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白洁和校闸_白洁系列

2020-09-16 17:05:22情感生活0
第三章

胜利的感觉原来是这幺的好,比他想像的还要棒!很难有风的「巨人岛」今日突然刮起了风,而且是很大的风,在凉爽无比的风里飞着一个如风般飘逸潇洒的银髮小精灵,而他面前倒着一个庞大惊人的巨人族少年。

  「亚历桑,我终于打败你了!」大概有人类八、九岁大的小精灵,居高临下地望着比自己巨大不知多少倍,却败在了自己手里的巨人族少年,精美的嘴角扬起了胜利的笑容。

  「……」亚历桑很想破口大骂,但是他已经被泰迪打得没力气说话了,瞪着那抹无比美丽却异常刺眼的笑容,有好几个灯笼大的双眸瞇了起来,眸光里充满了愤怒。

  这是他第一次见泰迪笑,他从来没有见过这幺美的笑容,可是这笑容却是因为打败他才出现的。可恶,实在可恶!他怎幺会败在泰迪手里,明明一直以来都是他比泰迪强,之前泰迪还总被他打得遍体鳞伤,可现在他却被泰迪打得躺在地上动不了,他怎幺也想不通为何会这样,泰迪为何能变得这幺强。

  对亚历桑愤怒不甘的眼神,泰迪再次扬唇一笑,随即不再理他,化成一缕清风离开了,他必须得赶紧回去向首领稟报这个好消息。在经历了整整三百次的失败后,他终于赢来了胜利,成功打倒了亚历桑,让亚历桑无法爬起来。

  首领之前说「失败乃成功之母」真是一点也没有错,没有那三百次的失败,绝对不会有今日的胜利。那,三百次的失败每一次都让他获益良多,让他越变越强,直至今日强得超过亚历桑。

  如今他不但能打败亚历桑,还能随时随地召唤出各种风,自由地操纵它们,并且让自己变化成风,现在他很有自信能把全岛火山喷出的火全灭了。这一年全岛的火山喷发的比之前还频繁厉害,巨人族所有人都怨声载道,首领的处境更加坚难了。

  都是他的错,他本以为召唤出风后,很快就能召唤、操纵巨风在火山喷发时立即灭火,岂料巨风特别难召唤和控制,他竟然花了近一年的时间才能随心所欲地召唤和控制巨风。不过巨风真的很好用,连亚历桑那样的巨人都能吹起来,想要吹灭火山喷出的火绝对不成问题。

  泰迪想到他马上就能为最崇拜喜欢的阿德泰解除困境,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再想到阿德泰知道他今日终于打败了亚历桑肯定会奖励他,更加高兴了,更快向王宫飞去。

  因为变成风的关係,泰迪很快就飞到了王宫,他变回人形落在阿德泰的寝宫前刚要进去,没想到就有一个白髮白鬚的老巨人走了出来,差点把他撞翻。他认识对方,对方是巨人族里德高望重的长老。

白洁和校闸_白洁系列

  虽因在「梦之岛」孤独惯了,让泰迪变得除了阿德泰外,不习惯与任何人接触,但他还是礼貌地向老巨人行了个礼。他倒不怕被人说不懂规矩,但怕害阿德泰被人说不会管教身边的人。

  没想老巨人完全不理睬泰迪,一脸怒气地甩袖离去,泰迪不解地挑了挑秀丽的眉。长老平时还算和蔼,从不会像今日这样对自己不理不睬,更不会露出这样生气的表情,到底发生什幺事了?

  泰迪担心地马上跑进阿德泰的寝宫,一进去就看到偌大的华丽前殿里只有阿德泰一个人,他阴沉着脸静静地坐在大大的火玉长榻上。

  「首领,请问发生了何事?我刚才看到长老怒沖沖地离开,似乎很生气。」泰迪更担心了,还未到阿德泰面前就着急地大胆问道。长老是巨人族里少数支持首领的人,但看长者离去时的表情和首领现在的表情,他们之间肯定发生了很不愉快的事。

  「那老头子竟然想让我让出首领之位。」阿德泰捏紧拳头,咬牙骂道。

「什幺!长者怎幺可以这样,您答应了吗?」泰迪大惊,激动、紧张地叫道,连忙冲到他面前。没想到连一向最支持首领的长老现在都要让首领让位,看来首领的处境真的是非常不妙了。

  「如果我答应他,他还会那幺生气的离开吗。」阿德泰阴冷一笑。那老头子说什幺现在全族都越来越不满他,认为再这样下去巨人族迟早有一日会灭亡,他们需要一个新首领带他们摆脱现在的困境,因此想要一起推翻他。他是无法和全族对抗的,只有赶紧让出首领之位,才能平息全族的怒气,否则等全族真的起来推翻他,他只有死路一条。

那老头子说自己全是为了他好,自己对他是多幺的忠心,他真想笑。如果真的是为了他好,怎幺会想出这样的主意,竟然让他让出首领之位!

  他虽从不稀罕这个巨人族的首领之位,但想叫他让出来,他绝对不会答应。他的东西只可能是他不想要了丢掉,想要叫他被逼放弃,简直是做梦!

  泰迪鬆了口气,望着阿德泰那张越来越阴郁的脸,既害怕又心疼。首领现在心里肯定很难过,一定有种被长老背叛了的感觉,他必须马上安慰首领才行。

  「没答应就好。首领,您别难过,就算所有人都背叛您,我也不会背叛您的,我会永远留在您身边支持您。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已经能自由地召唤和操纵巨风了,我这就去把全岛所有火山喷出的火吹灭,这样您就能摆脱现在的困境了。」泰迪拉起阿德泰的大手,一脸忠诚地甜笑道。

白洁和校闸_白洁系列

  首领虽从未说过,但他发现首领似乎很喜欢看他笑,尤其是甜笑,只要他一甜笑,首领的心情就会很好。

  「泰迪!」异常感人的誓言和甜美无比的笑容,宛如春风般温暖舒服、抚慰人心,阿德泰轻轻叫道,心情霎时变好了不少,没有刚才那幺恼火、愤怒了。

  「我知道就算我把全岛火山喷出的火吹灭了,也无法完全报答首领对我的恩情,但起码能报答一点。我一直都想着要怎幺做才能报答首领对我的大恩大德,可是我太没用了,都帮不了首领什幺,想来想去就只能帮首领灭火。」泰迪见赤红色的眉头皱得没有那幺紧了,笑得更甜美了。太好了,有用!

  「我从未想过要你报答,而且你就算把全岛火山喷出的火吹灭了,也帮不了我。」阿德泰摇头。泰迪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不过泰迪竟一直都想着要报答他,他很高兴,不枉费他对泰迪这幺好。

  「为何?」泰迪一脸不解。

  「就算你现在把所有火山喷出的火全吹灭了,所有火山很快还会再喷出火的。」

  「这个我知道,我早想好了,我可以不停地召唤巨风出来,只要火山一喷火就马上吹灭它。」

  「这样做你很快就会累死。」阿德泰笑道。泰迪一定没有统计过「巨人岛」的火山全部加起来有多少,凭他现在的能力想要一起吹灭所有火山喷出的火已经很难了,若要不停地召唤巨风一直灭火,他最多撑一日就精疲力尽,活活累死。

  「那怎幺办?」泰迪一脸沮丧。首领说的对,他之前只想着能召唤、操纵巨风,火山喷火他就灭火,完全没有想过这幺做他早晚会累死,问题还是无法解决。

  「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你不用再管这件事了。」阿德泰再次笑道。泰迪有时候真的很笨,但笨得很可爱!

  「不行,我一定要帮首领。恕我不敬,首领能想出什幺办法。」泰迪用力狂摇漂亮的小脑袋,第一次拒绝阿德泰。他知道这样说对首领是大不敬,首领一定会很生气,但他说的是事实。首领如果能想出办法,早就想出办法了,也不会被逼到如此境地。

白洁和校闸_白洁系列

  「你这话是何意思,看不起我吗!你好大的胆子!」阿德泰赤眉一扬,瞇眼骂道。

  泰迪吓得立马道歉:「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首领,想帮首领,我……」

  「我知道,别紧张。告诉你,我早想出解决的办法了,只是现在我的力量还不够,还需要再等等,你不需要为我担心。」阿德泰被他无比惊慌,急得要掉眼泪的样子,搞得不禁笑出声,安慰似的伸手轻轻抚摸他的小脑袋。

  「真的吗?」见对方没有真的生气,泰迪才放了心。

「真的。」阿德泰的嘴角扬得更高了,大手又摸了摸泰迪特别漂亮的小脑袋。他很喜欢泰迪无比柔软,比人类的银还闪亮美丽的头髮。

「……我刚才终于打败了亚历桑,我现在已经变强了,所以首领如果有用的上我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泰迪相信了阿德泰,因为从认识到现在阿德泰从未骗过他。

  「你打败亚历桑了!做的好!你没有让我失望,我会好好奖励你的,你想要什幺儘管说。」阿德泰停下一切动作,微怔后高兴地讚赏道。他本以为泰迪起码还要几年才能打败亚历桑,看来泰迪比他想的还要努力,也还要能干,这小精灵不可小看!

  「谢谢首领,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能不能请您……继续抚摸我的头,别停下来。」泰迪有些不好意思地请求道。他特别喜欢首领抚摸他的头,会让他有一种被宠着的感觉,心底产生好舒服、好快乐的幸福暖流,他真的好喜欢这种感觉……

  「……真是个小孩子,你要何时才会长大。」阿德泰怎幺也想不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禁哈哈大笑,轻轻弹了下他光滑白嫩的额头。

  雪白的小脸飘起了两朵红云,泰迪觉得好羞。被首领取笑了,好丢脸,早知道就不提出这样幼稚的请求了。

  「竟然像小姑娘一样脸红了,真是的!」阿德泰笑得更大声了,让泰迪更羞了。

白洁和校闸_白洁系列

  当小脸变得通红如火,泰迪羞得不行时,阿德泰停下了笑声,倏地把他拉到柔软的火玉长榻上坐下,再次轻柔地抚摸他柔软的银髮,实现了他的愿望。

  「和亚历桑打斗时有受伤吗?」

  和赤色的大手一样温柔的声音让泰迪心里暖洋洋的,泰迪摇头回答:「没有,我有了详细的作战计划才去找亚历桑的,所以这次我没有像以前那样受伤。」

  「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阿德泰再次夸奖他。

「谢谢首领夸奖。」享受着被最崇拜喜欢的人一直温柔地抚摸头,心里说不出的幸福温暖的泰迪,笑弯了漂亮的眼。首领一向很少夸奖他,今日竟然两次夸奖他,他都高兴得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了。

  可他还是希望首领以后能继续这样多夸奖他,他喜欢被夸奖,那种被夸奖的感觉说不出的好。不过他只想被首领夸奖,他对别人的夸奖一点兴趣也没有,完全不想要,因为他是为首领活着的,别人对他一点都不重要……

此时的泰迪还不知道就是这样的思想毁了他的一生,造成了他后面的种种悲剧……

+++++

  「唉……唉……唉唉唉……」

因「巨人岛」太过炎热,一般植物根本生长不了,岛上唯一的植物只有最耐热的仙人掌,而「巨人岛」东面的仙人掌最多。在东面大群高大的火红色仙人掌下,不断传出哀愁的歎气声,听那声音虽很好听,但还很细嫩稚气,应该是个幼童发出的。

  「唉——该怎幺办啊?」又是一声愁煞人的长歎,坐在仙人掌下的泰迪愁云满面,心事重重的样子。

白洁和校闸_白洁系列

  自从认识首领后他就很少唉声歎气了,可是最近两日他又开始经常唉声歎气。首领现在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巨人族所有人这几日频繁的秘密聚会,明显在密谋要如何推翻首领,而且很快就会动手,他都要急死了。

  但是首领一点都不急,甚至半点担心都没有,整日气定神闲的。他几次向首领提出让他吹风灭火,叫巨人族所有人知道他们有办法解决巨人族的危机,这样巨人族所有人肯定不会再想着冒险推翻首领,但首领不知道怎幺想的,就是不答应。首领还警告他绝不准瞒着自己悄悄出手灭火,不然就不理他了,还会把他赶出「巨人岛」。

  首领都这幺说了,他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违背首领的命令,他只能继续急得寝食难安。

  他已经想好了,他要誓死保护首领,绝不让任何人伤害首领。但是巨人族这幺多人,真的打起来,就算他拚死,加上首领那幺强,恐怕也难有胜算。

  泰迪又重重地连歎了好几声,秀美的小眉头锁得更紧了。虽理解巨人族众人的心理,但是他们也太愚昧了,就算他们推翻了首领,也无法解决眼前的生存难题。他不信「巨人岛」上有人比首领还强,比首领还有办法,能够解决首领都无法解决的难题。

  「砰——砰——」远处突然传来巨人行走才会发出的超沉重脚步声,泰迪抬头一看发现来者又是亚历桑。

  和小脸一样满布愁绪的银眸闪过一抹疑惑,亚历桑自从被他打败后,可能是因为觉得羞耻,再也没有在他面前出现过,现在怎幺又来了?难道亚历桑这几日变得比以前更强了,要来找他一雪前耻?可是他现在没有心思理亚历桑,一点都不想和亚历桑打,他还是赶紧走比较好。

  正当泰迪想起身离开,却看到离他越来越近的亚历桑开口笑道:「老远就听到你的歎气声了,看来你都快要愁死了,在愁什幺呢?是不是你已经知道你最崇拜喜欢的首领就要被推翻,你就要失去保护伞了?」

  见泰迪色一变,霎时停下脚步,亚历桑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继续说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那你应该清楚阿德泰被推翻后必死无疑,巨人族里有不少人超恨他们母子。阿德泰一死,你这个小跟班自然无法活命,不过只要你肯求我,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告诉你大家已经决定等推翻阿德泰后,就让我当新首领,还是长老提议的。」

  泰迪的脸色更难看了,有没有搞错,巨人族那些人竟然要让亚历桑当新首领,还是长老提议的,他们是不是疯了。亚历桑曾是他的手下败将,亚历桑这种实力怎幺能当新首领,而且亚历桑一向是有勇无谋,当个战士冲锋陷阵还行,要领导全族简直是在开玩笑。

  巨人族的人全是糊涂蛋,尤其是长老。首领拒绝让位后,长老就和首领闹翻了,彻底背叛了首领,加入推翻首领的阵营中,快把他气死了,不过最让他生气的还是眼前的亚历桑。

白洁和校闸_白洁系列

  「首领可是你的亲表哥,你怎幺能不但不帮他,还要推翻他、取代他?」泰迪愤怒地抬高头,狠狠瞪着快要到他面前的亚历桑。亚历桑可是首领的亲人,亚历桑怎幺可以像别人一样背叛首领,太过分了!

  「他是我的亲表哥没错,但他一向对我都不怎幺样。我只不过是向他要你这个小跟班,他都不答应,他算什幺表哥,我为何不能推翻他、取代他!」亚历桑嗤之以鼻,大声怒骂道。他对阿德泰一向有怨言,倒不是他像大人们一样认为阿德泰是灾星之子,而是他总觉得阿德泰看不起他,看不起他们整个巨人族。他和阿德泰虽是表兄弟,但是阿德泰从来不屑和他亲近,表现得非常傲慢,但最让他不满的是阿德泰竟然几次拒绝他要泰迪的要求。

  阿德泰越不给他泰迪,他就越想要把泰迪弄到手。当他知道长老向大家提议让除了阿德泰唯一流有巨人族王血,还是纯种巨人族的他,在推翻阿德泰后当新首领,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只要泰迪失去阿德泰这个保护伞,他就可以对泰迪为所欲为了,泰迪竟敢打败他,让他丢脸,他一定要泰迪后悔,把泰迪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哈……

  「你就算当上了新首领,你永远也比不上首领,而且我绝对不会让你们推翻首领,让你取代首领的。」泰迪激动无比地叫道,同时在心里暗惊,首领从未和自己说过亚历桑和他要自己,幸好首领没有答应,不然自己落到亚历桑手里,肯定生不如死。

  「你放屁!我怎幺比不上阿德泰,他有什幺了不起的,他不过就是一个杂种,我呸!」最恨被人说比不上阿德泰的亚历桑气坏了,马上破口大骂。他从来没有见过泰迪这幺激动的表情,在泰迪心里阿德泰就那幺了不起,那幺重要吗!

  泰迪听到最崇拜喜欢的首领被人侮辱骂是杂种,气得全身发抖,不等脑子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召唤出巨风把亚历桑吹飞了。不可原谅!亚历桑实在不可原谅,他永远都不会原谅亚历桑!

  泰迪又气了好一会儿,才鬆开紧握的双拳,渐渐不那幺生气。首领肯定还不知道亚历桑要取代他当新首领的事,自己必须马上回去稟告首领,他们绝对不能让亚历桑那种人当新首领,继续像现在这样坐以待毙下去……

  泰迪刚要化成风消失,目光却倏地被不远处的某样东西吸引住,对方并不是亚历桑,亚历桑被泰迪的巨风不知吹到哪里去了,一时半刻是回不来的。

  吸引住泰迪目光的是一只赤色的小火羊,因为生命力像仙人掌一样强,所以这种火羊是「巨人岛」上少数能生存的动物之一,平时经常能见到,但以前泰迪从来不会注意。今日泰迪会一反常态,全因为小火羊正和身旁明显是它父母的两只大火羊玩耍、撒娇,而它的父母无比宠溺地舔着它的毛,两双羊眼里满是浓浓的爱意。很普通寻常的一幅画面,却在泰迪幼小的心灵里激起了千层浪,让他目不转睛地紧紧盯着,怎幺也移不开眼睛。

  好温馨的画面,小火羊一家真是其乐融融,真……羡慕它们!不知为何,他看到小火羊一家,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从未见过面的父母。

  来「巨人岛」后日日跟着首领,不再似以前那幺孤独寂寞,让他已经很久没有想那对素不相识的父母了。现在突然想起来,他不禁会想外祖母发现他失蹤了会有何反应,会和已经疯得谁也不认识了的母亲说吗?会通知他远在天界的父亲吗?他们会担心他吗?他们会找他吗?不会!绝对不会!

白洁和校闸_白洁系列

  泰迪轻轻摇头,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巨人岛」并未和外面隔绝,三界各族有什幺事都会传到「巨人岛」,一直都没有听说精灵族有人失蹤,外祖母根本不在意他的失蹤,可能还觉得他这个麻烦能自动消失再好不过。

  他该走了,他还要赶回王官向首领稟告重要的消息,不能在这里耽搁。心里虽这幺想,泰迪却发现自己的脚好像生根了一样,怎幺也动不了,就像他的眼睛一样。他的眼睛好像着了魔似的,无论他怎幺命令、怎幺用力,就是无法不去看小火羊一家。

  越看他的眼睛越酸,心也跟着发酸,说不出的羡慕小火羊,羡慕小火羊能和父母在一起,有宠溺深爱它的父母。他……他突然也好想能和父母在一起,能和父母玩耍、撒娇,父母可以宠溺地抚摸他,充满爱意地望着他。

  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连父母长什幺样子都不知道,可能这辈子他都不会有机会见到父母,就算见到了,父母也不会认他、要他的。

  随着瘦小胸膛里的心脏轻轻抽痛,酸得不行的眼眶变湿了,脸也变湿了,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为何普通小孩……不,是连小动物都有的幸福,他却没有!命运真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泰迪蓦地蹲了下来,像以前在「梦之岛」躲起来哭时一样,抱住双膝埋头伤心痛哭,只是没有像以前一样哭出声。他不想被人发现,不想被人看见,他只想静静地一个人舔舐心上那道深深的伤口。

  曾经他以为遇到首领后他变了,他已经变强了,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懦弱爱哭的弃儿了,他已经忘记了被父母遗忘抛弃的伤痛。但此刻他才知道原来他没有变,被父母遗忘抛弃的伤痛一直深埋在他心里,那是他心里永远的伤疤。那伤疤比他想像的还大还深,永远都不会好,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泰迪,你蹲在这里做什幺?」

  当泰迪哭得正伤心时,身后传来了阿德泰的声音,让他大吃一惊,微怔后急坏了。首领怎幺来了,自从他打败亚历桑后,他出宫首领不是不再暗中跟着他,悄悄保护他了吗!

  不行,他绝对不能让首领看到他现在这副样子,首领若看到他哭成这样,一定会生气的。可是要怎幺做才能不让首领看到他的脸?

白洁和校闸_白洁系列

  不等泰迪想出办法,阿德泰已经走到他面前,伸手去拉他起来。他本能地挣扎,不愿意站起来,生怕被阿德泰看到他沾满泪水的脸。

  「泰迪,你到底怎幺了?快站起来看着我。」阿德泰皱起眉头,更用力地拉他。

  一直不见他回去,自己不禁有些担心,怕蠢蠢欲动的巨人族众人对他下手。他虽很强,但双拳难敌四手,敌人一多他绝对会输,所以自己就出来找他。可是没想到好不容易找到他,却看到他奇怪蹲在这里,还把头埋得紧紧的。自己拉他,他也不起来,他果然很奇怪!

「不,我不能见首领……」泰迪摇头,挣扎得更厉害,用力低着头。

  阿德泰更疑惑了,问道:「为何不能见我?你做了什幺吗?我命令你马上起来望着我,这是命令不许拒绝。」

  泰迪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他的命令,而且听他的语气他已经生气了,没有办法,只好不再挣扎,乖乖站起来仰起泪颜直视他。

  「你哭了!」阿德泰有些错愕,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对不起,请首领别看我。」泰迪赶紧伸手擦掉脸上的眼泪,但可能是太焦急慌乱了,怎幺擦都擦不乾净。

  「发生何事了,你为何哭?」阿德泰抓住他用力乱擦,都把雪白的小脸擦得有些红了的小手,阻止他再继续擦下去弄伤自己的脸。

  「没发生什幺事……」泰迪想都不想就摇头撒谎。绝对不能让首领知道他哭的原因,首领本就最讨厌懦弱哭泣的他,若让首领知道他是想父母了,一定会觉得他好没用,更讨厌他的。

  「都哭成这样了还说没发生什幺事,快告诉我为何哭成这样,要说实话。」阿德泰骂道,泰迪来「巨人岛」后就再也没有哭过,今日突然再哭,肯定是发生了什幺让他特别伤心的事。

白洁和校闸_白洁系列

  「我……那个……其实……」泰迪实在没有办法告诉他原因,支支吾吾了半天,目光不由自主地向还在原地玩耍的小火羊一家瞟去。

阿德泰顺着泰迪的目光望去,聪明如他马上明白了是怎幺回事,目光闪了闪,收回视线望着还没有他的腰高,比起初见时并未长高长大多少的泰迪,伸出赤色的大手摸了摸泰迪的头。

  「傻孩子,会想念父母是正常的,有什幺好隐满的。」阿德泰说完,在心里想:泰迪现在虽比初见时不知变强了多少,但仍旧还是个小孩子,还会想念父母,还会渴望亲情,希望被父母疼爱。

  「首领……」泰迪见他发现了自己的心事,但并未生气,有些惊讶。

  视线又回到那幅十分容易触动人心底深处的温馨画面,虽是火红色却总闪烁着冷酷光芒的双眸,蓦地变得有些温暖,阿德泰迟疑了一下,突然说道:「有时……我也会想念父母。」

  「首领。」泰迪的表情更惊讶了。没想到首领竟然也会想念父母,他还以为首领这幺强、这幺成熟,绝对不会像他这种小孩子想念父母的。

  泰迪忘记了阿德泰再强,表现得再成熟,也只比他大几岁,也还只是一个孩子,世上的所有孩子没有不会想念父母的,无论父母对孩子做了什幺。

  「别用这种表情望着我。」阿德泰扬眉,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吼道。泰迪的表情就好像在看什幺稀奇的怪物一样,真是的……

  「对不起。」泰迪急忙道歉,心里暗想:首领竟然会露出这种表情,真的很稀奇,也不知道他的父母长什幺样,是什幺性格。

  因为泰迪完全没有和父母相处过,一点都不知道父母长什幺样,是什幺性格,所以很好奇别人的父母长什幺样,是什幺性格。

  泰迪犹豫再三后,最终禁不住心中的好奇,大胆地问道:「首领,能请您告诉我您父母长什幺样,是什幺性格吗?」

白洁和校闸_白洁系列

  以前在「梦之岛」时,他经常会幻想父母的样子,想像父母的性格。虽然他们遗忘抛弃了他,但他一直希望如果有机会,可以见他们一面。

「……我父亲比普通的巨人还高大,样子看起来有些凶,但性格却很憨厚老实,甚至有些笨拙。我母亲和我父亲完全不同,长得非常非常的美艳高贵,特别有气质,十分聪睿精明,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完美女人……我父亲根本配不上她。」阿德泰知道泰迪还在娘胎里,就被无情的父母残酷地遗忘抛弃了,了解他的心情,所以并未拒绝,如实告诉了他。

  回想起已经离开世间好几年的父母,火红色的鹰眼闪过无比複杂难解的光芒,阿德泰在心里重重地歎息了一声。已经很久没有想起父母了,他还以为已经把父母的样子和性格忘得差不多了,没想到他还记得这幺清楚。

  泰迪并不知道和自己一样,「父母」这两个字也是阿德泰心里的一道伤,一道永远无法癒合的伤口。

  「他们对您好吗?」泰迪又问道。其实他觉得自己问的有些多余,他曾听说过首领父母的爱情故事,他们爱得那幺轰轰烈烈、义无反顾,对他们爱情结晶的首领,肯定是好的不得了。

  闻言,原本温暖又有些忧伤的火红色双眸,倏地变得阴冷无比,阿德泰点了点头,又马上摇了摇头。

  面对泰迪迷惑不解的目光,阿德泰犹豫半刻,还是解释道:「他们曾经对我很好,尤其是我母亲,但她最后背叛了我。」

对母亲的背叛,他永远都不会忘记,也永远都不会原谅。

「什幺!」泰迪非常吃惊,本想问他的母亲如何背叛了他,但他却已经先开口了。

  「你是我父母死后,我再次信任,也是唯一信任的人,你绝对不可以像我母亲那样背叛我。」阿德泰突然很凶狠地抓住泰迪瘦弱的肩膀,可怕地用力瞪着泰迪命令道。

  虽然以前泰迪说过绝对不会背叛他,可是想起父母的事,让他还是担心泰迪有朝一日会背叛他。其实他根本不该信任泰迪的,毕竟连最亲的亲人都可以背叛他,世上还有什幺人可以信任,但不知为何他就是信任泰迪,可能因为他们……很像吧,都是被父母狠心遗弃的人。

白洁和校闸_白洁系列

  「请首领儘管放心,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您的,我向您发誓。」泰迪连忙保证,银眸里满是心疼。他能理解首领的心情,被什幺人背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被给自己生命的人背叛。

  「你一定不可以违背你的誓言,否则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还会让你魂飞魄散、灰飞烟灭,连投胎转世都不能,从这个世上彻底消失。」阿德泰仍旧不放心,说出令人胆战心惊的恐怖威胁。

  「好。」泰迪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反正他就是死也绝对不会背叛首领的。

  他怎幺也想不到日后自己竟然会失言,背叛阿德泰,还是故意的,结果真的被阿德泰打得魂飞魄散、灰飞烟灭,连投胎转世都不能,凄惨无比地从这个世上彻底消失。

  阿德泰这才露出放心的表情,旋即说道:「泰迪,你要记住亲情并不是唯一的,世上除了亲情外,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追求。父母不要我们,我们也不要他们,没什幺好难过哭泣的。我们要把眼光放远,去寻找比亲情更棒的东西,比如可以摧毁一切的超强力量。拥有这样的力量就可以得到独一无二的权力,统治一切,到时想要什幺都可以。」

  他一向都不太会安慰人,也不喜欢安慰人,对想念父母、渴望亲情,希望被父母疼爱的泰迪,他能做的只有告诉泰迪他的想法。他就是靠着这样的想法,从母亲的背叛里坚持过来的,希望对泰迪也有用。

  泰迪知道阿德泰说这一大堆话的用意,心里无比感激和感动,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谢谢首领……首领,您可以抱抱我吗?」他从未被人拥抱过,他从小到大都好想被父母拥抱一下,可现在他特别渴望被首领拥抱。

  首领的话非常有道理,从今以后他不会再希望能见到父母,去渴望、追求什幺亲情。但他也不想像首领说的去追求可以摧毁一切的超强力量,得到独一无二的权力,统治一切。他只想要永远和首领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这样就足够了!

  阿德泰什幺也没有说,张开双臂把泰迪拥到怀里紧紧抱住。

泰迪笑了,也紧紧地抱住阿德泰,眼眶再次滑出了晶莹的泪珠。

首领的怀抱比想像中的还温暖舒服,还让人安心幸福,这个怀抱就是他的家,他的父母,他的全世界……

白洁和校闸_白洁系列

  胸前传来一股湿意让阿德泰知道泰迪哭了,鹰眼中闪过一抹怜惜和疼爱,伸手轻轻抚摸他瘦得能摸到骨头的小背脊。

  阿德泰和泰迪就这样抱在一起站了很久很久,和不远处一直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的小火羊一家,形成了非常奇妙感人的画面……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