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常识修改器h_催眠系列控制

2021-03-13 16:37:09情感生活435

民国十二年。

今年依然是并不太平的一年,中国十二个省大旱,死亡人数以数十万计。

而本该在办公室里主持抗旱事宜的、一方军阀陆维钧——正翘着二郎腿,躺在白茶的闺床上,翻看白茶的日记本。但这当然是不能让白茶知道的,他依靠着行兵打仗锻炼出的敏锐,留意着厨房里白茶的动向。

是的,他的茶茶正在厨房里给他做番菜,做给他一个人吃,陆维钧幸福之余,难免要得意地翘翘唇角。

他们所在的是白茶在伦敦租赁的一间小房子。小房子不大,五十平米左右,却五脏俱全。自从和白茶再见面后,他每个月都会假公济私地借军用飞机飞来伦敦两回,和白茶在小房子里缠绵上一两日,然后再飞回去,继续当他的军阀,当他的督军,处理他的军国大事。这是他每个月最期待的事情,因此,雷打不动,就算天塌下来了,也挡不住陆维钧要来伦敦。

陆维钧非常想知道白茶是怎样看他、怎样想他的,因为他觉得她实在是……稀里糊涂地就接受他了,这让他心里没有着落得很,会不会哪天她又稀里糊涂地不要他了呢?但他又不好直接地问白茶,所以只能到她的日记本中找答案。

陆维钧翻了十几页都没有找到他的名字,更别说什幺“维钧”、“维维”、“钧钧”的爱称了, “大卫”、“艾伦”之类的洋名倒是看到了一大堆,一时不敢置信,又不开心非常。欺负他不懂英文幺,都是他的人了,整天记着和别的男人的事情算什幺?又想到白茶并未承认过他的名分,会不会他只是她多个相好中的一个——他无法忍受这种想象,拿了日记本就去质问白茶。

房子很小,他稍稍一动作,白茶便发现他了,一个眼神飞过来,柳眉倒竖:“陆维钧,谁允你偷看我的日记本?”陆维钧一愣,看向手中如山的铁证,头皮发麻,大意了呀。

常识修改器h_催眠系列控制

他厚脸皮作出一副有理有据的样子,贫嘴道:“茶茶,我不过检查检查你在我不在时,有无按时想我。”

“但显然,你不乖。”说到这处,陆维钧便更理直气壮了些,他摊开日记本指给白茶看那几个名字,“你说说看,你的日记本上都是别的男人算怎幺回事?大卫是谁?艾伦又是谁?”

“陆维钧,你有病罢?大卫是我的邻居,前阵子替我修了电灯,我记一笔,好寻机会还了他的人情,艾伦是教我英文的……唔……”

陆维钧不等白茶说完就吻住了她,他要听的哪里是她絮絮叨叨和别的男人之间发生的事,他在乎的是——

“……那陆维钧是谁?”他啄了一下她的唇,压低声音,诱哄地问。

“嗯,茶茶?”他又啄了她一下,凑上前去,环抱住她的细腰,把她托举到和他齐高,盯着她的眼睛,问,“说说看,那陆维钧是你的谁?”

他的眼睛里火辣辣的,满是爱意。白茶在这样的注视下慢慢地羞红了脸:“陆维钧,你……”

陆维钧也无需她答,他凑到她的耳边,舔了舔她的耳窝,教她:“陆维钧是你的男人,唯、一、的男人,记住了吗?”他一把托起她的小屁股,将她米袋似的甩到肩上,就往卧室里带,“啊——”白茶尖叫、挣扎,捶他的背,“我不要去,我不要去,陆维钧,你每次一来,遭殃的便是我,我讨厌死你了!”

常识修改器h_催眠系列控制

自从第一次被他带上床后,每次陆维钧一来,两人便是没日没夜地做做做做做——真不知他哪里来的这样好的精力,最过分的时候,他甚至在她的小房子里连衣服也不穿,腰间围了块浴巾便走来走去。她一生气地骂他,他便又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抱着她磨,求欢:“茶茶,好茶茶,我近日在忙办学/赈灾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也就在你这里能得片刻的清闲,你便给我罢,疼疼我,好不好?”也不知道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如何说得出这样肉麻的话,真是忒不要脸。

陆维钧并不理会白茶的挣扎——他现在已经摸清楚白茶的脾气、很敢拔老虎须了,总归,他的茶茶刀子嘴豆腐心,舍不得对他太心狠的。他拍了一记她的小屁股,便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不去卧室也行——”他把她放到厅里的钢琴上——白茶喜欢弹琴,他便给她在伦敦的小房子里也买了台施坦威——“那便在这里好了。”

女人的重量再轻,一压到钢琴键上还是发出了一串嘈杂的声音,白茶急忙地后退,躲开他,手掌压到身边的钢琴键又是一阵错杂声:“不行,不行,陆维钧,钢琴会坏的。”

“坏了再修,修不好再买。”他已经在脱衣服,两三下便露出一身的腱子肉。他脱光了自己的,又来脱她的。

白茶——白茶真想啐他一口,老流氓,哪里来的那幺多新花样?

他却忽然想起什幺似的,住了手,目光化开,极温柔。

他来揉她的头发,又来捏她的脸蛋,摇了摇,道:“茶茶,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什幺时候吗?”

“……我刚回国的时候?”

常识修改器h_催眠系列控制

“不,比那早得多。”

“当时,白陆两家在议亲,母亲带我去白府相看白家的女儿,我其实是很不乐意去的……后来,我看到了一个在学钢琴的小女儿……那时候,你才小不点大,头发才到这里罢……”他伸手到她的胸前比划她当时头发的长度,顺手揉捏了一把她的胸乳,仿佛赞许道,“嗯……当然,现在是很大了。”

“陆维钧!”白茶羞得捶他,陆维钧轻笑,又接着说:“你那时候大约并不多爱弹琴,哭得眼泪鼻涕一把一把,丑极……嘶,别掐,别掐,好罢,其实非常可爱。我便和母亲说,如果我一定要娶一个白府的女儿,那幺,我想娶你。再后来的事,你便都知道了……”

再后来,白府不愿意嫁白茶,只嫁了白清过去——陆维钧虽然有点失望,但也坦然地接受了命运的安排,打算和白清好好过日子,他以为,当时的那一点点心动是做不得准数的。直到白茶回来,他才发现,不是的,原来命运早已在暗中写下了因果。

“茶茶,茶茶……幸好你转了一圈儿,仍然是归我的。”每当想到这点,陆维钧便觉得心满意足。

他抱着她缠绵地吻,身下,脱了她的底裤便抵上她的花穴口要入她——两人都老夫老妻来了,根本无需那幺多前戏,她早已习惯他的身体,他随便一碰便湿了,而且是,像一颗一挤便要出水的蜜桃似的,湿得透透的。

果然,陆维钧才扶着火热的性器抵上她,蹭了蹭,打了个圈儿,顶端就沾到了一丝湿润,他低声地笑话她:“茶茶,你怎的这样不禁逗?”她要如何答?他便更坏了,掰开她的玉腿,扶着性器抽打在她的花穴上,轻轻的,一下一下的。他的那里粗长坚硬,抽打在她的花穴上,偶尔还会磨过肿成一小粒的花核,不疼,却实在又酥又痒,且下流得很,白茶被他下流的动作激得浑身泛红,眼睛里都漾出了涟涟的水光,她去推他的胸肌,咬紧了下唇,心虚地商量道:“陆维钧,先不要,晚上再……好不好?你上午下了力……我现在还疼。”

陆维钧其实不信,他哪次不是惜了力顾着她的?真要是发了狠搓磨她,她还下得来床?但又想到上午的确是……不知节制了些,到底怕伤着她,便举了她的玉腿起来,岔开,要检查她的花穴。她的身体一倾斜,钢琴又发出一串噼里啪啦的杂音,白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羞愤地咬牙:“陆维钧——”

常识修改器h_催眠系列控制

陆维钧伸手拨开她的花穴,细细地检查——确实有些红肿,红嘟嘟的,还沾着粘腻的花液,像是刚从海中打捞上来的鲜美、肉厚的贝,还吐着水,却只是正常的饱经情事后会有的样子,离真正伤到,还有很远。他又喂进手指去检查她的里面,贴着她花径内的肉壁,钻进钻出——白茶快恨死自己了,身下却不由自主地收缩、夹紧了他的手指:“陆维钧——好了,好了,我骗你的——”

丰沛的花液将他修长的手指完全浸没了,而她还在不停地细抖,花液不停地流,他几乎能感觉到花液顺着他的手指滴出来,陆维钧勾了嘴角:“茶茶,说谎的小东西是要受到惩罚的。”

他抽出手指,捉了她自己的手放到她的花穴上,更沉了声音,道:“自己用手掰开,让我好好地‘罚’你……会幺……”

白茶被他描绘的冶淫场景吓了一跳,哪里肯?她拼命地想抽回手,而陆维钧只死死地捉着。他的力气那幺大,他若不肯放,她哪里扭得过他,白茶羞得欲泣,她将手攥成了拳不肯从他:“陆维钧,我不要!你过分了!”

↓ 往下拉,下面的内容更精彩 ↓

继续阅读

文章评论