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欧美好大好硬快点好爽-好粗好硬

2022-05-14 06:18:59 围观 : 0 次 0 评论

「因为学长在球场上有一种特别的魅力。看到你打球的样子就觉得你是个很认真的人…」我很努力地打了一大串。

学长回:「那你认识我之後就会发现我有很多缺点了哈哈。」

「不管如何,我都会是学长你的头号粉丝的!」

只见送出後学长马上已读,等到反应过来後我才惊觉梁静茹刚刚是不是给了我勇气,我才打出这种不要脸的话。

「好啊,我的小粉丝,请多多指教。但先说喔我这个人不太知道怎麽跟别人聊天。」看到学长回的讯息,我整个心花怒放,立刻又回了学长。

「放心吧学长!我会努力开启我们之间的话题的!」还有我们之间的缘分嘿嘿。

/

自从认识学长後的一个星期,我愈来愈觉得那个梦不是巧合。

学长真的长得跟我梦里的王陌然一模一样,每次看到学长,除了心动以外,我的心还会不由自主的揪着。

我总会想起梦里王陌然死在我身旁以及他拿刀刺起我的模样。

很揪心,不管怎麽样我的心一想到就很痛。

我一直不断说服自己那是梦。

但我却不知道怎麽解释我的心为什麽那麽的难过。

「何曦玥,你真的对学长有意思?」某一天课堂中的中途休息,郑佳恩这样问着。

「嗯。」我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听说学长他人很好,你认真要去残害人家?」她边滑着手机边说。

我轻轻点了一下她的头:「什麽残害,我可是他的大粉丝耶!」

「话说你们最近聊天聊得怎麽样?看你每次回讯息都一脸花痴。」她笑道。

「就每天都会聊天呀!」我默默地嘟着嘴巴回。

「欸今晚陪我去师大夜市,我要去买包包。」郑佳恩突然说。

「今天吗?可以呀!你不用打工喔?」我回。

「不用,终於不用面对那群小孩了。」郑佳恩说完给了我一个嘴角快勾了眼睛的笑容。

可见她真的非常开心,郑佳恩是在一间儿童美语补习班当小老师,每一个星期都有两天要去面对那群小孩。

我记得她跟我说过她很喜欢小孩,但是在她第一次去上班的隔天,我询问她新工作的感想如何?

她只告诉我:「很想掐死那群小孩。」听到这句话後我百分之两百确定我以後如果生小孩,一定会让郑佳恩跟我的小孩保持距离的。

「阿你不是很喜欢小孩?」丁依依当时充满疑问地问。

郑佳恩只是摇摇头露出天使般的微笑:「你们不懂,还不会说话真的很可爱~」但又迅速变脸:「但会说话就不一样了!」

/

下午五点放学後,我和郑佳恩一同前往师大夜市要买她想买的包包。

只见我们在某一间餐厅吃完晚餐後,走在路上的同时郑佳恩才发现她把钱包丢在刚刚的那间餐厅里。

她叫我在原地等等她,她要回店里去拿。

我在等她的同时,前方的某一个摊位老板娘看着我然後笑了一下。

那是一个塔罗占卜的摊位,桌上放着许多跟占卜有关的道具,而老板娘年约三十岁,是一位看起来很漂亮有气质的占卜师。

「同学,我是占卜店的老板娘,有兴趣让我为您免费做个占卜吗?」那位老板娘说着。

「真的免费吗?!」我好奇地问,天底下真的有白吃的午餐?还是我会被当成白痴一样被骗钱…?

「真的免费,因为我觉得你看起来与我很有缘份。」她说着。

算了不管了,我前往摊位上坐着。

「你有想要问什麽方面吗?」那位占卜师问着。

「我想问…感情方面。」我害羞的回答。

「好的,那请帮我在这些牌中选出一张你最有感觉的牌。」她说着。

我想了很久,最後选择了左边数来的第二张。

「这张牌说的是,只要你相信,那件事情就会成真,你所有怀疑的事情都是真的。」

「什麽…意思?」

只见那位占卜师说了一句让我很意外的话:「小爱哭鬼,这一世怎麽那麽糊涂…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我不懂,请问…我们认识吗?」我翻遍了所有这辈子的回忆,只见我想到了一个人,但那个人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呀…

「你说呢?当初可是经过我的巧手才把你打造成小公主呢?」占卜师笑笑地回应着我。

「…欢欢姐?」我不由自主的说着。

因为这语气真的太像欢欢姐了,但那不是只是一个梦而已吗?

「终於想起来了,曦玥,我等你好久了。」占卜师说的同时,刚好郑佳恩拿着钱包回来了。

「怎麽回事?欢欢姐?」我着急地问。

「我们加个联络方式?等之後我再慢慢跟你解释。」欢欢姐说着。

随後的我像是被雷打中无法思考,加完欢欢姐的联络方式後,就跟着郑佳恩继续逛街了。

「你怎麽会跑去塔罗占卜,阿结果怎麽样?看你一脸震惊还跟占卜师加赖。」郑佳恩问着我。

我把前半部的事情以及算命的结果都告诉了郑佳恩,但我没说的是欢欢姐跟我相认的部分。

毕竟这种事说出来,到底有多少人会相信,一个在我梦中出现但我现实生活里从没见过的人竟然知道我梦里的事情。

而且现实生活里的欢欢姐跟梦境里的感觉虽然很像,但发型不一样啊,梦境渐渐变得久远,其实大部分的人除了王陌然外,在梦里的人他们脸上的轮廓我都记不太住,所以我也无从判断到底现在的情况是什麽。

因为连我自己都搞不明白了,我需要赶紧跟现实世界里那位欢欢姐聊聊才行啊。

回到家後我私讯欢欢姐的赖,没过多久她就回我了。

「我们见面聊吧!不然讯息跟电话中也很难解释。」

「好」我回覆讯息。

我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跟其他人讨论今天的状况,但是一切也太奇葩了吧。

但确实这种事情说出来,到底有多少人会相信我?

连我自己都相信不了了,我回想着梦里的第二小队,我总觉得时间越来越长,我很怕自己慢慢的会淡忘这个梦。

我不想忘记,尽管我跟梦里的名字家境几乎都不相同,但第二小队给我的那些感觉是最美好的。

我很怕自己把这麽美好的他们给淡忘了。

一切如梦初醒,连我也都迷糊了。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