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免费溓黄网站潢色小说

2022-05-26 09:39:22 围观 : 0 次 0 评论

张辰单膝跪在蒋言身前,阳光洒落在他温柔的眉眼上。

周围地上放了一些处理伤口的药品,张辰手里拿着刚撕下的纱布,蒋言膝盖上那骇人的伤口正隐隐渗血。

张辰听见了蒋言的话音,抬起头,雪白的脖颈扬起弧度。

唇上的温度,颤动的长睫,潮红的脸颊……

张辰眯起眼,过了一会儿,又轻轻睁开眼,细细打量蒋言凑得极近的脸庞,想将他此刻的模样刻在心上。

又一阵风,扬起了窗帘。微风轻柔拂过少年的脸,蒋言稍稍拉开了与张辰的距离,但视线还是没有离开他,深邃的眸彷佛要望尽张辰的所有。

张辰不知为何,突然浑身战栗。

蒋言的脸色一变,猛然站起身。脸上温和的神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嫌恶。

张辰还愣在原地,跪在地上的那个膝盖逐渐失去知觉。

张辰心里陡然升起害怕,冷汗瞬间打湿背脊。他看着蒋言皱起的眉心,目光转移到蒋言的眸中。

深褐色的瞳孔里,蕴藏了难掩的厌恶。

张辰在那瞬间感到害怕,他想起身,但膝盖跪得发软,怎麽也无法施力。

「我刚刚竟然吻了你这种肮脏的东西!」蒋言抬手抹了抹唇,话里有无尽的嫌弃。

所有的动作在张辰面前慢动作播放,蒋言的话音,却很快传入他的耳中,在脑中不断回放。

张辰视线没有离开蒋言,又或者说他根本无法操控身体。

被迫将蒋言所有嫌恶尽收眼底,张辰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

那个布满厚茧而粗糙不堪的大手,不断抚摸张辰全身,黏腻的声响……

还有那句不间断重复,饱含情慾而低沉沙哑的:「诗薇……诗薇……」

张辰猛地睁开眼,慌乱的坐起身。覆在身上的棉被滑落,房里只有电风扇运转的嗡鸣声。

漆黑一片的卧室令张辰久久无法回过神。他呆坐在床上喘着粗气。

头因为突然起身而感到晕眩,耳旁还回响着男人粗哑的嗓音。

电风扇扬起的风吹向张辰被冷汗浸透的後背,他不禁打个寒颤。

张辰看向书桌上摆放的电子钟,面板上的数字闪着微光。

「02:43」微弱的光在黑暗的房中闪烁。

张辰难以回想睡前发生的事,极度的漆黑和安静,令时间的走动更加模糊。张辰甚至无法分清自己睡了多久,更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几。

张辰疲惫的阖上眼,浑身使不上力。

蒋言嫌恶的眉眼骤然浮现,脑海里回荡着那句:「你这种肮脏的东西……」

胃袋不断翻搅,收缩的喉头,张辰猛然起身,跳下床冲向厕所。

张辰蹲在马桶前,抱着马桶座。脑中不受控制的回放那晚的场景,让他不住作呕。

口中酸苦的滋味,张辰伸手按下冲水把手。酸软的手完全无法施力,他重复了无数次,冲水声才响起。

张辰也管不上地上多脏,脱力的瘫坐在地。

「反正自己也已经不再乾净了……」张辰想。

一滴清凉触碰到手背,张辰疑惑的抬起手,想看清那个冰凉的来源,但眼前一片模糊。

张辰蜷缩起身,无助的啜泣。呜咽声逐渐放大,最後转为嘶哑的哀鸣声,在狭小浴室中回荡。

厕所并不通风,张辰很快感到闷热,脸上除了泪水,还沾上了汗珠。

他双手撑地,强硬站起身。走向淋浴间,打开莲蓬头。

水急速落下,先是冰冷的水温,渐渐地转为温热,最後烫得冒烟。

热水无情的洒在张辰身上,烫红了他原本白皙的皮肤。

张辰将莲蓬头挂回墙上,站在花洒下,任凭热水泼洒在身上。

他拿起洗手台放的肥皂,用力搓洗身体。

指甲在身上留下深刻的抓痕,还未癒合的伤口又再度被撕开。伤口冒出血珠,又被烫水拍落。

张辰丝毫不在意身上的伤痕,手上力道不减反增。

直到身上布满一道道抓痕,不论是前胸还是後背,都无可幸免。

张辰将水关上,走出浴室。湿漉漉的脚踩过地板,留下七零八落的脚印。

回到漆黑的房里,他将自己砸在床上,手臂磕碰到一个冰凉坚硬的东西。

他拾起那个物品,瞳孔逐渐适应黑暗,张辰看清了它的轮廓,那是手机。

张辰按下开机键,萤幕的光在极黑的房里显得刺眼,他不受控制的眯起眼。

「原来已经星期二了……」张辰喃喃自语,翻身躜进被窝。

棉被的重量压在身上,带给张辰一点安全感。

「明天就要回学校啊……」张辰嗓音还有些嘶哑。

整个城市被浓重的夜色笼罩,张辰睁着眼自言自语,好像世界上只剩他一个活物。

「反正不回去也没差,最严重顶多被通报辍学……」张辰心想。

其实通报辍学之前,会有专人来家里拜访。但张辰脑中一片混沌,无暇在管其他。

张辰不敢再阖眼,瞪着手机萤幕,等待黎明降临。

不自觉的点进相簿,那个金黄的法式吐司强硬闯进眼里。

张辰看着那用炼乳画出别扭的爱心,心里五味杂陈。

他索性滑到下一张照片,但令张辰感到意外的是,下一张还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少年挺拔的背影,在人群中也十分耀眼。这张应该是在九份老街时,张辰偷偷拍下的。

张辰滑到下一张。照片里的蒋言回过头,脸上露出坦率的笑容,手还比了个耶。

张辰这才想起,在拍完上一张後,自己忘了关音效,蒋言闻声回过头,偷拍直接被抓包。

张辰伸出手指,指尖颤抖的滑到下一张。

蒋言僵硬的身体,像一只炸毛的猫,他的身旁围了一大群各种花色的猫咪。

张辰滑过照片,下一张毫不意外,依旧是他。

蒋言低头认真写着什麽,天灯被夹在架子上。

那个潦草的字突然攥紧张辰的心,一起出现在心头的还有那句:「希望哥哥能成为他想成为的自己,」

张辰有点喘不过气,他将头埋进被褥中。

湿答答的长发蹭得棉被十分潮湿,张辰将脸倚在那片冰冷上头。

「为什麽都是你……」张辰呜咽,在被窝里泣不成声。

蒋言拿着吹风机,温暖的风拂过发丝……那些温柔感觉都是幻影。

那个曾经飞往高空的天灯,终究还是带着人们的祈愿烧毁坠落。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