嘴角,「到底哪里像洋葱了?」

我大笑,「可能我觉得你就是会对我虎爸式教育的那种人吧。就是那种,明知道我不喜欢,却还是硬要夹到我碗里的虎妈妈虎爸爸。」

「……」

「不过这样好像说不通,」我看着他,思想又进入了更高的一个层次:「你家那麽有钱,你好像也是『聘人』来当我的虎爸虎妈比较合理……」

「……」

「林沐岑,我觉得你单纯只是饿坏了脑子。」他一脸冷淡的对我指着电动门的方向:「去,上楼,填饱肚子。」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