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网-男人最爱上的娱乐生活资讯网站

深圳租房的那些事:出租屋的故事

2022-08-07 11:55:41 围观 : 259 次 0 评论

早上九时五十分,晓晨又再踏进明华园,她环视了四周一眼,不禁轻笑一声,想不到两年後会以家务助理的身份再来这里,人生总是充满惊喜与讽刺。

她背着黑色背包,双手提着两个胀鼓鼓的环保袋,走到管理处登记,然後便乘电梯到二十八楼,准时十点,在B室的门牌前按了一下门铃,等了约十多秒,门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位阳光帅气的男子,穿着白色T恤,黑色短裤,晓晨对他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很高,她有一米六五,却只到他的胸膛,肩宽腿长,一幅模特儿的身材。

「黄先生你好,我是黄太太请来的家务助埋。」晓晨露出礼貌的微笑。

男子望着她呆了半响才说:「你好,先进来吧。」

他也向她微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洋溢着属於青年人才有的青春气息。

晓晨脱下球鞋,换上了一对自备的黑色女装拖鞋,然後将环保袋放到厨房里,洗过手又问:「黄先生,你吃了早餐没?」

「还没,你别我叫黄先生,怪不舒服的。」男子笑着摆手道:「我叫黄以昱,叫我阿昱就可以了,我怎麽称呼你?」

「你叫我晓晨可以了。」晓晨对这男孩颇有好感,难得有钱人家的孩子,对帮佣这麽有礼貌。「要不,我现在就煮早餐给你?」

「不用了,我约了朋友出去,这是锁匙,有时我有早课可能开不了门,你就自己上来吧。」

「好的。」晓晨接过锁匙。

黄以昱接着就进房间换衣服,两人交换了电话,他便离开了。

晓晨插腰环视这二千尺的房子,这套房装修华丽,全都是名家设计的家俬,可是饭厅的桌子上却堆满外卖盒和食完的杯面。客厅的卡其色真皮沙发上堆满衣服和三、四个名牌背包,茶几上都是喝剩的饮品罐与零食袋,有些还没有吃完,就这样打开放着。

本来光洁的米色大理石地板,现在都布满一块一块的污渍,唯独她刚刚进去的厨房是最乾净的,因为不曾煮食。

晓晨穿上围裙开始打扫,一边想起昨日张太太的告诉她有关黄以昱事情。

黄以昱今年二十三岁,就读柳合演艺学院大三,本是出生自小康之家,母亲是教师,是知书达礼之人,後来他父亲的贸易生意蒸蒸日上,他们的经济环境就越来越好,两夫妻就只有他一个儿子,非常的疼爱他,他刚来柳合巿读书时,就有一位一直照顾以昱的老佣人一起跟着来。

不过,上个月那位老佣人退休了,黄太太找了好几个家务助理,可是儿子却不太喜欢,因为煮的东西不合胃口,於是天天吃外卖,黄太太便向十多年的好友张太太说起,於是张太太马上想到了晓晨,因为她烧得一手好菜。

晓晨边收拾边摇头,就是一名骄生惯养的大男孩,二十三岁了,还是一点自理能力也没有,唯一庆幸的是,家教不错,是个有礼貌的孩子。

一个早上无法完全收拾,她倒了好几袋垃圾,再拖了地,就开始准备晚餐,煮了个花生焖猪脚,是他爱吃的餸菜。

昨天与黄太太沟通时,就说了一大堆她儿子喜欢的餸菜,并说因为以前的老佣人厨艺很好,所以让以昱变得很挑食。她将煮好的餸菜放进冰箱,拍了张照片发给了以昱,提醒他冰箱有饭菜,便离开了。

正涛以前开餐馆时,她常常向大㕑学习,倒真学会了一手好㕑艺,那时只想着要煮好吃的给家人,想不到现在竟成为了她的谋生技能。

下午去了张太太家帮佣,回到家仍旧没有闲着,仍然是做家务,收好早上晾的衣服、拖地、洗刷厕所,完成清洁工作後,望了下壁钟,五时了,想着孩子该回来了,就听到哒哒哒的跑步声,她微笑的走过去开门。

「回来啦。」

「妈妈。」两兄妹一起扑过来拥着她。

「好了,好了,满头大汗的,快去洗澡。」晓晨满眼宠溺的望着孩子。

孩子洗澡时,她便开始煮饭,炖了排骨、蒸水蛋和炒青菜,逸凡打开摺叠桌,逸菲盛饭,三人坐在狭小的饭厅一起说:「大家吃饭。」

晓晨望着孩子吃得津津有味,心情也很不错,虽然他们只能挤在二百尺的小套房,但是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满足了。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