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变态公共便器女1小说 极限淫虐

2022-05-29 11:53:08 围观 : 434 次 0 评论

「对了,後天下午的庆功宴你怎麽不去?你国小冬令营准备的那麽辛苦,而且那间餐厅你不是一直很想去吗?」

「我是很想去,但它和我的同学会撞到了,没办法我先答应人家的。」向暖惋惜的瘪瘪嘴。

话音刚落,云晴一个鲤鱼打挺,罕见地正襟危坐:「要记得你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太温柔的人总是容易受伤,毕竟善良是一种选择。」

向暖闻言,优雅地以咸鱼之姿滚了一圈,拍拍室友的手:「放心吧,我比以前进步很多。」

「OK人到齐,我们开始吧。刚我传了PPT,大家看了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吗?」放松的周六晚上,组长声音从麦克风传出。

「我觉得很可以,到时候是轮流上去报告各自负责的部分吗?」蘑菇头在视讯中竖起大拇指比赞。

「好啊好啊,不如现在练习一次流程?这样今天之後的两个礼拜就先休息,到通识前一天再讲一遍就好。」向暖微笑接话。

「那从我开始喔。大家好,我们是第二组,报告主题是『阿德勒与他的个体心理学』……。」辫子女孩打头阵。

梁云晴写完三页微积分考古题,决定起身去冰箱拿瓶「肥宅快乐水」。回头看到书桌前戴着耳机,正哈哈大笑的短发室友,衷心希望她能从阴影中走出来。

高中同学会办在一间知名的高档自助餐厅。所有人脸上都挂着得体的微笑,忙着和旁人寒暄,假装彼此之间没有心结。向暖安静的伫立一旁,盯住手机滑着社交动态,以备不时之需。「当你不想笑的时候,其实可以不用笑。」指尖轻点两下萤幕,停顿在一则手写语录。字里行间,积累许久的记忆碎片汇聚成汹涌的浪潮席卷而来。

「和他们打好关系对你有好处,如果想顺利毕业的话。」国中老师这样说着,理所当然。

「为什麽你走不出来?是我给你的爱不够吗?」母亲愤怒而悲伤的质问。

「你变了。你不爱我了?」来自前男友的情绪勒索。

「下次再说。」某个已经不再连络的国小同学。

「小暖不会介意的啦!」很多很多张嘴巴吐出同一句话。

碰撞、翻滚、粉碎、融合、沉淀。心的深处,其实有光──从裂缝中散落,微弱却伸手可及。向暖抬头,眼睛里细碎的闪亮恰好对上想过来打招呼的同学。对方愣住,一副未曾认识她的样子。

「你……还好吗?」

「很好,因为我要离开了。」深渊开始苏醒。荒芜过的终有一天能花团锦簇。

「你不吃饭吗?」周围的目光再度聚集,如从前般想划碎她的蓝天。但这次交手的收尾有所不同,「别担心,只是不想跟你们吃而已。」

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步出冠冕堂皇却极度压抑的空间。第一次真正选择倾听内心的声音。空无一人的长廊不知何时被窗外的阳光悄悄填满。扬起一个大大地微笑,只为自己。也许还有身边的小太阳?

「您的电话将转接到语音信箱,嘟声後开……。」试了两次,结果一样。向暖蹙眉,刚刚还显示在线,应该会接电话的。手机震动,不是预想中的人,「怎麽啦小晴,这个时间你应该在忙着认识帅哥啊?」

电话那头气喘吁吁:「赖恩玮在医院,我地址发给你,快来!」

开门,病床上的男孩和缠着纱布的左手,世界四分五裂。云晴过来拍拍她:「出去外面说。」

「他怎麽样?」

「情况稳定了,只是失血过多需要休息。」

「怎麽发现他的?」

「我在中友会认识的学长刚好是赖恩玮的哥哥,我们本来想说等你同学会结束可以给个惊喜一起吃顿饭,去到他们家发现赖恩玮倒在浴室地板上,手腕的伤口一直在流血。」

「伤口……是怎麽造成的?」

「是自残。」望向来人,条纹衬衫的男生给出答案。接收到向暖疑惑的眼神,推推镜框,想起还没自我介绍:「我是玮玮的哥哥,顾恩琰,资工系大三,也是中友会的干部。你就是向暖吧?他常跟我提到你。」

「他怎麽会……。」

「自残吗?我们爸妈离婚後开始的,他习惯把错揽在自己身上。」

病房里传来响动。床上的男孩挣扎着想起身。赖恩琰快步向前,拉近床上桌放好刚买的午饭,顺便帮鬼门关走一遭的老弟乔个枕头,「还好阎罗王暂时不想收你,差一点就割到动脉了。这麽想死可以告诉我,我绝对把你揍到剩半条命!」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