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惩罚鞭xue 抽打下身调教

2022-08-07 07:27:37 围观 : 269 次 0 评论

常听人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屡屡听见我总是一笑置之,但此刻当我想起这八个字,心下却是一阵阵恶寒。

毕竟今日的我眼皮跳了一整天,情绪也比平常还要感到焦躁,要止住自己无止尽的坏联想,可说是束手无策。

「温妃霏今天有来吗?」一到酒吧,我二话不说推开厚重的玻璃门,划破了一片宁静。

我惊愕地与调酒师对视,原以为里头会有着震耳欲聋的重低音,结果竟是一片安然宁静,彷佛是家高级餐厅般优雅。

我靠在吧台边,急切的呼呼喘气,狼狈的样子在这空间内显得有多粗俗。

「妃霏今天没有来。」吧台内的男人摇了摇头,递了杯水给我,「怎麽了?妃霏逃家了吗?」

没有来这里?我接过他递上的水咕噜噜的喝空,试图从纷乱的思绪中抓出可能的地方。

「妃霏逃家其实不意外。」男人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承着忧虑:「光看她妈妈那不讲理的样子就知道了。」

什麽意思?

「她妈妈?」我皱起眉头,难不成婶婶来过这里吗?

「对,上次她来闹场过。」男人擦拭着高脚杯,轻轻的将它放至一旁:「她先是来这里找人,发现妃霏之後连拖带拉的要把人扯走,妃霏的女伴上前阻止她暴力的行径,却也跟着被拖下水,一起被骂不检点。」

「毕竟还是有些人觉得这种感情不见光,妃霏又不会去争辩,那她也只好逃了。」

随着一杯又一杯的冷水下肚,我慢慢从他的词句中拼出了模糊的轮廓。

婶婶当日撞见了她进了酒吧,原先仅是要将妃霏堂姐带走,却发现了她的性向是女性,於是她开始泼妇骂街似的将人连拖带拉的扯回家中,不仅仅在酒吧中闹场,还在回家後毒打了妃霏堂姐一顿,最後将人赶出家门,正巧被我撞见当天的情形。

难怪当天,妃霏堂姐会哭着说自己很脏。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拿起一旁的纸巾,我从口袋拿出原子笔凌乱的写了一串号码後塞给他:「如果看见她请通知我。」

男人带着忧心的眉眼朝着我点了点头,我轻轻扯动嘴角,再度冲入了无边际的夜色。

我还能去哪里找?

冰冷刺骨的风吹的我心寒,我摀着混乱的脑袋,艰难的走在空荡的街上,漫无目的、诚惶诚恐。

这条街道本来就是人烟稀少吗?

是不是就像你的世界一般,杳无人烟、显得凄凉又沧桑?

「温海澄!」

刺眼的光芒逼得我停下脚步,一台机车停在我的面前,我眯了眯眼,一个人影从光的那方朝我走来我。

逆着光,却显得如此浩大。

「华昍……」我迟疑着叫出面前带着全罩式安全帽的人,掀开镜照的他拧着一双好看的眼睛,抓住了我的手。

「上车,我带你去找。」

他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从车厢中拿出一顶安全帽,轻轻的扣在我的头上。

「我可以……」「你不行。」

喀擦一声,他扣好了安全帽的扣环,直视着踌躇的我,华昍幽幽地叹了口气。

「你这个鬼样子要我怎麽把你放着一个人游走?如果芷苓没有打给我的话,你打算一个人找到天亮吗?出事了怎麽办?」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上车,我带你去找,第二就是我拖着你上车,然後把你送回家。」

「我上车,你带我去找姐姐。」

抹了把脸,我手脚并用的跨上後座,在椅垫的最尾端坐定後,双手紧紧握着後面的把手。

「手给我。」前面的他微微偏过头,将他的手向上翻起,催促着晃了晃。

我不明所以的将手轻轻搭上,一触碰到掌心的瞬间,华昍严实的握起,拉着我的手横到他的腰间。

「抓这里才安全,你抓後面又哭的乱七八糟是想要摔下去吗?」

「才不会摔下去!」我不禁出声反驳。

「你好吵,抓好。」

华昍下一秒就催动油门骑了出去,我反射性的撞上他厚实的背,惹的他飘来一句碎念,大意就是要我抓好,才不会被甩出去。

於是我悄悄地伸出手,扭紧他的衣角,看着街景在一旁狂奔。

「你姐姐学校是不是第一志愿?」

「对。」

一阵子後,他在姐姐学校附近的街口停下,这街口与刚才的街道截然不同,此处热闹滚滚,到处可见背着书包的学生嘻笑玩耍。

「走吧,去找找。」

他脱下安全帽,伸手过来俐落的也将我的帽子给脱了下来,一脱下帽子,我便急匆匆的走上街,四处张望着寻找有没有她的身影。

我走进她所待的补习班,每一间的老师都摇摇头告诉我今天她没有到过此处,找了一间又一间,直到最後一间都获得了落空的讯息。

脱力的蹲在墙边,我将脸埋进双掌,试图调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

她还能去哪里?这个世界就这麽大,还能够去哪里?

「别急。」

双肩一沉,华昍温声说着,却引起我大大的反弹。

「我怎麽能不急?」抬起头,我看向他清澈的双眼,像是要一吐为快的咄咄逼人。

「我的姐姐、那个最需要陪伴的姐姐一声不响的消失了,她不见了,我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要我怎麽不急?」

「我甚至连她为什麽受委屈都不知道,你要我怎麽不急?」

他定定地看着我,一语不发,就这麽任着我对他咆哮,好像我才是老师,而不是他的学生。

就当我们僵持之际,从口袋里传来了电话铃声,拉回我些许的理智,我拿出手机,看见了来电显示後,连忙接通了电话。

「玲宁,怎麽了?找到姐姐了吗?」

「澄澄姐,伯母说姐姐在民和医院,刚刚大人都跑出去了,剩下我在家……。」

听见玲宁哭泣的语调,不禁让我的心又悬了个高,我艰难地站起身,就连语气都显得颤抖。

「为什麽在民和医院?姐姐她……。」我下意识地拉着一旁的衣袖,感受到有个臂膀稳稳的托着我。

「我不知道,澄澄姐、我好怕。」

「玲宁不要怕。」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稳,鼓励似的哄着:「玲宁明天还要上课,你乖,先去洗个澡好吗?洗澡後,姐姐就会回到家了,再等等好吗?」

托着我的手引领着我往前走,我随着步伐机械的走着,一面用尽全力说服玲宁先去做该做的事情。

挂断电话的那一刹那,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冰凉的空气钻进我的脑中,倒是唤醒了我不少意识。

「老师,我……」「上车,我带你去民和医院。」

这一次我不再推托,我接过安全帽戴上,上车後也紧紧拉着他的衣角。

「老师,拜托快一点。」

唯一我说出口的话,是这句请求。

疾驶在深夜的街道,两个人皆是一路沉默,我不断地在脑海中想着她会到医院的各种可能,却害怕的一一自我推翻。

没事的,妃霏堂姐一定没事的。

一到达民和医院,我咚一声跳下车,将安全帽塞给华昍後,便头也不回的冲进急诊室。

「请问,有没有一个叫温……」「海澄?你怎麽会过来?」

就当我要询问柜台的护理师时,身後熟悉的叫唤让我直接回过头与对方对上视线。

「妈。」我赶忙跑向惊讶的她,急切地问着:「妃霏堂姐呢?」

妈忧心忡忡的抚了抚我的额,轻轻叹了口气。

「没事。」她说:「命捡回来了,但……」

妈带着慌张的我走向病房,消毒水的味道让我头昏脑胀,推开门,洁白床单上的人正安静的坐在上面。

「妃霏姐。」

她的头上包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穿着病服的她显得弱小,瘦弱的身子像是要被服装给吞噬般。

她转过头与我对上视线,小巧苍白的唇张开,却是咧出一个大大的笑。

「啊!是澄澄来了耶!」妃霏堂姐笑得像个孩子一般,惨白的脸颊浮出淡淡的粉:「澄澄你看,这是你跟我喔!我们两个一起在玩荡秋千!」

我错愕的看着眼前宛若孩子的她,接着扭过头与早已知道情形的妈妈对上视线。

「妃霏记忆退化到六岁了。」妈的眼中含着深深的忧虑,却看出一丝丝的欣慰:「她现在正在快乐的年纪中玩耍着。」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