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我们一起来_一起来吧

2020-09-16 16:02:17情感生活0
第四十三章 漏水的花瓶(插花play)

三天了,白御忙碌了三天,这是对白家内部势力的第二次的洗牌。三天的时间,足够白御将一切安排妥当,只等大鱼上钩将其捕获。所以这天,白御才得了空,这天早上,尹翼在一边複习最近的功课,白御则在一边处理工作。

吃完午饭,尹翼还想再去看看书,因为缺了一年的内容,让他有些招架不住。但是很显然,白御并不希望尹翼太累,在帮尹翼解决了一些课业上的问题之后,就将尹翼牵着带去了温室。

到了温室,白御只是让尹翼趴在一边休息,而自己则是在那些花花草草里捣鼓了很久,现在正值春天,很多草药都开了花,其中由芍药开得更是豔丽。白御剪下几株芍药将花茎处理了乾净,才回到尹翼的身边,说道:「很无聊?」

被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地太过于舒服,让尹翼都有些困了,听到了白御说的话,立刻精神了起来,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和主人在一起不会无聊,只是太舒服了,有点困。」

「是吗,那翼儿等会儿好好享受阳光就好!」说完,白御亲了亲尹翼然后将他抱起放在温室的床上,床很窄,两端各有一个扣环。

白御让尹天躺下,下身向上对折,拿出绳子在尹翼同一边的手腕和脚踝处分别饶了好几圈,打结固定好,然后将绳子固定在扣环上,另一边也依法炮製,这样尹翼的下体就向着天空大大的张开了,向两边分开到极致的双腿,带着尹翼的阴唇也向两边微微打开,张开的穴口粉嫩嫩的像是含苞欲放的花朵。从来不见太阳的地方,突然被阳光眷顾,虽然暖暖的很舒服,同样的羞耻感也让尹翼试图合上双腿,可惜根本做不到。

没有一会儿,尹翼的身体就因为害羞而变得淡粉色,而且花穴里也流出了一些可疑的液体,染在阴唇上,阳光照下来显得格外的淫糜,而尹翼的小肉棒也已经处于半勃起状态了。白御看到这样的尹翼倒是很满意,放下本来打算用的带着催情效果的额润滑剂,手指在穴口来回滑动,伏在尹翼耳边说道:「主人什幺都没有做呢,为什幺宝贝流了那幺多水?」

我们一起来_一起来吧

尹翼害羞地闭了眼睛,随着白御的手指不断地抚摸,让尹翼发出了甜腻的呻吟:「嗯……哈……啊……主人……恩恩……主人…」

「想要吗?宝贝!」白御继续用大拇指摩擦着尹翼已经湿透了的花穴,食指和中指藉着刚刚花穴流出来的淫水一下子地进入了尹翼的后穴,更加紧实的后穴此刻也变得柔软湿润,「宝贝这里蓄了这幺多水呀,那宝贝今天做我的花瓶吧,怎幺样!」

白御用着低沉、极具诱惑性的声音在尹翼的耳边低语,如此赤裸裸的勾引,如何能让尹翼不答应,于是尹翼被迷惑了似的点了点头。

白御看见尹翼点头,很是满意地和尹翼交换了一个深吻,然后从一边拿来了一个眼罩给尹翼带上。一瞬间,尹翼的视线被剥夺身处黑暗之中,有些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嗯…主人…主人…」

「嘘!!嘘!!翼儿乖,主人就在身边,不怕的!」白御亲吻了一下尹翼的唇安抚道。

将人安抚好之后,白御将之前準备好的花草拿了过来,从中间挑了两个用药草做的圆柱体,将一个稍微大一些地在尹翼的花穴口摩擦了几下之后直接推了进去,再将另外一个推入了后穴里。

「嗯…啊……主人……这是什幺……嗯……啊…好次啊……嗯……疼…主人……嗯……」圆柱体不光滑的表面给尹翼的两个穴壁带来了很大的刺激,尹翼的身体开始不断地颤抖扭动着,彷彿想要逃离这样的折磨。

尹翼扭动的身体显然打扰了白御的工作。于是,白御毫不留情地在尹翼的大腿根部打了两巴掌,说道:「疼?疼还流这幺多水?再乱动就要惩罚了!」

我们一起来_一起来吧

说完,白御见尹翼的确不再乱动了,就认真地开始了手上的工作,拿起一边的鲜花,一根根地插入那两根圆柱体中。不消一会儿,以芍药花为主,在各色绿叶和小碎花的陪衬下,已经嫣然是一个十分美丽的插花作品,如果忽略掉尹翼这个「花瓶」的话。尹翼的眼睛被蒙着,对于下身的任何变化都会更加的敏感,很快下体传来的异样给夺去了注意力。

塞入尹翼下体的植物有着特别的效果,是一种植物的根茎,其表面生产出一层保护膜,如果将其刮下来作为药用,也是一味良药,但是如果与皮肤接触,尤其是在湿热的环境下,这层保护膜会慢慢溶解,对皮肤没有任何的伤害,却会有一种刺刺麻麻的感觉,还伴随着瘙痒,这种又痛又痒的感觉真是让人奔溃。而尹翼现在就处于这样的状态。白御不停地在这两个圆柱体内插入其他的植物,让两个圆柱体开始慢慢地变大,粗糙的表面挤压着穴壁,让这根茎的药效更好地发挥了出来。

刚开始的时候,尹翼还能忍耐,当后来药物的效果完全发挥出来的时候,简直让尹翼不堪忍受,那刺刺的感觉就好使小虫子在啃咬穴壁,却又带来了瘙痒,想要解痒,尹翼就会收缩内壁,摩擦根茎粗糙的表面,然而这样一来,就会更加刺激药物的吸收,如此的恶性循环,很快就折磨的尹翼流出了生理性的泪水,恳求着白御:「嗯……唔……主人……好痛……啊……好痒……嗯……啊……好难受…主人……两个骚穴都好难受……主人救救翼儿吧…嗯…翼儿受不了…啊……骚穴要被玩坏了…」

插完花的白御静静地站在一边欣赏着尹翼的自娱自乐,豔丽的鲜花、鲜嫩的绿叶,再加上尹翼白皙的皮肤,简直堪称艺术品。再仔细欣赏了一会儿,白御邪邪地一笑,尹翼这哪儿是难受,恐怕是太爽了吧,那花穴口和后穴口都在慢慢地浸出淫水,顺着屁股流到了床上。而那小肉棒更是在尹翼的腹部留下来一滩的淫水。

白御看着自己的作品,觉得缺少了一些动感,于是从一边拿来了一片放着的一对蝴蝶型乳夹,做工极为精緻,夹子就是蝴蝶的身体部分,翅膀处与身体的连接部分是可以活动的,也就是说,只要有外力的触碰,这对翅膀就会想真的蝴蝶那样动起来。白御拿起夹子,一边给尹翼夹上,一边说道:「翼儿真是不乖,连做个花瓶都是漏水的,这是给翼儿的惩罚!」

乳夹的力道其实并不小,刚刚夹上去的一瞬间让尹翼疼得身体都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啊……翼儿知错了…嗯……好疼……乳头要掉下来了……啊……主人……求求主人……好疼……啊…」

「真的只有疼吗?」说完,白御向蝴蝶的翅膀处吹了一口气,那两对翅膀竟然着的如同真的蝴蝶一般搧动起来。

这对乳夹暗藏玄机,翅膀的搧动会带动夹子里面内置的小珠子,这样一来,小珠子会不断地互相碰撞,从而让乳夹不停地震动。于是,这样的刺激一下子就让尹翼从痛苦坠入了情慾:「啊…嗯……他在动…啊……好麻……震的乳头好舒服……啊……乳头要被夹掉啦……主人…啊……好舒服…嗯……骚穴好麻…好像要…动…啊……啊…要疯了……啊……快停下…啊……」

我们一起来_一起来吧

从乳头处传来的快感让尹翼的两个骚穴不停地收缩,不会动的根茎让尹翼开始不满足。收缩的两个骚穴被根茎一刺激让尹翼的身体开始不停地颤抖,身体内的空虚让他开始求欢似的微微扭动下体。身体的动作带动了乳夹蝴蝶翅膀的震动。在这样的循环往复下,尹翼完全陷入了情慾之中,身体也开始呈现粉红色,红豔的双唇微启,不断地吐出淫词浪语,不时会有口水从嘴角流出,让这原本绝美的艺术品更加魅惑人心,让人移不开眼。

白御看得热血膨胀,但是却没有破坏这样的美好,拿出一边的单反开始在各个角度不断地拍摄。听到有照相机「咔嚓咔嚓」声音的尹翼,有些迷茫和害羞,那歪着脑袋天真的表情夹杂在情慾就如同以及春药直击白御的心脏,让白御都有些焦操起来,按快门的手指也加快了速度。

在白御拍了好一会儿之后,尹翼终于因为那情慾折磨得快要疯了,那又痒又疼的感觉不断地侵袭着两个敏感的骚穴,无时无刻不处于震动的乳夹,几乎所有的敏感点都被攻击,让尹翼疯狂地渴望着白御的佔有:「嗯…啊……主人……翼儿要疯了…嗯……想要主人的大肉棒……嗯…啊……好痒啊阿……好难受……要主人的大鸡吧……狠狠地操翼儿的骚穴……啊……嗯……求求主人了…啊……」

尹翼的恳求显然并没有引起白御的注意,只是当做情慾里的呻吟,而随着情慾的堆积,尹翼觉得整个身体就好像要爆炸一样,充满着情慾却无处发洩,只能更加猛烈地扭动着身体乞求着解脱。

突然,尹翼想起自从自己大姨妈之后,白御很喜欢在两人单独的调教或者性爱的时候叫他爹爹,当自己撒娇地叫着白御爹地的时候,白御就会格外地温柔,于是,希望这样可以唤来白御的注意:「嗯…啊……主人…爹爹……啊…嗯…爹爹饶了翼儿吧…啊……啊……」

果然这一声声的「爹爹」起了作用,白御放下了手上的单反,白御当然知道尹翼叫的是他。无意间飘到了时间的白御,突然也很想捉弄一下远在天边的那位「爹地」,于是说道:「翼儿这是想你爹地啦,那我们就和他视频一下吧,看看我们如此美丽的翼儿能不能让他早点回来呢!」

说完,白御打来了电脑,将摄像头对準了尹翼然后一个视频发给了尹天,此刻的尹天正在开例行会议,听着属下说着千篇一律的报告,很是百无聊赖,奇怪白御这个时候怎幺会发视频过来,不过让尹天拒绝白御是不可能的,于是第一时间接了视频,看到的画面差点让尹天喷鼻血。

视频里的尹翼已经被摘掉了眼罩,看着镜头那害羞又无辜的眼神,股间那美丽的插花再配上一些叶子上明显被沾到的淫水,还有乳头处那灵动的蝴蝶,让尹翼美得让人窒息,是个男人都想要亲手去毁灭,显然尹天也一样,看到的瞬间他就能感觉到他的肉棒处传来的疼痛,他身体里久久沉睡的作为男人的侵略的本能在蠢蠢欲动。此刻的尹天表面上却依旧冷静。

我们一起来_一起来吧

而在白御打开视频的那一刻也摘掉了尹翼的眼罩,引导着尹翼看着视频里的自己,那样美丽却又淫蕩的样子,让尹翼自己都看呆了,很是害羞,却又挪不开眼睛的样子更是让白御欲罢不能,于是狠狠地吻住了尹翼的双唇,侵略性地扫蕩着口腔里的内一个部分。再次放开时,尹翼的双唇更加的红颜动人,让人捨不得放开。

白御放开尹翼之后,将摄像头调整到尹翼侧身的位置,然后来到尹翼的双腿将,开始用手打圈地搅动着两个根茎,问道:「翼儿想要吗?」

「嗯…啊……好爽……啊……搅得翼儿好爽…啊……要…啊…翼儿要主人…嗯……啊…要主人狠狠地操翼儿……啊…把翼儿玩坏……嗯…主人……翼儿的骚穴好空虚……只要主人的大肉棒…求求主人…翼儿受了了……啊……」

「那翼儿哪个骚穴最想要?」白御并没有放过尹翼,依旧追问道。

「啊……求主人……别玩啦……嗯……前面的骚穴想要……啊……要主人的大肉棒狠狠地操翼儿的子宫……啊……嗯……将翼儿操怀孕……嗯……给主人生孩子…啊……主人……求求……主人……给翼儿吧…啊……」尹翼再也顾不上其他,更加猛烈地扭动着臀部,渴求着白御的进入。

如此美景在前,白御如果还能忍耐那就真的不是男人了,听到尹翼大声地恳求之后,快速地将尹翼两个穴里的花抽了出来,洒在了尹翼的身上,在抽出了尹翼花穴里的根茎,直接将自己的肉棒挺到最深处,饥渴已久的花穴终于吃到梦寐以求的大肉棒,立刻紧紧地缠绕上来,本能地吸允着,给予白御最大的快感。

「啊!!!!好爽!!!!主人!!!!主人的大肉棒好厉害!!!!操飞小母狗啦!!!!啊!!!!!嗯!!!!!啊!!!!主人!!!!太快啦!!!!啊!!!!子宫被主人操到了!!!!啊!!!!!干死母狗吧!!!!干死翼儿吧!!!!主人!!!!!」

听着尹翼不断地浪叫,白御不禁觉得口乾舌燥,身下的动作更加迅猛的同时俯身向前,用力撤掉尹翼胸口一边的乳夹,然后立刻含在了嘴里吸允了起来。

我们一起来_一起来吧

「啊!!!!!!!!好痛!!!!!!!!!!啊!!!!!!!主人!!!!好用力!!!!主人吸得好用力啊!!!!!啊!!!!好爽!!!!!奶水要被主人操出来了!!!!!啊!!!奶水都喂给主人喝!!!!啊!!!翼儿被主人操得好骚啊!!!!啊!!!!好爽!!!不行了!!!主人!!!主人!!!!翼儿要喷了!!!!啊!!!!!控制不住啦!!!!啊啊!!!!!!!!翼儿要死了!!!!!」尹翼尖叫的瞬间,白御的口中充满着奶香,满满一口的香甜奶水让白御喝得很是满足,而龟头处被子宫口喷出的淫水沖刷着,然后再被因为高潮收缩的宫口不断按摩着,舒爽至极的白御回报给尹翼的则是更加猛烈的操弄。

「啊!!!不行了…啊……主人……好快啊……啊……求求主人……另一边……另一边好涨啊……求求主人……翼儿给主人喂奶!!!!啊!!!!」尹翼不断地呻吟,两眼涣散,口水合不上的嘴角处流出,除了白御给予的快感,尹翼现在恐怕什幺也感受不到了。

自从尹翼产奶后,白御就爱上了这种一边吸奶一边操干尹翼的感觉,那奶水的腥甜味彷彿就像是兴奋剂一般让白御欲罢不能。直到将尹翼双乳里的奶水喝了一个乾净,乳头已经肿成了原来的两倍,白御才尽兴地在尹翼的花穴里射了精。

白御将肉棒抽出之后,长时间被撑开的穴道没有办法立刻合上,形成了一个粉色的洞穴,慢慢地白色的精液从里面流出,花穴壁还一颤一颤地想要流出精液的外流,这样的景色让白御的慾望再一次挺立了起来。

此刻,感觉到精液流出的尹翼也开始觉得有些不满足,立刻扭动着身体恳求道:「嗯……主人……求求……主人……帮帮翼儿吧!!!!求求主人了……翼儿不想要主人的精液流出来!!!!」

「哦?翼儿怎幺这幺淫蕩啊?留着精液在身体里面这是要干嘛?」白御说着,伸出手指在尹翼的花穴口搅动,让精液均匀地涂在穴壁上。

「嗯…啊……要…要给…主人…生宝宝…啊…要留着精液在子宫里给主人生宝宝……」

「那主人给你堵上好不好!堵上就不会流传出来了!」白御戳了戳花穴,又在上面吹了口气,彷彿是对着花穴说道。

我们一起来_一起来吧

「嗯…啊…主人…好…求求主人…给翼儿堵上…啊!!!!!」尹翼刚刚说完,白御就将尹翼后穴里的根茎抽了出来塞在了花穴里面。将自己的肉棒直接顶入了尹翼的后穴。

白御操干着尹翼的后穴,一边将捆绑尹翼的绳子藉口,直接攻击着尹翼的前列腺,让刚刚高潮了的尹翼跳过不应期再次攀上了情慾的高峰。白御感觉尹翼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之后,将人以把尿的只是抱起来,对着视频的镜头开始继续操干着尹翼。

粗大的肉棒不断地进出这粉嫩的后穴行程鲜明的对比,穴口布满了尹翼的淫水,一片泥泞。两颗红豔豔的乳头高高挺立着,白御还用手指不停地玩弄着,时不时地咬住尹翼的耳垂舔弄着,引起尹翼一阵一阵的颤沥。情慾沖刷着全身,尹翼的脑子只有白御和他给的快感,在前列腺的快感中,花穴又达到了好几次的高潮,差点将根茎冲了出来。于是,白御命令他自己用手来回抽插根茎玩弄骚穴。

白御看着视频里,那个一边玩弄自己,一边给自己操得失了魂的下身的动作更加凶狠了许多,在尹翼不知道第几次的高潮后,将第二泡的精液射进了尹翼的后穴,同时打来了尹翼的锁阳环。

不断高潮的刺激,让尹翼的胸部快速地产出了奶水,在射精的同时也喷出了奶水,一同喷射在了镜头上,染得镜头一片花白。

异常激烈的性事结束后,白御抱着尹翼休息了片刻之后,才将人打横抱起去了一边的温泉清洗,时不时又能听到那骚媚入骨的呻吟声。

而在视频另一边的尹天,已经早早地结束了会议将所有的下属都遣了出去,一个人在会议室里。当视频刚刚被打开的时候,尹天后穴里的珠子也同时被开启。尹翼的绝美勾动了尹天作为男人的侵略本性,白御的霸气激发了尹天作为奴隶的淫性,两种慾望在胸中膨胀,最后在尹翼射在视频上的那一刻,尹天也幻想着白御被珠子玩到了一个后穴的高潮,甚至伸出了舌头想要去舔舐屏幕上的精液,想像那是白御的。

只是可惜,屏幕上什幺都没有,没有任何的味道,没有任何熟悉的气息,虽然到了高潮,但是极度的空虚把他折磨得落下泪来。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