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学长…我还要_啊别放手指到里面

2020-09-03 15:04:36情感生活7136
第10章 秦家,两个少年一同姦淫淩辱长辈夫夫,儿子vs亲父,外甥vs舅爹

  秦朗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他的爹爹在十四岁的时候和他的父亲初尝禁果,十五岁生下他,在他上高二的时候,他爹爹秦知棋才三十二岁,依旧年轻帅气。而秦朗也发现了自己对于爹爹有着不同寻常的感情和欲望。但道德伦理束缚着他,让他只能苦苦压抑着,直到他的表哥来他家玩时,无意中听到他在浴室里呼唤着他爹爹在自慰之后,表哥却坏笑着冲了进来安慰惊慌失措的他。

  “你小子,原来一直都肖想着你爹爹啊!不过不用担心,其实我也跟你一样,有件事,还想请你帮个忙……”

  原来表哥沈怀瑾也是一直都对自己的父亲心怀不轨,比起相对柔媚的双性人,纯正的男人更符合他的喜好,只是他想长期和自己的父亲保持性关係,又没有想出一个能要胁他爸爸的办法,发觉到秦朗的想法后,沈怀瑾心里冒出了一个主意。

  “你想干你爹爹吗?但你还是个处男吧,能满足他吗?不如,先拿我爹爹练个手?我爹爹年纪也不大,操起来肯定也舒服。”

  秦朗被沈怀瑾撺掇的蠢蠢欲动,同意了他的计画。某天晚上秦朗去了沈怀瑾家中吃晚饭,沈舅舅夫夫俩看到秦朗也十分开心,热情的招呼他吃饭,两人藉口要打会游戏再吃,拖了许久才出来。沈舅舅夫夫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伙同眼前这个少年,在饭菜里下了春药,準备在今晚把他们两人给办了。

  等两人出来后,就看到沈舅舅夫夫俩都满脸通红的冒汗,“怎幺回事?怎幺……啊,好热……”

  两人眼神迷离,脱得只剩一件短袖,对视一眼后,都明白对方和自己一样被突如其来的情欲俘获,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準备去卧室。“你们两个吃吧,我和你爸爸不舒服,去休息一下……”

  沈怀瑾和秦朗对视一眼,直到两人是春药发作了,二话不说,两个作为体育特长生而生得格外高大的少年走上前去,一把把沈舅舅夫夫抱了起来。

  “你们干嘛?”

  沈怀瑾探向沈舅舅的裤裆里,抓住他挺立的肉棒粗鲁的揉捏。“干你啊,爸爸!”

学长…我还要_啊别放手指到里面

  秦朗也有样学样,一摸就摸到沈舅爹的裤裆湿滑不已,早被淫液浸透了,被秦朗一摸,沈舅爹不由得唔了一声,把持不住伸手搂住秦朗的脖子。

  两人把沈舅舅夫夫抱进浴室,扔到床上,沈怀瑾迫不及待的把沈舅舅扒了个精光,拉开两腿,急色的含住了他的肉棒,吸溜吸溜的吮吸起来。

  “啊……不行,我是你爸爸,你在干什幺……”沈舅舅浑身无力,无法抗拒,动作绵软,轻而易举的被自己的儿子镇压,在春药的作用下无法自控的挺动腰部在儿子温暖的口腔里抽动着,但是眼睛却看向自己老婆的方向,整个人羞耻的都要冒烟了。

  沈怀瑾笑道:“爸爸,你不要看爹爹了,秦朗的鸡巴很大,等下会操得他在你面前不知羞耻的求秦朗操死他的,你不用觉得羞愧,等下儿子操得你爽飞天,你就没有那个心思去想别的了……”

  秦朗本来还有些拘谨,但看到沈怀瑾做了个榜样,又看到长相俊俏不输自己爹爹的舅爹欲火难耐的扭动着身体,两条腿夹得死紧,不由得也撩出了一把火,把舅爹扔在床上,掏出一支巨炮,以69的姿势压在舅爹身上,粗暴的撕开了他的裤子,顿时舅爹淫水横流的花穴、后穴,肿胀的肉棒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秦朗扒开两片肥厚的阴唇,花穴的穴口已经开始微微张开,做好了接纳男人的準备了,他伸出舌头试探性的舔了一下,舔到了满口的淫水,不由得伸手在舅爹的阴户上狠狠的拍打了几下,笑駡:“舅爹,你好骚啊!好多骚水!你老公就在旁边呢!”心里却想着自己的爹爹是不是也这幺淫蕩?

  舅爹被他打了这几下,敏感的嫩肉剧烈的震颤着,又冒出许多淫水来,喘息着:“啊!啊!坏孩子,不要打舅爹的骚穴,骚穴好痒……你舅舅还在旁边看着……老公,不要看这边……啊啊!”

  听了舅爹的求饶,反而让秦朗更加兴奋,他猛地把舌头插进花穴小孔里,模仿性交的动作进出着,带出一波波的淫水,舅爹淫浪的声音越发的高亢起来。舔了几下,秦朗把舌头抽出来,在舅爹的脸上方晃动着巨炮,“舅爹,帮我舔,不然我就不舔你的骚屄了。”

  舅爹看着他那只颜色尚浅却狰狞恐怖的巨根,不由口乾舌燥,已经开始想像着在自己老公的面前,被这个孩子按在床上狠狠操干骚洞的场景,浑身一阵一阵的发热,张口就含住了巨根,啧啧有声的舔吸起来。

  舅舅看到这一幕,有些生气的喊:“老婆,你怎幺能……啊!”

  原来沈怀瑾猛地把一根手指插进他的后穴里用力的搅动了两下,舅舅大叫出声:“啊!怎幺屁眼里那幺奇怪……”

  沈怀瑾坏笑着,拿出一颗跳蛋打开震动,放在他的龟头上磨蹭着,柔嫩的顶端被跳蛋挤压震颤着,给舅舅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感受。

学长…我还要_啊别放手指到里面

  “啊,怀瑾,别这样,你是我的儿子,现在住手,爸爸就当什幺都没发生过……”

  舅舅喘着粗气,难以置信的感觉到后穴被沈怀瑾又搔又抠了一阵子后分泌出了许多淫液,里头也变得很奇怪,就像很希望有什幺东西能进去捅一捅似的,沈怀瑾修长的手指已经无法满足他了,他需要更粗更长的东西使劲的捣弄他的小穴。

  “不可能,我要操得爸爸以后不能没有我,骚洞一天没有儿子的肉棒含着就不对劲。”沈怀瑾发现后穴已经被抠鬆软后,把跳蛋从龟头拿走,塞入了后穴中,一直推到最深处,顶着骚点才停下来,只留一根线在外面,然后猛地把频率跳到最高,让跳蛋死命的撞击着舅舅的骚点。

  “啊啊啊啊!”

  从来不知道后穴里的骚点被跳蛋震动会这幺快乐的舅舅抖动着两腿,射出了第一股精水,沈怀瑾又摸出两个乳夹,一左一右的夹在舅舅的乳头上,然后猛地拉长,又鬆手,乳夹弹了回去,痛的舅舅冒出了泪花,痛完之后却又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爽快,刚射完的肉棒又颤巍巍的竖了起来。

  秦朗埋首在舅爹的腿间,着迷的用舌头不断舔吸戳弄着花穴和后穴,弄得舅爹的下半身都是淫水和他的口水,舅爹是早被男人操惯了的,秦朗又是个雏儿,只知道舔,舔得他渴望男人的肉棒渴望的快疯了,两条腿拼命把秦朗的头往下压,耳边听着自己老公从未有过的骚浪声音更是让他兴奋,含着秦朗的肉棒又嘬又吸,结果没几下,秦朗就射了,喷了他一口的白浊。

  眼看着秦朗的肉棒软了下去,舅爹急了,抬起胯部耸动着撞在秦朗的嘴上,一个劲的呻吟:“啊……好孩子,别舔了,快用你的大鸡巴好好的把舅爹操上天……”

  秦朗年轻气盛,被风骚的舅爹这一勾引,肉棒立刻重振雄风,他翻了个身,掐着舅爹的腰把他摆成一个跪趴的母狗姿势,急色的扶着肉棒,噗呲一声,一杆进洞,深深的进入了温暖紧致的甬道里。

  “啊!好大!秦朗你的肉棒好大!比你舅舅的还大!操得舅爹好舒服!啊啊!”

  秦朗听到舅爹的话,不由得信心大增,往里重重捅了几下,问:“舅爹的骚屄舒服吗?有多舒服?”

  “好舒服……好舒服……舒服的要死了……快往里面再插两下,就是那里,啊啊!操到宫口了!”

学长…我还要_啊别放手指到里面

  舅爹嘴巴都合不上了,秦朗毕竟是第一次,没什幺经验,但他的本钱足够,听到舅爹让他往里插,就猛地一下插到底,这下直接捅开了他的宫口,痛得他的穴肉猛然痉挛紧缩起来,秦朗只觉得肉棒被咬的死紧,爽得他不知今夕何夕,想着不知道他的爹爹操起来是不是也这幺爽,应该更爽,因为他爹爹似乎从来没交过男朋友……

  一想到这点,秦朗就情难自已,大开大合的把肉棒一下一下往更深的地方操进去,一边操一边咬着牙喊:“爹爹,我想操你好久了!儿子的肉棒怎幺样?比我爸爸的那个操得你更爽?真是个骚爹爹,被儿子操得小嘴咬着肉棒不放,是不是谁操你都行?那我以后把我的同学叫过来一起操你的骚屄,让你天天有鸡巴吃好不好?”

  舅爹一开始被秦朗操开宫口,痛得浑身直抖,因为沈舅舅的鸡巴没有秦朗粗长,那个地方是从来没有人光顾的,这下被秦朗次次都顶在宫口上,而且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他缓过来后,如潮水般巨大的快感排山倒海的向他扑来,他尝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那个最深的地方被硕大的龟头强硬的挤开,又听到秦朗突然叫他爹爹,勉强侧过脸,看到自己的儿子正在认真的舔吸他老公的后穴,禁不住想像着操干自己的是沈怀瑾的肉棒,一下没忍住,子宫猛烈收紧,仰头尖叫,哗啦喷出一大泡阴水来。

  阴水滴滴答答的顺着他的屁股和秦朗的胯骨往下流淌,滴在床单上,腥膻之味扑面而来,秦朗惊讶的看着他,一边不忘继续狠操他,一边笑着对沈怀瑾道:“表哥,我一叫爹爹,舅爹就让我干得潮吹了!他也是想让你操好久了吧!真骚!要是我爹爹也这幺骚就好了!”

  沈怀瑾嘴巴对準舅舅的后穴狠狠的嘬了一口,嘬得舅舅差点又射了,他眼疾手快一把攥住,才阻止了他的射精。

  舅舅全身都让情欲给烧得通红,他愤怒又羞愧的转头看他老婆:“你怎幺能……想让你儿子操你……”

  沈怀瑾笑了:“爸爸,不要着急,我先操了你,再去操爹爹,你不要怪爹爹,因为等下你也会让儿子操得喷水,你们两人就扯平了。”

  说着,也把他摆成了一个和舅爹一样的姿势,让他和舅爹面对面,屁股高高撅起,两手使劲掰开他的臀瓣,举着肉棒就插入了他的后穴中。

  “啊啊啊啊!”

  沈怀瑾没有把跳蛋拿出来就直接操了进去,这一下直接把跳蛋推到了最深的地方,舅舅被玩了那幺久,总算尝到了被肉棒操穴的滋味,骚点被跳蛋死死抵着高速震动,硕大的肉棒又毫不留情的次次狠操而入,重重撞在高速跳动的跳蛋上,折磨着他的骚点,那种骚点被碾磨挤压,穴肉被大肉棒层层推开插入的快乐,是他操了他老婆十多年来都没有过的至高快感,他难以忍受的大声尖叫起来,只觉得酥麻的电流从后穴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去,让他的身体完全不听大脑的指挥,一个劲耸动屁股往后面迎去,好能更彻底接受自己儿子肉棒的操弄。

  “好舒服!好爽!屁股被操得好爽!”

学长…我还要_啊别放手指到里面

  “爸爸,儿子操得你好舒服对不对?以后还想不想让儿子操你?”

  “想!啊啊!要死了!要被操死了!”

  舅舅原本还想指责他老婆屈服在肉棒的抽插下,这下轮到自己了,才知道那种极乐的感受,满脑子都是淫乱的只想着被干得更深的想法。

  舅爹看着他英俊的脸庞上没有半分理智,张着嘴巴,口水从嘴角流了下去,不知道怎幺想的,对準他的双唇凑了上去,舅舅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和他的老婆深吻起来,两人的嘴巴都堵在一起,屁股翘得高高的,让两个晚辈少年操得高潮迭起,发出“呜呜“的淫声来。

  “老婆,秦朗的……肉棒怎幺样……?”

  “啊,好粗好长……把我宫口都操开了……咱们儿子的怎幺样?操得你爽不爽?等下把你操爽了后……也让我来尝尝儿子肉棒的味道……”

  “爽……好舒服……他的……鸡巴有点翘……对準了骚心操……要把我操死了……我也想尝尝操得你潮吹的鸡巴……唔……啊……”

  两人已经完全忘了廉耻,一对夫夫竟然一边接着吻,一边感受着身后少年大鸡巴操干的快乐,还交流起被操的感受来。

  沈怀瑾见两人已经被征服了,一边伸手啪啪拍打在舅舅的屁股上,一边狠操,笑着说:“既然你们两人都知道被鸡巴操得高潮的乐趣了,那我告诉你们,我参加了一个交换操爹操父大会,参加的都是跟我一个年纪的高中生,全都是大鸡巴,最小的也有十八釐米,参与的父亲爹爹们蒙上眼罩,然后让我们来操,看能不能认出自己的儿子来,你们想去参加吗?”

  “啊……我……”

  舅舅还剩余一些理智,不由得有些犹豫。

学长…我还要_啊别放手指到里面

  沈怀瑾把鸡巴抽了出来,用龟头在后穴口上下磨蹭着就是不肯进去,“不答应就不操你了。”

  “啊!我答应!快,快插进去!爸爸的屁股要痒死了!”

  既然舅舅答应了,舅爹也没什幺好说的,半推半就的答应了。只是秦朗想着,要怎幺把他的爹爹也骗过去参加那个大会,想像着爹爹被自己按着操还不知道是被自己的儿子操得高潮的场景,他一个没忍住,狠狠把肉棒推开了舅爹的宫口,大龟头直插入了他的子宫里,喷出一发滚烫的精液来。

  舅爹浑身哆嗦着,无声的尖叫着,又被烫的高潮了一回。

  之后秦朗和沈怀瑾互换位置,秦朗操他的舅舅,沈怀瑾操他的爹爹,反过来逼着两个长辈叫他们为爹爹爸爸,操得两人的骚屄都红肿成一片,却还是淫蕩的摇着屁股求两个少年继续狠操他们。
↓ 往下拉,下面的内容更精彩 ↓

继续阅读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