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丝袜乱系列140章_极品丝袜

2022-05-29 06:18:11 围观 : 371 次 0 评论

「我、我才没有……」黎丝荷脑中一片空白,吞吞吐吐地说:「汪旭然,这、这个卡住了――」

还没来得及说完,男人握住她正摸在第五颗扣子的手,将她拉近了些。

黎丝荷看得出这家伙醉得严重,颊面绯红,眼睛也微眯着,手劲倒是不小,牢牢扣住令她无法动弹,突然的靠近更几乎快碰上彼此的鼻尖。

「你、你在干嘛?」

汪旭然用力眯眼,试图看清楚对方,含着音问:「你是黎丝荷?」

她没料到他酒醉程度已到视线模糊的程度,彷佛抓住了唯一一丝希望般,黎丝荷决定赌一把了,冀望至少在他醒来後能忘记这段。

「我不是!你认错了……」

男人英气的眉宇深深拧起,一把捧住她的脸庞,距离近得就像要把她看穿了,他因酒精头痛欲裂,眼前的女人轮廓一片模糊,在这种几乎失去意识的状态下,难以看清楚对方。

为了仔细辨认,下意识地,汪旭然手指轻轻抚过女人的眉骨,顺滑至脸型的弧度,轻触小巧的下巴,最後停在柔软的唇瓣。

「你是黎丝荷。」这回,他说出的是肯定句。

黎丝荷懵了,她不知道汪旭然怎麽触摸完五官後就能如此确认。

「哎,你醉了。」

她心虚地撒谎,想退後拉开距离,不料,男人却忽然倾身,眼看就快贴上她的唇――

黎丝荷低下头,别开了脸。

「你带了女人回家?」

一道熟悉的男孩嗓音从沙发後传来,她的心跳彷佛静止般,整个人迅速趴到地上,躲在死角一动也不敢动,用长发掩盖着脸庞,像极了做了亏心事般。

然而拉开与汪旭然距离的後果,是他的衬衫会被一把扯开,呈现上半身几乎半裸的状态,在汪晨的眼里看来,完全就是十八禁前奏。

男人听见儿子冷冷的声音,稍稍清醒了一些,皱着眉喝斥:「都几点了?你还没睡?」

「我几点睡不用你管。」他无礼地回嘴,「你们继续吧,不打扰了,我今晚要去少奇家过夜。」

汪晨加重脚步声,最後「砰」的一声,关上大门。

结束惊心动魄的一分钟,黎丝荷瘫倒在地,急得快哭出来。

从汪晨冷静的反应看来,刚才千钧一发之际没让他认出黎丝荷,但这种危险,她可禁不起任何再次发生的可能。

「扣子卡住了啊?」汪旭然喃喃自语,似乎一瞬间苏醒了不少。

「你现在才知道。」她羞愤地说,自己可是为此嚐尽了苦头。

「这还不简单。」

男人果断继续解扣,打算完成她刚才正在执行的动作。

看着那逐渐扩大裸露的肌肤面积,黎丝荷一手摀住眼,一手抓住他的手,激动地阻止:「别、别、别……既然你都醒了,直接拿剪刀剪掉就好了!」

汪旭然愣了愣,觉得有道理,起身走向橱柜。

黎丝荷被这麽拖着走,没反应过来,脚步慢了些,几乎从身後半环抱住了他。

男人在流理台前停下,转身面向她,不觉得这壁咚的姿势有什麽不妥。

黎丝荷进退两难,前是汪旭然,後是坚硬的橱柜,最後决定低下头在内心小剧场独自哀嚎。

可她发现,男人酒还没退,没办法对准小小的钮扣接缝一刀剪断。

她叹了口气,夺过剪刀,终於成功恢复自由。

「谢谢你还送我回来。」汪旭然突然十分沉稳地向她说话。

她难为情的撒了个小谎:「我是逼不得已。」

「我记得是你主动要送的。」

黎丝荷抬起头,眯起眼问:「你怎麽会知道?你在餐厅不是醉倒了?」

「你抽走名片後,我就醒了。」

她心中突然冒上火气,不可置信地问:「所以你根本可以自己叫车回家?」

汪旭然没有否认,虽然到家後又醉得昏睡了过去,但至少在餐厅时,他是有意识的,偷偷装睡了一会儿。事实上,黎丝荷阻止关婷婷的对话,他也全听见了。

「你都没想过,如果汪晨真看见我送你回来,他会是什麽反应吗?汪旭然,我是你儿子的班导师!」她就是保守又胆怯,这是她身为教师必须遵守的职业立场。

「对我来说,你就是黎丝荷。」

闻言,有股莫名的情绪涌了上来,她荒唐地笑了笑,「我是黎丝荷,然後呢?黎丝荷对你来说有比较特别吗?」

酒精浓度虽不高,却还是发挥作用扰乱思绪,她感到头晕目眩,更是变得敏感,稍稍戳到往事,心头就突然窜起火花,眼看就要燎原。

「没有吧?我没有比较特别,否则,当初怎麽会被你给甩了?」黎丝荷笑了,却不是真的感到想笑。「一直憋着真的很难受,我今天就告诉你,虽然我好像放下你了,还能喜欢上其他男人,但我从来没有原谅过你!」

汪旭然静静地望着她,沉默不语。

「我到现在还是不懂,你当初究竟把我当成什麽了?我是你不小心劈腿的对象?还是真的只是我太自恋,以为你也喜欢我?」

说出口了。

一直埋藏在心里、不曾质问过他的话,就这麽伴随着怒火和哀伤倾泻而出。

她瞪着同一处地面磁砖,稍稍移动眼球,就会将泪水挤出眼眶。

「你不用告诉我答案,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高中时有没有喜欢过我。」她吸了吸鼻子,继续说:「这样你懂了吗?我就是这麽讨厌你,现在对你也没感情了,要不是公务关系,我绝对不会再跟你见面。」

最後深吸了一口气,黎丝荷撂下直话:「既然公务方面无法避免,还是必须有见面的时候,那就请你保持好教师与家长应有的距离。」

抛下这些话,她拎起皮包,头也不回夺门而出。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