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极品黄书免费阅读全文_小黄书能免费让你湿

2020-07-09 11:36:05情感生活77492

升上高三后考试自然变多了,方偃月不是很开心,看着自己满江红的成绩单,埋怨着自己绝不是读书的料,就算拿刀逼着她一天二十四小时坐在案前悬梁刺股,效果也绝对有限。

每到考试我就成了她的小秘书,因为她是个对于不喜欢的事情,连花一点脑容量记忆都痛苦至极的人,我认命的帮她画重点,她则在一旁拼命抄我整理好的笔记,合作无间。

我从来就不讨厌唸书,虽然也称不上喜欢就是了,只是为了需要和本份而读,你要我唸我就唸,并且达到应有的标準,但如果还要力争上游,发光发热,这恐怕就让我没什幺兴趣了。

时间已经接近年底,这天天气很冷,老师看我们在教室里穿着厚厚的外套,围着快要遮住眼睛的围巾,连提笔写字都困难,便决定把我们带到有暖气的图书馆自习两节课。

于是我们转移阵地,各自找了位置坐下,图书馆温暖的空气让大家有如雪人般,连心都跟着融化了,眼皮也随之重了起来。老师也体恤我们唸书辛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多说什幺。

方偃月呼出一口长长的气,似乎觉得很闷的样子:「我受不了了,先睡一下,下节上课叫我起床。」

眼睛不离剩下一点就解开的考题,我点点头当作回应,她立刻趴在围巾做成的枕头上,很快地睡着了。

好不容易解开这道题目,我翻开后面的解答,嗯,很好,解答正确,不枉我上礼拜硬缠着司马言光教我,总算有了点成果。我伸了个懒腰,发现大家全部睡成一片,自己是唯二醒着的人。

极品黄书免费阅读全文_小黄书能免费让你湿

图书馆很安静,除了翻书的声音和细小的呼吸声外,就只剩下机器传来的轰轰声。它努力地在寒冬中为了我们释出温暖的空气,我想像他气喘吁吁地运作着,和低温赛跑着,盼望着能够压压它的气势,告诉大家即使在冬天里也依然能够有着如春的温暖气氛。

门突然开了,靠近门边的同学在睡梦中抖了一下,不安稳的换了个姿势,开门的人见状抱歉的迅速关起门,冷空气再度被隔绝在外,同学睡到连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那个女生只穿着一件学校的制服外套,抱着一叠厚厚的书,连围巾都没有围,露出来的耳朵冻得红通通的,鼻子像麋鹿一样,一进到温暖室内就开始一抽一抽的吸着鼻子。

此时下课钟响起,有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一下时间,又趴下去了。

睡意是会传染的,我也跟着打起哈欠,却在看见那个女孩子的脸时睁大了双眼。

她正在还书,馆员哔了一下学生证上面的条码,开始一本一本的确认书名并刷回。

我走过去戳戳她的肩膀,她吓了一跳,转过头来,有点疑惑的看着我,这时我瞄到了她正準备收进口袋的学生证。

「程希又?」

极品黄书免费阅读全文_小黄书能免费让你湿

她反应过来,对我露出笑容,「妳是⋯⋯」话才说到一半,图书馆的门又被打开,已经在这里待了一节课的我没有穿外套,冷风立刻钻进我的衣服里面,皮肤立刻泛起一阵鸡皮疙瘩。

司马言光张望了一下四周,接着快步往这里走来。

我正想抱怨他们开那幺大做什幺,他却没看见我,直接看着程希又,「我到处在找妳。」

她看起来有点慌张,一双大眼睛胡乱转着,「我没事。」

「没事才怪。」他打断她,看起来有点不高兴,「他还是没跟妳联络吗?」

「嗯。」她笑得有点苦涩。

他们又谈了几句,我一个字也听不懂,只能站在旁边发呆。

半晌后,司马言光终于发现站在一旁的我,表情有点惊讶,「倪若凡,妳怎幺站在这里?」

极品黄书免费阅读全文_小黄书能免费让你湿

「我站在这里很久了好吗。」我没好气的说,对于他的忽略而感到有些不悦。

「那妳怎幺不出个声?故意装幽灵喔?」

我没回话,在心里埋怨着,你们聊得那幺开心,要我怎幺插嘴啊?

程希又笑着看我们,「你们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耶。」

「妳也读这里?我怎幺都不知道。」我问,目光瞥向一旁的司马言光,「你早就知道了喔?」

他没回话,丢给我一个看呆子的表情。

程希又还是像以前一样,只是变得更成熟、更漂亮了,表情还是笑瞇瞇的,「我高一就看到妳了喔!那时候还有点认不出来,直到看到他才马上确定了。」她说,「只是妳们班每次教室都和我们不同栋楼,很少有机会遇见妳,我是七班的喔!」

七班?那不是跟司马言光的教室同一排吗?

极品黄书免费阅读全文_小黄书能免费让你湿

司马言光突然插嘴,「人家高一社团评鉴的时候有演舞台剧,就妳没发现。」

「舞台剧?」我瞪大眼睛,「妳是说学生会的那个舞台剧吗?」

他推了一下我的头,「不然呢。」

「好痛喔!」

「我有剪指甲,少装了。」

「我那时全身都涂满颜料,若凡认不出来也很正常啦!」程希又跳出来圆场,「其实不是什幺重要角色,只是被学长姐叫去帮忙而已。」

上课钟响了,她收起一张馆员递给她的纸条,「我是帮老师出来还书的,得赶快回去才行。」

「我跟妳一起回去。」司马言光说。

极品黄书免费阅读全文_小黄书能免费让你湿

她点点头,轻声向我道别,两个人就这样一起消失在我的眼前,他们边走边聊,我听见司马言光说下节下课在美术教室等他,随着门被关上,声音也立刻被隔绝。

↓ 往下拉,下面的内容更精彩 ↓

继续阅读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