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我和爸妈一起坐火车去北京_和母亲去北京的卧铺上

2020-08-17 01:24:12情感生活422

阮绵绵盯着蔓延水滴的男性酮体,回想着上辈子活了二十五年,见过的男性躯体,不自觉的评论。

「太瘦了……」

夏日听了之后,立刻黑下一张脸,低头看了自己的身体。

他太瘦了?

看来以后要练壮一点,她才会喜欢。

阮绵绵没想到自己会把心里话说出来,又想到来找夏日的原因,真心想封印嘴巴,不要再让它胡乱发言。

她走上前,不好意思的说。

「夏日,我想好了,下週的大学考试,我会认真应试,然后申请国内的大学,虽然帝国大学跟我无缘,但我会想办法考上邻近的学校,未来只要你有事,我就会为你分忧解劳。」

我和爸妈一起坐火车去北京_和母亲去北京的卧铺上

夏日边听她说,边擦拭着头髮,随意的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并没有想要穿上衣服的意思。

「想清楚了?」

「恩,我觉得你说得对,我不应该要浪费家里的钱,飞到国外去唸书,万一遇到危险,我一个女孩子身在异乡,也不知道该怎幺办!还是留在国内好。」

「那你一直想追求的自由跟独立生活呢?」

「哎呀!反正去到帝都,一样是离开家里生活,很自由啊!」

「是吗……」

「是啊、是啊!所以你不用担心上大学没有朋友了,我就是你的朋友!」她讲完后又加了一句,「更是你的姐姐……啊!」

夏日丢开湿毛巾,站起身将她拉到他本来坐着的椅子上,两只手向书桌一放,使她整个人被他圈在胸前,仔细的盯着她。

我和爸妈一起坐火车去北京_和母亲去北京的卧铺上

「我姓夏,你姓阮,我不需要你当我的姐姐。」

阮绵绵惊吓的点头,不敢乱动。

「恩,好,不当就不当。」您大爷说了算。

她乖巧的将手摆在大腿上,鼻息间传来夏日身上好闻的沐浴乳香味,令她不自觉的害羞了起来。

她一直知道夏日的颜值很高,受着许多女生的喜爱,就连她小时候也曾经因为嫉妒他的面貌,多次给他下马威,警告他,这个家最漂亮的人只有她。

此刻,她与他靠得这幺近,更是能看清楚他那动人心魄的帅颜。

对于夏日来说,眼前的女孩也带给他许多非比寻常的感受。

从十三岁第一次见到阮绵绵时,他就知道她很美,即使后来的她变得既任性又可恶,仍旧无法遮住她那双迷人的杏眼、坚挺的鼻子和丰厚的双唇。

我和爸妈一起坐火车去北京_和母亲去北京的卧铺上

如果她不接近他,主动向他示好,也许他不会介意,用尽一切恶劣的方式回报她曾对他的伤害,然后再让她低声下气的哀求他。

他本来想忍,忍到大学毕业,建立起一座巨大的事业王国时,再控制这个女孩,还有整个不关心他人生的阮氏家族,但是她竟然主动靠向他,甚至天天跟在他的身后,只为了得到他的原谅。

他一开始以为这只是她的小把戏,后来渐渐的发现,只要他一不开心,这个女孩就会害怕,并且想尽办法的讨他欢心。

抓到了这一点,让他狂喜不已。

两人相视甚久,一直到阮绵绵快要受不了时,夏日倾身往前,湿润的脸蛋贴在她的脸颊上。

「夏日⋯⋯」

阮绵绵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已经大到快要跳出来了!

夏日伸手拉开她身后的抽屉,拿出一叠资料,退了一步,离开她的身边,坐在书桌旁的床上。

我和爸妈一起坐火车去北京_和母亲去北京的卧铺上

「我按照你的学习性向,申请了这些科系,你挑一个喜欢的,明天我就帮你回覆帝国大学。」

阮绵绵鬆了一口气,接着疑惑的接过他手上的资料,惊讶的看着上头的申请回覆资讯。

夏日居然偷偷的帮她申请帝国大学的科系,而且这些资料显示的都是很适合她就读的科系。

「你⋯⋯他们怎幺会同意让我入学?」

「我不是才刚跟你说,我有买股票吗?」

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阮绵绵震惊道,「你花钱买科系!你刚才叫我不要乱花钱,现在呢?这些都是什幺意思?」

「为了你好,不是乱花钱。」

我和爸妈一起坐火车去北京_和母亲去北京的卧铺上

他淡淡的解释。

阮绵绵摇头道,「这些钱都够你出国读书了,为什幺不自己留着?花在我身上,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说了算。」他眼神示意入学许可书,「如果你有选择困难的话,我可以帮你挑。」

她在心中叹了口气,随意的拿了一份资料。

「那就这个吧!艺术管理学系,听起来很适合我。」

「好,那你在这里签名。」

「喔。」

她拿起笔,简单的在同意人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脑中同时向英国那儿的大学挥手、道别。

我和爸妈一起坐火车去北京_和母亲去北京的卧铺上

再见了,她的挥霍人生⋯⋯她可爱又糜烂的大学生涯,欧洲人的奔放、自由,都再见了!

很快的,高中升大学的考试结束了。

夏日和阮绵绵如愿以偿的申请进帝国大学就读,只是一个是凭真实力考上,另一个是靠走后门进入这所国内最顶尖的大学。

当阮老爹跟阮夫人得知女儿成功进入帝国大学时,还连连拍手叫好,大肆宴请亲朋好友来她家作客、享用美食,只差没放鞭炮了。

阮绵绵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知道已经心虚的跟第几个叔叔、阿姨道谢,只觉得身心俱疲,趁着没人来找她讲话的空档,偷偷的溜到屋外喘气。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