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被做到哭着向前爬_攻吃醋把受做到哭

2020-08-28 13:02:53情感生活72000
第九章

  洛瑉揉搓着自己的衣角玩儿,沈时湛专心开车,两人一路无话回了家。

  刚进卧室,洛瑉就往沈时湛怀里蹭,边蹭边还哼哼唧唧的。沈时湛顺势把人搂在怀里,抱着他坐在床边。刚坐下,洛瑉就凑上来要亲亲,沈时湛往后让了让道:“先去洗澡。”

  本来沈时湛躲了那个吻洛瑉还有点儿委屈,现下奇怪道:“你还没洗澡?”

  “我在加班啊。”

  “……”

  洛瑉觉得自己真是太不懂事了,因为莫须有的理由,就让沈时湛放下工作来哄他了,还大晚上的跑了一个市区。

  沈时湛很快抓到重点,问道:“你洗过了?那怎幺还穿着出门的衣服?”他记得阿姨上去没一会儿,洛瑉就下来了。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带他回家呀。

被做到哭着向前爬_攻吃醋把受做到哭

  洛瑉歪着头支吾了一会儿,还是说了,“我想回家来找你。”

  沈时湛失笑,把洛瑉往怀里紧了紧道:“不许胡闹,下次要回来,必须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这大晚上,你开着车不够我闹心的。”

  折腾了一晚上,这会儿沈时湛才觉得放鬆下来。自从上午洛瑉打电话说要回家开始,他就暗暗地觉得烦躁,现在人被他抱在怀里,才心满意足了。

  不过洛瑉竟然想自己回来找他,也让他有些意外,更多的是惊喜。但又忍不住想逗他。

  看沈时湛满眼戏谑看着自己,洛瑉更加难为情,耍赖道:“你不要跟我住了,我就回来收拾我的东西,再也不过来。”

  沈时湛道:“你倒是跟我说说,这有你的什幺东西。”

  洛瑉转着眼睛四处看,他来了,洗漱用品,衣服,都是新买的,就连自己现在身上穿的这身,都是沈时湛买的。

  “有我的作业。”

被做到哭着向前爬_攻吃醋把受做到哭

  “打个电话,老周就给你送过去了。”

  “我的狗狗。”

  “你忘了,当时领养的时候,所有的证件都是我办的,自然签的我的名字。”

  “……”

  洛瑉伸手打在沈时湛硬邦邦的胸膛上怒道:“沈时湛!”

  沈时湛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由着洛瑉在自己身上挠痒痒一样锤。胸膛上都是肌肉,几锤下去,沈时湛没什幺感觉,洛瑉自己手疼了。

  看洛瑉不开心了,沈时湛抓了洛瑉锤着自己的手,在自己唇上轻轻拍了几下道:“打这儿,怪它说错了话,惹得瑉瑉不高兴了。洛瑉不愿意,挣扎着往回缩手,被沈时湛牢牢握住了,凑在嘴边细密的吻。明明什幺都做过了,这会儿只是被亲了手,洛瑉胸腔里却剧烈的跳动着,脸上羞得通红。

  沈时湛拽着洛瑉往床上倒,两个人面对面侧躺着,洛瑉整个身子都被沈时湛拢在怀里,缩成一只虾米。轻柔的吻落在洛瑉额上,渐渐下移,雨点一样,啄着他的眼睛,鼻樑,侧脸。洛瑉也学着沈时湛的样子,伸手搂了沈时湛的脖子,微微转脸,唇碰上了唇,接了个浅浅的吻。

被做到哭着向前爬_攻吃醋把受做到哭

  窗外是漆黑的夜,开着的窗口透进的空气里带着下雨前的气息,洛瑉皱皱鼻子,又往沈时湛怀里缩了缩,嘴唇退开些糯糯道:“要下雨了。”

  “嗯。”沈时湛凑上去重新含住洛瑉柔软的唇瓣,轻轻吮吸,舌尖描绘着它美好的形状。洛瑉乖乖张开嘴,放他不停试探着的舌进去。

  沈时湛揉着洛瑉后脑勺,翻身压住了他。洛瑉一边热情地回应着沈时湛,一边嫌弃他:“你没刷牙!”

  被嫌弃了的人捧着洛瑉的脸,更深地吻着他,两人身体磨蹭,沈时湛黑色衬衫的扣子已经开了两颗。洛瑉终于如愿以偿,把腿盘在了沈时湛的腰上,傲娇道:“今晚就这幺睡!”

  沈时湛摩挲着他的腰线,宠溺道:“嗯。”

  到下班时间之前,沈时湛就跟家里打了电话,说不回来吃饭了。老周素来细心,还是让厨房简单做了几个菜热着,以防沈时湛应酬喝了酒回来,空腹就睡不好受。

  刚沈时湛下车就上了二楼,还带着洛瑉,老周不知是什幺情况,又一次站在二楼楼梯口徘徊,犹豫着要不要叫沈时湛和洛瑉下来吃饭。老周在楼梯口心酸地转着圈,其他下人见惯了这场景,专心做自己手里的活儿,不多理会。

  卧室里,洛瑉的短袖已经被沈时湛扒了。细白的身子在床单和沈时湛之间颤着,沈时湛的手在哪里流连,哪里就带起一片红晕。

被做到哭着向前爬_攻吃醋把受做到哭

  只被摩挲着乳头,洛瑉就感觉自己情动得厉害,他颤着手去解沈时湛衬衫的扣子,奈何手上用不上一点力气,解了半天,没开一粒。

  沈时湛看他急的要哭,腾出一只手自己脱了衬衫,刚扯掉一只袖子,洛瑉就迫不及待地把脸贴上去,猫一样舔着沈时湛紧实的肌肉。

  被濡湿的感觉一激,沈时湛浑身的肌肉都绷了起来,他拽了洛瑉的裤子,抱着人进了浴室。

  洛瑉还是腿盘在沈时湛腰上的姿势,对他这样的动作有些不满,急切道:“就这样要我。”

  沈时湛一手托着他屁股,一手扶着他的背,沉声道:“乖,不洗澡就进去你要生病的。”说着,把洛瑉放在洗漱台上,转身开了花洒,把人抱到喷头下站着。

  浴霸的灯光热热地照着,洛瑉眯着眼睛,这会儿也乖了,站在原地让沈时湛给两人抹浴液。让抬手就抬手,让低头就低头。

  不过一低头,就跟沈时湛凶巴巴翘得老高的性器打了个照面。他红了脸,偏过头去不肯看,没几秒,又斜着眼睛,偷偷打量这根不知在他身体里进出过多少次的大家伙,这幺大,这幺粗,究竟是怎幺进去的?

  沈时湛没注意洛瑉的小动作,三心二意地给两人洗澡。洛瑉身上的味道不断飘进他鼻腔,细腻的皮肤在他手下越来越热,揉搓到敏感的地方,还会微微颤抖起来。他越发急躁,捏着洛瑉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

被做到哭着向前爬_攻吃醋把受做到哭

  “光我给你洗,嗯?”沈时湛挑起一边眉毛问洛瑉。

  洛瑉愣一下,明白了他什幺意思,自己贴上去,跟沈时湛胸膛贴着胸膛,双手从沈时湛颈后抚摸下来,最后停在他腰侧,感觉那个火热的东西硬硬的顶着自己,一下软在了沈时湛身上。

  沈时湛也不好过,下身硬的发疼,还是强忍着拿了毛巾,把洛瑉身上的水珠擦乾净,才抱着人上了床。

  到了床上,洛瑉才知道不好意思了,沈时湛叫他分开双腿的时候,非但咬着嘴唇不肯配合,还紧紧闭上了眼睛。沈时湛一巴掌拍在他挺翘的臀上,拉起他下身放在自己大腿上,挤了润滑剂仔细地扩张。

  洛瑉被沈时湛摆成半个身子都离了床的姿势,本来脖子窝着,就感觉不舒服,偏偏身体里那两根长长的手指还在不停地作怪。每次差一点点就要摸到那个让他舒服的地方了,偏要狡猾的躲开。

  湿润的穴口不满地收缩,沈时湛觉得自己就两根手指都被他夹得寸步难行,心里又恨又爱,只想把这个妖精弄哭弄坏。

  压住狂热的暴虐因数,沈时湛又试探着伸入一根手指,在里面温柔的按压。洛瑉已经不行了,催促的呻吟一声比一声甜腻,整个身体红的不像话。

  沈时湛捉住洛瑉的手,让他扶着自己的东西进入。洛瑉被烫的发抖,只觉得一股剧烈的热意和快感沖上脑门,除了沈时湛,周围什幺都没有了。

被做到哭着向前爬_攻吃醋把受做到哭

  许是中间还洗了个澡的缘故,洛瑉今天进状态特别快,沈时湛没动几下,就感觉肠肉软软的包裹上来,没有一丝僵硬和抗拒。

  洛瑉像一滩水一样软在沈时湛身下,随着他激烈的顶弄一耸一耸,眼角被情欲熏得发红,沈时湛俯身去吻,舔到一串生理性的泪。

  “瑉瑉,舒服吗?”沈时湛反复舔着洛瑉通红的眼角,温柔地问。

  洛瑉揪着床单的手环在沈时湛颈上,不回答他,只能发出一串无意识的呻吟。沈时湛又含住他花瓣一样的嘴唇,轻轻地咬,洛瑉送上自己的舌头,让沈时湛吮。

  情事稍歇,沈时湛抱住洛瑉颤抖的身子,伏在他耳边低沉却清晰道:“洛瑉,我爱你。”

  洛瑉没来得及反应,又被身下的动作顶飞了魂魄。他像一团水草,紧紧缠在沈时湛身上,非要和他水乳交融,至死方休。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微微掩住些春意盎然的动静,洛瑉在漂浮着泥土芬芳的空气里,闻到铺天盖地的幸福的味道。

  他伸出手想握紧一些,又被下一次顶弄扰乱了动作。
↓ 往下拉,下面的内容更精彩 ↓

继续阅读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