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快穿浪荡女主H-好看的h

2022-05-14 21:56:56 围观 : 0 次 0 评论

他想不起那晚,自己是怎麽回家的。

只记得在漆黑的保健室里,老爸打来的铃声惊扰了他们,魏青全身一震,倏地挣开他,往後退了一步。

空了的怀抱涌进冷冽空气,许子湛看不见她脸上的神情,只能愣愣地瞪着他们之间被拉开的距离。

他接起手机,听老爸说自己良心发现,要开车来接受伤的儿子。

男孩心不在焉地应着,一双俊眸还紧盯着黑暗中她的身影——想她是不是跟自己一样无措、是不是跟自己一样动心。

「站得起来吗?」一转眼,她的声音早远离床沿,自遥远的门口传来,听不出任何情绪。

他後知後觉地领悟到,魔法时刻已然消失。

许子湛默默站起身,一边消化这个苦涩的讯息,一边一拐一拐地走向保健室门口。

○●○●○●○●○●○●

背着他,魏青正在锁门。

应该3、5秒完成的工作,无奈一双纤纤细手紧张地发颤,怎麽也穿不进钥匙孔。身後的男孩把一切看在眼里,走了上前想从她手中接过钥匙。

两人指尖才轻轻相触,女人就像被烫到般吓得弹开,钥匙「当啷」一声坠落在走廊——她倏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面对这样明显的排拒,许子湛身子顿了数秒,才慢慢弯下身拾起地上的钥匙。

他面无表情、沉默地锁着门,结束後把钥匙放进她包包大开的拉链口——整个过程没有多看她一眼、也没有多碰她一些。

他低下头,缓缓退开一步,然後轻声问:「老师,你是害羞、还是後悔?」

一个直击红心的问题,把魏青勒得呼吸一窒!

她其实早就察觉,自己的心意。

这一年来,她开始下意识搜寻他的身影,不论是在课堂中、办公室里、操场上……只要瞧见他,她的心就温暖洋溢;她也开始避免所有跟男友的亲密接触,甚至以「需要冷静想想」为由,退了原本筹备中的订婚;她夜夜睡得不安稳,梦里反覆出现他上了大学交女友的画面,常让她醒时冷汗涔涔。

几个月前,还在冷静期的张承伟跑来等下班,没料到却意外给他逮到机会嘲讽许子湛——看见男孩临走前受伤的神情,交往多年的她第一次发怒,狠狠拍开男人的怀抱,伸手就是一个耳光!男友抚着热烫的脸颊,怒极反笑,道:「你这个恋童癖,你如果还有点良心就该放过他,他就是小鬼,才会以为你是全世界,你最好祈祷他一生不上大学、不出社会。」她的脸色越来越惨白,字字句句,揭露了最深沉的恐惧。

那晚,女人梦见自己化成锁链,紧紧捆住男孩。他在梦中几乎窒息,嘶哑倾诉着:「我好後悔。」

她在挣扎与哭泣中清醒,终於明白:自己不只是一个大他6岁的女人,她还是他的老师,有义务也有责任要带他走往正确的道路——而这个道路,绝对不包括她!

她开始试着拉开两人的距离,无奈许子湛强势又执着,加上她自己也满心依恋,所以一来一往间还是没有改变。思索良久,她决定偷偷放纵自己喜欢这个男孩,但不能让他知道、更不能影响他的未来。

然後这一切努力,就被今天失控的拥抱,破坏殆尽。

魏青望着眼前垂首的男孩、看着他身侧握紧的双拳,胸口疼得无法呼吸。她多麽想大声告诉他,他赢了,她真的陷入爱河、对他献出真心——她一辈子从来没像现在这样,义无反顾地爱一个人;却也从来没像此时此刻,如此痛心。

面对男孩那个期待又怕受伤的问题,她有「想说」的肺腑之言,却更有「该说」的标准用句。

女人困难地咽了口口水,然後生硬开口道:「子湛,我很後悔。」

她清楚地看见他一僵,酸涩泪水瞬间涌进她的眼眶。但魏青没有停下伤人的句子,她咬着牙继续说道:「我们可以不可以当作今晚的事,没有发生?」

冷酷的字句回荡在空荡的走廊上,一时间震得人难以招架。

这就是老师给他,这三年单恋的答案。

许子湛的身子几不可见地晃了晃,他很想成熟地告诉她「嗯,知道了」、或者是潇洒地说「好,没关系」……然而今天的他已经太累、太痛了,痛得说不出半句话。

没有办法回答,他大概呆站在原地一分钟之久,才转身离开。

沿途,他没有办法回头看她,用尽全力,才蹒跚步到校门口父亲车上。男孩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般,无力地斜靠在车窗。老爸自上车就开始碎念几岁了还跌倒,见儿子迟迟没有回应,便随便瞥了一眼,然後震惊的视线停留在他脸上。

中年男人张大嘴、愣愣地问:「你怎麽了?」

许子湛本以为他是在讲伤口,直到看见那慌张递来的卫生纸……这才意识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

大家都发现,班长变了。

他不再处处绕着老师打转、也不再细致体贴地为她张罗大小事。已经申请上大学的他,开始常常请假;就算难得来了学校,也是冷着一张脸,一语不发;所有需要和班导接触的工作,他都请副班长代劳;就算避无可避两人共处,他也从来不愿意和她眼神接触。

所有人都察觉到他剧烈的变化,连办公室的老师都关切起这件事,就只有魏青这个当事人,没事似地笑着说:「高中要毕业了,也连带从我这里毕业了。」一句话说得云淡风轻,好像真的不甚在意,但大家都把她眼下的黑影、日益消瘦的身体看在眼里。

许子湛也不再陪加班,她的晚饭又回到速食餐。有时九点一到,她会拎起笔电跑到麦当劳工作整晚。她不想回家、不想独处、更不想想起他…….然而无眠的夜晚越来越长,梦中男孩温柔的眼神和叫唤,总让她在清醒後,怅然若失。

那个他,不会回来了……她苦涩地想着,然而只要知道他会有光明璀璨的未来,她便忍不住微笑,更确信自己不会後悔这个决定。

○●○●○●○●○●○●

毕业前夕,全校洋溢满满粉红的气息。

大考结束的高三课堂,几乎都在进行自由活动,这也就助长了大量手作礼物与情侣的诞生。所有人都抢在最後期限和心上人告白,就连他们这群大男生,也七嘴八舌地说要冲一发!校园一片欢腾喧嚣……唯独夜夜难眠的他,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

「欸你还装睡,」林智言看不下去,踹了许子湛一脚,「你勒~~你什麽时候要告白?」

「告白?!哇靠阿湛要跟谁告白?」狐朋狗友这下可兴奋了,全一股脑围到他桌边。

他瞪了他们一眼,但早就习惯这种冷视线的男孩们根本不痛不痒,继续兴奋地猜测校园王子的恋爱秘密,大家哈哈笑成一团。

许子湛在众人的笑语中,微微抬首,目光柔软且酸楚地落在讲台——她的身上。

她又瘦了点、又憔悴了些。

他的心闷闷地痛了起来,没有办法再承受更多……原来普通的师生关系就像这样,几乎是两条平行线,除了学校事务之外,其他都是无法置喙的私人领域。看着她乱七八糟的过着日子,把自己折磨得不成人样,他几乎要疯了!

她到底在干嘛?

她的白痴未婚夫在干嘛?

好好照顾自己的女人不行吗!

许子湛烦躁地耙了耙头发,没想到却让一群男生自以为猜到了「神秘意中人」,瞬间爆出哄堂欢呼——这样的声音果然吸引了讲台上,正被学生围着签毕册的班导。她打趣的望向他们,摇摇头笑着说:「要毕业了这麽兴奋啊?」

听到她甜美的嗓音,趴在座位的他,几不可见地一颤。

「不是啦,我们是在讨论喜欢的人!」

「哇,这麽青春~」魏青柳眉弯弯,微微勾唇。

「老师老师,跟我们一起青春!」穷花轮嘻嘻哈哈地嚷着,「如果要你选班上的一个男生交往,你会选谁?」

无聊的问题飘荡在教室里,马上引起所有人的兴趣。

大家都停下手边动作,八卦地看着老师。

只见她原本好看的笑僵在嘴角,过了好半晌才回神,然後若无所闻低下头假装继续签毕册。眼见老师没有回应,一旁不识相的男生又再问了一遍。

这次她没有犹豫,淡淡地说:「都不选,毕竟你们都太小了。」

「齁~~~」同学们没得到好玩八卦,扫兴的哀叹声四起。

许子湛霍地起身,寒着一张俊脸,在朋友们惊讶的目光中,背起书包。

「欸,你要去哪?」林智言瞪大眼。

「回家,」他的语气比冰还冷冽,「毕业典礼见。」

说完,便头也不回迳自走出教室。

......早退了,他们的资优生又一言不合就回家了。

等等,毕业典礼,不是一个礼拜後吗???是是是要直接请一个礼拜的长假的意思?!

啊,阿湛这次可真的学坏了。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