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好湿好滑好多水小雪-好湿好滑

2022-05-15 08:32:57 围观 : 0 次 0 评论

「菲特,怎麽了吗?」

餐桌前,艾莉西亚担忧地看着明显心不在焉的妹妹。

「没什麽。」菲特回神,露出笑容回道。思绪却又逐渐远飘。

昨天是成功睡下了,却做了一个说不出是美梦还是噩梦的诡异的梦。

白狼与上校交替着出现。本来躺在白狼身上在草坪上出着暖风睡午觉,醒来时却发现被上校抱在怀中,余光所到之处无任何衣服布料,肌肤相贴传来的温度是毫无遮掩的,很温暖也很热,赤红的眼眸痴迷地盯着上校清丽俊秀的面容,任由高温燃烧脸颊。

下一秒却被白狼从上校怀中拉了出来,那双紫色的眼睛充满委屈,就好似被抛弃的小狗般令人心疼。

她想解释、想安慰,但上校却突然醒了过来,从後面抱住了她,并紧紧在锢在身前,两对相似的紫眸在空中交战,背後感受到的是软玉温香,眼前却是并发出火花的激烈争夺。

在这般进退不能的窘境,她终於醒了,却好似没睡般疲惫至极。

「疾风……」

藉工作菲特躲到了疾风在城堡里的小别馆,一进屋就趴在桌上一脸生无可恋。

「这是怎麽啦?我们风光无限的小公爵怎麽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面对疾风戏谑的发言,菲特根本说不出话,不如说她不知该怎麽说,又该从哪开始说。

「疾风……我觉得我好糟糕。」

「嗯?」

「我总觉得……我好像可以体会不小心爱上别人的丈夫的心情。」

「啊?」

疾风满头黑线,这小公爵是不是还没睡醒?还是遭到什麽打击吗?这究竟是什麽神奇发言?

「菲特,你一没恋人二没结婚,是怎麽得出这样的结论的?」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有时候就连疾风都开始担心小公爵会不会被搞出什麽问题。

「因为奈叶……」

「──白狼?」疾风在话脱口而出时及时煞住改口,还因此差点咬到舌头。

「不是……也算是。」

「到底是不是?」

「啊~都是啦!」

菲特现在濒临崩溃的模样简直形象全毁,她抱着头苦恼不已。

「那个兽人族上校也叫奈叶,但他们明明不是同一个人,我却总是透过上校看到白狼,感觉好烦啊──!」

疾风一时不知该说什麽好。是说,她是哪来的自信认为两人不是同一人的?但又不敢透露太多,只好继续装哑巴。

「然後呢?」

「什麽然後?」

「就算是这样,你出轨一说又是哪来的?」疾风本在办公,但想来今天不解决小公爵的烦恼,今天应该是翻不过去的,便放下手上的笔往椅背上一靠,专心和她说话。

「你以前说过喜欢白狼,难道现在喜欢上上校了?」

「呜…………我不知道…………」

眼看小公爵开始钻牛角尖了,估计再问也问不出所以然,乾脆等她想明白了再说。

「喜欢上一个人不是件坏事,但一定要确认自己的感情再想清楚怎麽面对人家,不然是很失礼的。」疾风予以提醒。不过不管是白狼还是上校,总归都是同一人,其实选谁都一样,但又不能说…………

可能是听进去了,小公爵总算安静下来了。

不过有一点她倒是挺好奇的。

「为什麽能确定两人不是同一人?」

「…………直觉。」

「……………………」

疾风绝她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是否建议铃鹿换掉有这种直觉的执行官了。

「不过上校不是有『那件事』的传闻吗?」

菲特突然一提,疾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随後才明白菲特在说哪件事,心情又沉了下来。

「算了,不说这个了。」疾风决定先不谈这个,话锋一转。「你那件事我已经找到根治办法了,只是还需要点时间研究一下。」

这个话题一直都是菲特在意的事情,应该够转移她的注意力了,但她重新执笔签完名,却都没听到小公爵的回应,一抬头,只见她头靠在撑着的手上,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看得她都有些发毛了。

「怎麽了?」她有说错什麽吗?疾风下意识思考自己的台词,确认无误後才疑惑的问。

「疾风,能跟我说说是怎麽治的了吗?」

菲特一脸认真。

「你从没说过我是什麽状况,却好像都知道怎麽处理一样。」

疾风一愣。并不是不想说,而是无从说起同时说了也无用,因为这牵扯两人两世,不是简单三言两语就能说清道明的,更重要的是,某人不愿啊!

「有这麽难说?」

疾风哑口无言面露难色的模样吓到菲特了。因为她从没见过这麽纠结的疾风。

「……也不是,就是怕你听了不好意思。」

「?」

「吸血鬼的嗜血冲动是怎麽来的知道吗?」

疾风思索片刻後,决定从头解说。

菲特老实摇头表示不知。因为这类讯息通常都是成年後才会从家族长辈那里听说的。

「吸血鬼的嗜血冲动说白了就是性慾。」

一语惊人,但不等未成年的纯情小公爵反应过来,疾风已经开始往下说了。

「性慾越强吸血频率也就越高,一般只出现在已婚者身上。吸血鬼的婚姻除了法律上的证明,最重要的是血之契约,透过交换与融合双方鲜血的仪式缔下的契约是对对方一生的誓言。而嗜血冲动一般来说是在缔结契约後才会出现的症状,而只要两人关系密切并互动频繁,就可以缓解症状,但你又不一样,所以我能做的就只是找到匹配度较高的血做代替品,来缓解你的症状而已。」

疾风并没有说谎,但也不全是真的。主要是菲特还太年轻了,听到前面就羞红了脸,後面一大串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几分。不过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不过也只是因为对对方产生慾望而有的吸血冲动,但你不一样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菲特羞的直冒烟,疾风毫不怀疑打颗蛋上去都能瞬间煎熟。或许是看她过於可怜,才又补充一下。

听到疾风的话,菲特才终於冷静下来。

「那…………我现在喝的都是什麽物种的血?」

毕竟是入口的东西难免好奇,但却又害怕听到可怕的答案,又赶紧拒绝听到答案。

疾风失笑。

「放心,是一般的人血,只是对方身分保密,毕竟人家也是靠卖血维生的。不果可以保证是无杂质、乾净纯洁、品质优良的上好血液。」

在魔族领,喜欢喝血的不只吸血鬼,因此也确实存在售卖自己鲜血的人群。菲特算是明白了,不过还有一点她很好奇。

「那你每次都要娶我的血又是为什麽?」

「一般来说是婚後缔结契约後互相吸食血液,而契约之下双方体内都淌流着对方的血液,也是这样身体才能顺利接收吸食的血,但你的话因为不在这样的前提下吸食,所以我必须取你的血与对方的血加工混合才能食用。」

原来如此。菲特似懂非懂,但大概知道是怎麽回事了。

见这页是翻过去了,疾风也趁机做点其他事。

「既然说到这个,之後研究可能会再多跟你要点血,可以吗?」

吸血鬼的血几乎等同於魔力,所以在魔力充沛的情况下取多少都没问题,只要休息一下,魔力恢复了失去的血也就恢复了。

菲特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她伸出指尖,一条细长的红丝便生了出来,像有活力般在掌心盘旋环绕。

疾风拿出一个瓶子,那细长的红丝便飞向瓶口,直到注满才停下来。

对魔力充沛的菲特来说,这点血不算什麽。但疾风却想到的是另一个嘴硬的人的身体,不由得在心中微微叹息。

之後菲特又将最近发生的怪事事情告诉疾风,想寻求答案。疾风却只是笑着说,那些正如你的成年说一样,只是因为快成年了才加剧症状的发生,也答应会做些强效药让她带着。

菲特对疾风的说法深信不疑,得到答案後也终於放下了心中大石。之後虽想继续赖着不走,但却被以太闲碍眼为由赶了出去。没办法,现在这个时间点又不太想回家,菲特乾脆去铃鹿那边看看。

但刚回到王宫却听到别脚的搭讪。

执行官脸色一黑,心想有时间在这里搭讪怎麽不去工作,是闲工作太少是不是。

想着就想走出去训斥对方,却在听到他们的对话後震惊的停下了脚步。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