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会很爽吗

2020-04-08 13:12:12情感生活6486

分开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孟权雅和梁晶晶谁也没有给谁传过一封讯息或是打过一通电话,孟权雅那边不知怎幺想,但是梁晶晶对待感情相较傅小蝶来说到底是被动的多,她不希望孟权雅眼中的自己是地上踩到还抹不掉的口香糖,更害怕哪天东窗事发后孟权雅会带着轻蔑的眼神说她之所以主动是因为她很下贱。

或许冷处理是因为孟权雅发现了一些甚幺,所以趁大家感情都不深的时候赶紧收手……

其实这在晶晶眼中早已见怪不怪,她过去曾交往过几任男友,许多一开始大献殷勤的在知道她的职业后渐渐疏离,甚至用一些难听的字眼形容她,有的就算能够包容她的背景,最后也会因为抵不过父母的压力而分开,权雅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他的言行和交往对象会影响到外界对他的信任和股价,扛着许多家庭生计的孟权雅做出这种断尾求生的决定,她完全可以谅解,甚至会替他开心-至少他不是蠢的无可救药,而是个明白人。

理性的想归想,可孟权雅不在的三十几天,梁晶晶每天清醒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孟权雅有没有给她传讯息,每晚睡前最后一件事还是检查孟权雅有没有给她传讯息,其余时间更是一有空档就是抄起手机来检查,她原本打算去傅小蝶的咖啡厅问她有没有收到权雅的讯息,不过最后还是没有直视真相的勇气,如果一切真是权雅的有意为之,她该怎幺办?还是说等到他回国的那天,自己坐牢的日子也差不多近了?

「上半年度的财务资料拿来给我。」经理低着头,伸手朝右边的资料柜一指,飞快的说道。

晶晶傻愣着站在有地中海秃头的经理面前,不吭声不办事,活像个傻子,只见经理不耐烦的抬头瞪了晶晶一眼道,「你耳朵聋了是不是?」

「……经理,我人不太舒服,想请半天假。」今天是吴美丽的母难日、梁晶晶二十四岁生日、孟权雅答应要帮她庆生的日子,其实几个月前她就跟经理说了今天要请事假,假单却惨遭驳回,说甚幺人力不足她非到不可。

事到如今她也没有一定要放假,毕竟答应说要帮她庆生的那个男人如今下落不明,『养母』吴美丽从没有帮她庆生的传统,想来也不可能专程搭飞机回来给她惊喜,今年大概又是一个梁馨陪梁晶晶庆生的日子。

「你毛病很多。」经理说话时眼睛非但没有往梁晶晶身上撇,反而发出十分轻蔑的鼻音。

可晶晶就是觉得今天非离开公司不可,法律虽然没有说寿星最大,可是寿星真的最大阿,为甚幺不让走?虽然她基本资料上填的出生年月是孟儒的。

「生病本来就是一个人活在世界上的权力,你自己毛多才要去除毛。」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会很爽吗

「你说甚幺?」经理讶异的抬头,平时在公司安静沉默的梁晶晶头一回跟他顶嘴,虽然晶晶的呢喃他听的不能说是很完整,但他确实有听到甚幺你毛多之类的话,「再说一次。」

梁晶晶当然没有傻到複诵,她默默地将假单递到经理面前,略带抱歉的口吻道,「经理,我明天一定準时上班。」

退出办公室的下一秒,梁晶晶听见了秃头经理震耳欲聋的拍桌咆啸,「我不签可以算你旷职的,梁晶晶你给我回来。」

她当然不可能回去,就跟不可能複诵的道理是一样的,晶晶收拾好随身物品后第一件事就是拨电话、第二件就是搭电梯跑人,「老陈,来公司接我回家。」

晶晶没有回孟家养病,反而要老陈掉头去天文馆,自从孟权雅说她是太阳之后,她也开始迷上这颗闪闪发光能够代表自己的超大蛋黄,这是晶晶有生以来第一次去天文馆,她有想过如果孟权雅要是真的放自己鸽子,那幺让权雅最爱的星星陪自己欢度佳期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下车后晶晶便吩咐老陈先回去了,她说她也不知道自己会玩到几点,晚上她会自己叫车回家,这件事务必不能跟妈还有沈姨说。

天文馆很大,平日的下午人潮不多,倒是有些幼儿园校外教学的可爱孩子们走来晃去,她欣赏了几个宇宙剧场,听了导览介绍天鹅座的故事,又与孩子们一起玩了宇宙探险设施,最后走到顶楼的望远镜观测区,下午两三点的时间,又正值春末夏初的五月中旬,户外只有梁晶晶一枚傻子用望远镜朝整座城市东瞧西看,玩的不亦乐乎。

「听老陈说你今天在公司过的不开心。」

「名字报上来,我把他们都炒了,凡是欺负梁晶晶的人就是和孟权雅作对。」

望远镜的镜头内霍地出现一位扭曲变形的男人,因为他站的太近了,所以画面实在有些可笑。

「算了吧,我能力差也是事实。」晶晶将头从望远镜中移开,靠在机器上的小脸无可奈何地苦笑。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会很爽吗

孟权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确定是自己的错觉还是事实,他觉得晶晶原本就不差的化妆技术在这一个多月来更加突飞猛进,他瞇起眼盯着晶晶仔细的瞧了一阵子,忽然正色道,「你想不想继续读书?」

「我看过你……」

孟权雅话说到嘴边就打住了,他差点把自己调查过晶晶背景的事情抖出来。

听到这些和自己生日无关紧要的话题,梁晶晶觉得这阵子的单相思简直自讨没趣,她用力的叹口气,转身走到有遮雨棚的露天咖啡桌旁拉开椅子坐下补妆,桌上摆着一束自己最喜欢的康乃馨和装蛋糕的盒子,她没好气地暗自抱怨八成是又要讨好傅小蝶和沈姨準备的母亲节礼物,此时此刻晶晶用看不顺眼四字来形容孟权雅一点也不为过,回国就好好陪傅小蝶不就得了,管她要不要读书,关他屁事?

「你在公司的表现确实很认真,这点无可否认,沈姨说你几乎每天下班后看书看到半夜,比考大学还努力。」孟的语气十分诚恳,望着晶晶的眼神几乎用『慈爱』来形容也不为过。

啪的一声关上粉饼盒,晶晶不悦的冷笑,「少挖苦我了,我根本没考过大学。」

她觉得孟权雅还真不是普通人,对自己不理不睬了这幺久,一回来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嘘寒问暖,还关心她升学问题,请问孟权雅打算改行当辅导中辍少女的热血教师吗?

忽略晶晶刻薄的语气,权雅像是早有心理準备的继续陪笑,「因为你底子不够,所以融入的有点辛苦。」他看出晶晶对自己这阵子的疏离颇有埋怨,她的反应令他开心,开心自己在她心中的份量,却也叫他痛苦,因为这会更令他难以割捨。

「这一个月来,我一直在打算你的事情。」权雅正色道。

要一个不过国内高中毕业的妹子打入海内外名校阶层的圈子确实是强人所难,最初的孟权雅以为晶晶是那种为了抢功劳可以四处暧昧男性长官或同事的绿茶,不想事后得到的评价却出乎他的意料,部门同事都说她是个低调少话且敬业的人,这样的落差使得他渐渐抛弃有色眼光重新审视晶晶。

「打算甚幺?打算怎幺炒我鱿鱼?」晶晶无聊的打哈欠,接着起身在桌椅两侧来回走动、活动筋骨,摆明故意装出不甚尊重的模样来惹怒孟权雅。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会很爽吗

「怎幺可能?你别忘了孟恆只是暂时由我保管,它是属于你的。」孟权雅的态度依然十分和善,显然觉得失联的日子对晶晶感到过意不去,过去都是晶晶堆起笑容哄孟权雅,如今情势逆转过来,孟权雅只差没有问晶晶要不要看他表演吃五十颗马卡龙赔罪。

「我只是觉得,如今你已经不用为钱发愁,是该好好替自己打算了,就算你想环游世界,我也不会拦你,趁不用为公司或是家庭烦恼的时候,儘管尝试任何你想做的,无论是尝试不同行业或是回归校园,天塌下来都有哥帮你扛着。」他说。

晶晶盯着权雅,甩手的动作还停在空中,「你是不是希望我陪小蝶一起读书?我听沈姨说小蝶在枢雅过世后没多久就休学了。」

她悠悠哉哉的倚在桌上,从容地等待权雅的答覆,两人的距离十分亲暱,权雅搁在扶手上的左上只要再往前靠近两公分,碰上晶晶的大腿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权雅忽然觉得梁晶晶这种多疑多虑的性格简直是自己的翻版,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甜蜜又王八的感觉。

小时候对他们好的人不多,长大后要是别人无缘无故对他们好,他们看似感恩戴德的背后都是在算计别人友善的原因及目的。

关于这点,他举双手表示感同身受。

孟权雅觉得梁晶晶这题让他骑虎难下,要是他声称自己不在乎傅小蝶要不要读书,在梁晶晶角度看来一定十分矫情,人家晶晶可是撞见过他告白的家伙呢,晶晶眼中的自己一定早认定他非傅小蝶不可。

如果顺着晶晶的话承认呢?晶晶会有甚幺反应?他肯定不愿意看她难过的,万一晶晶一点反应也没有,那换成自己难过,他更加不乐意。

梁晶晶确实不爽,而且不爽的指数还有逐渐飙升的趋势,眼见孟权雅答不上来的模样,她忽然很想抄起桌上的蛋糕往孟权雅脸上砸,觉得孟权雅做人还真是她妈的虚伪到极致,既然要她陪傅小蝶读书何必说的那幺冠冕堂皇,前面还铺陈一堆废话说的好像一切都是为她着想似的。

也就是说,他背着她走路、替她摘下头上的花瓣、帮她扫墓……,这些举动无非都是想让她卸下心防,希望他接纳小蝶对吧?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会很爽吗

对哦,住院的时候孟权雅可是带着傅小蝶来探望过自己呢。

孟权雅还是没有说话,晶晶顺手拨了拨身边的康乃馨,对着花儿道,「唉,我就知道,当未来嫂子的伴读书僮。」

「你真的很喜欢小蝶,就连我住院的时候都带着她来……,枢雅有的你才有兴趣,这样对其他晚到的人很不公平。」晶晶勾起嘴角,眼底尽是凄凉,以及时不我与的悲哀。

孟权雅的心被狠狠地踹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被晶晶那抹眼神缠绕到窒息,痛却无法忘怀,「不是,听我说……」

「不过你说的确实有道理,读书是很重要的,否则我的背景再好都不会有哪个公子哥想娶我,顶多就是玩玩。」打断权雅的解释,晶晶认同的点头,确实她的某一任男友就是嫌弃她的学历分手,只要外表的新鲜感一过,所有缺点就会通通变得刺眼,这是生物界的定律。

权雅霍地起身,将晶晶扣在自己和餐桌之间,他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解释就一辈子甭解释了,梁晶晶几乎认定他就是来玩她的渣男,「枢雅把小蝶宠成一个每件事情都半调子的人,所以他不在之后她活得很辛苦,我希望未来的你可以成为一个就算没有孟恆或是孟权雅的庇护都可以痛快活下去的人,过去的狼狈只是一场噩梦,梦醒了就该好好活着,我不是因为小蝶才希望你回去读书,和傅小蝶一点关係也没有……」

「所以别再说甚幺等公子哥娶妳这种话,你明明就不是这种人,未来看你是想读大学,想学习任何新的事物,还是到哪个公司试试看,儘管告诉哥,哥替你安排。」

「我相信我的太阳绝对可以办到。」

过去时常听吴美丽说要你嫁豪门是为你好,但其实是为了让她有钱继续花,何静芝说要你进公司工作是为你好,其实是为了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可以儘快接下孟恆,孟权雅明明没有和她们一样说甚幺『为你好』,她却可以感受到他是真心实意的希望她变得更好,而不是为了自己的某些目的。

晶晶揉揉眼睛,她能够感受到权雅的手轻轻覆在她肩上的体温,但她觉得不够,对于孟权雅,她的渴望只有增加,没有减少。

权雅的手缓缓抚过晶晶的脸颊,他的手能够清楚感知对方体温的变化,并全程目睹一对可爱的耳朵由白渐红的过程……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会很爽吗

要不是理智线尚在,否则他真的会咬下去。

别过脸的晶晶虽然嘟着嘴,可是嘴角还是不争气的往上翘,「哼,我本来就很优秀,只是欠栽培而已。」

「当然,因为你是比孟权雅更像孟权雅的梁晶晶吗!」权雅宠溺的捏捏晶晶白嫩的脸颊,觉得晶晶怎幺看也看不腻,「许愿切蛋糕吧,小权雅。」

「送我的?」晶晶接过装蛋糕的盒子,小心翼翼的将裏头的蛋糕拿出,那是一个非常非常可爱的小蛋糕,上面还有六颗各式表情的小小太阳,一份专属梁晶晶和孟权雅的共同回忆。

「蛋糕是晶晶的礼物,花是送给馨馨的,生日快乐。」孟权雅正经八百的样子差点害梁晶晶笑场,怎幺搞的好像她有双重人格似的?

迫不及待的晶晶抹了一口蛋糕上的奶油试吃后惊呼道,「超好吃!你也吃看看吧权雅。」

虽然她不是甜食控,可是这味道实在是非常恰到好处,梁晶晶暗自希望明年生日还可以吃到一样的蛋糕,当然陪她庆生的依然是孟权雅那就更好。

孟权雅仔细地端详晶晶对蛋糕兴高采烈的模样,随后露出狡猾的笑容缓缓道,「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下一秒,不等她反应过来,他的嘴唇早已覆在晶晶鲜奶油口味的唇上,孟权雅记得以前的自己十分讨厌香水味,如今也不知怎幺搞的,他竟然变得有点迷恋晶晶身上的香水味……

看来他应该和晶晶借一瓶喷在卧室。

「你说的没错,」孟权雅抬起晶晶的下巴,带着彼此紊乱的气息轻声道,「真的非常好吃。」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会很爽吗

↓ 往下拉,下面的内容更精彩 ↓

继续阅读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