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极品尤物一区二区三区:极品小穴

2022-05-29 07:25:11 围观 : 309 次 0 评论

*

亲师座谈会结束後,黎丝荷接着参加了学校的导师大会,结束後又决定到办公室将作业簿批改完再走,免得下星期的月考周又太过劳累。

这是有史以来最久的一次加班,准备下班时,已经过九点。

她匆忙跑回教室拿皮包,巡视了一下门窗,急忙想离开黑漆漆的教室。

刹那间,她看见最後一排的座位上,趴着一个身影。

黎丝荷缓缓走向他,在看见那顶帽子和口罩後,身子怔住了。

是汪旭然。

他睡着了,明明就进入梦乡,眉头还微微皱着。

天都暗下多久了,她不知道这男人这个时间为什麽会在这里,更不知道为什麽他会在这种地方睡着。

踌躇了一会儿,她还是拿不定主意,不确定该不该叫他。叫醒他,面对的会是无尽的尴尬,不叫醒他,要是他就这麽一直睡,会被警卫锁在学校里的。

晚风从窗边窜入,黎丝荷觉得冷,她纠结了半晌,最後决定先帮他披一件外套,这麽冷的天,教室迎风又没有空调,他就穿着一件薄薄的西装外套,光看就让她打了个冷颤。

仔细将羔羊毛外套批在他身上,像盖棉被般整理好每一处皱褶,她忽然愣住了,从楼梯跌落住院那天,他也曾为她盖好棉被。

想起那天晚上,黎丝荷又鼻酸了。

他好像一直都在帮她,住院时陪在她身旁,看不过宣甯羞辱她,为她争一口气,班亲会被家长逼问时,第一个站出来为她说话。

就连以前也一样。

赖佑群劈腿时,是他从头到尾陪她度过,被关在台东时,他打工一结束就赶过去,只为了确认她的伤势,因为她默写背不出来,冒着被教官加重处罚的风险,用广播给她提示。

这麽久远的回忆,想起来还是会露出微笑。

如果他们十三年前没有认识,现在是不是就能没有疙瘩地在一起?

不,她喜欢的一直是那个男孩,那个失语时被全班排挤的男孩,那个带她叛逆的男孩,那个强忍住一切假装镇定的男孩,那个……过了十三年,还是永远站出来保护她的男孩。

就算他变成大红大紫的歌手,就算他变成全民唾弃的过气明星,在黎丝荷心中,他依然是那个男孩。

她知道,自己是真的很喜欢他。

了解汪旭然当年为什麽没选择自己後,她好像,不再觉得自己是最可怜的,不再觉得那道伤是一辈子都无法癒合的痛。

此刻,黎丝荷彻底意识到了,她没办法为那段暗恋回忆画上句点。

笔画顺时针弯一个弧,在一半之处搁浅了。

那模样看上去……就像逗号。

「黎丝荷。」

黑暗中突然传来男人的低嗓,她倒抽了一口气,愣在原地。

疙瘩还没淡去,她感到尴尬,不敢将目光放在他身上。

半晌,被沉默逼得心慌,她才终於转过身,不自在地问:「你怎麽会在教室里?我要关门了。」

「班亲会结束後,我就一直在这里等,结果不小心睡着了。我还想说,你是不是故意到九点才回来的。」

「你一个人在这里等了六个多小时?」她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麽。

「嗯。」他眨了几下惺忪的眼,静静的点了点头。

黎丝荷不解地瞪着他,感到有些气愤,「班亲会都结束多久了?你留在这里干嘛?」

「你……还在生气吗?」他试探性的问,「不留下来的话,我已经想不到以後还有什麽藉口可以见到你了。」

她别过头,憋住心里的酸涩感。

就为了这个原因,他竟然有办法一个人待在教室里冷这麽久。

望着那双眼,这种贺尔蒙泛滥的距离,让她筑起的心墙逐渐崩塌着。

「你就这麽想见我?」

「嗯,很想。」他勾勾唇,浅浅一笑,那道弧度溢出了哀愁,「我说过,我真的很喜欢你。」

黎丝荷的心荡了荡,一步一步沦陷在男人的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眼神。

「这是你的?」男人拿下她为自己披上的外套。

「不是。」她心虚地撒着谎。

汪旭然改将外套盖在她的肩上,看得出来这小姑娘嘴硬,外表装得冷漠,其实心中不然。

「你可以原谅我吗?」

她果断地摇摇头。

尽管这是他意料之中的答覆,汪旭然还是黯然低下头。黎丝荷见他融入在黑暗中的脸庞流露难过之情,心中有股不明的情绪翻涌着,忍不住改了口。

「我不会这麽容易原谅你的,但是……」她咽了咽口水,轻轻启唇:「我可以给你机会,用後半辈子弥补。」

男人一愣,随即绽出笑容,激动地问:「真的?你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是说让你弥补,才没有提到在一起!」小姑娘脸灼得炙热,又羞又急。

「在我听来是一样的。」汪旭然咕哝了几声,又露出微笑,「谢谢你,黎丝荷。」

「才不一样!我只是没那麽生气,其他的还要考虑……」

她还想辩解什麽,忽然听见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连忙止住声音。

「谁在那里?」

黎丝荷心一惊,那嗓音听上去是警卫,这个时间逗留在校园的确不合适,尽责的保全会误认为是小偷也合情合理。

汪旭然一把握住她的手腕,迅速将她拉进扫具间。

扫具间空间狭小,勉勉强强才容纳得下两个人,几只扫帚还与他们挤在一起,两人几乎快贴在一块儿,男人那身高更是被迫低下头蜷缩了一下。

她惊慌地想开口质问他又在搞什麽,却被男人一个眼神示意她安静,距离还因此拉近了一些。

「嘘。」

「不是啊,干嘛躲起来?」她用气音错愕地问。

脚步声一点一点靠近着,「别说话。」

「但是――」

「你再继续发出声音,我只能用嘴堵住你了。」

黎丝荷眨了眨眼,猛然闭上嘴,心脏慌得厉害。这才意识到,这空间狭小到汪旭然连伸手想摀住她的嘴都有困难。

果然,外头的脚步声靠近到了教室内,只要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就会被察觉。隔着一片木板门,黎丝荷感觉到警卫巡视般地来回走动,声音忽大忽小,距离忽远忽近,差点就将她悬挂的心活活掐毙。

结束惊险的一分钟,脚步声渐渐远去,外头终於恢复寂静。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